第392章 长老画符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过了会儿,果然送来了饭菜,除了些素菜,其他都是海鲜,章叔坐下来,一副要陪着她吃完的架势,湛长风便象征性吃了几口,又问起船只的事。

    章叔瞥了瞥饭菜,笑着道,“管理工事的是凌长老,你想要船只就找他谈去吧。”

    凌长老是个暴躁的老头,在一个四面透风.堆满了各种材料的棚子里。

    “你特么笨死了,连笔,连笔知道吗,你特么要是再废老子一张空白符,老子就废了你!”

    连吃了几个脑瓜崩的少年低头唯唯诺诺,趁着凌长老转头,立马做了个鬼脸。

    他余光看见章叔,扔了笔就要飞奔过来,脸上喜悦兴奋的表情亮瞎人眼,好似左等右等,终于等来了情郎私奔。

    然后就被凌长老拎着后领甩了回去。

    章叔笑得像个老好人,“长老,过得还顺吧。”

    “顺个屁,这就是你们说的有天赋的人吗,简直就是个什么也学不会的蠢蛋!”

    章叔好脾气地附和着,“您费心了,也只有您这样的大师,才能将蠢蛋调教成材。”

    “别给我说没用的,你来干啥!”

    章叔朝湛长风摆摆手,“你自己说吧。”

    然后他笑着向凌长老告辞离开,顺便嘱咐少年,“梁雨,好好听话。”

    凌长老拖着他那青黑的大眼袋就对着她,“你瞅啥!”

    “我需要一艘船。”

    “关我屁事,别特么烦我。”凌长老转身就走了,自己干自己的事,全然不理人。

    按理说这种态度是个人都该出点反应,尴尬或者气愤。

    但是少年探头一瞧,便见那身姿挺拔颀长的青衫年轻人负手而立,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清绝出尘,不染世垢。

    这一点不礼貌,在她眼里好像尘埃般不值得计较。

    看着这个性格也极好的人,少年人莫名有点谦卑。他一缩头,正好她也侧首“望”过来,虽她眼上覆着布条,少年人却感觉糗大了,自己的狼狈被这个人看了去。不觉恼羞成怒,反倒害羞后悔。

    他觉得把这样神玉似的人干晾在那儿不好,瞧着凌长老又沉浸在自己那符箓里,便快速对湛长风说道,“我们的船只是不会卖的,你快些走吧。”

    又瞄了眼凌长老,急急道,“见到章叔,就让他快把我从这个老头手里救出去,我宁愿修炼也不要学制符。”

    “怎么不卖呢?”

    “这是我们用来对付海盗的,怎么会卖。”

    湛长风,“那你们掌管工事的人是谁?”

    “当然是族长。”少年感觉自己说得有点多了,毕竟她是外人,不过还是提醒道,“你要离开的话,就自己去做艘船吧,但是别往西边去,那是骷髅岛海盗的地盘。”

    骷髅岛海盗?

    杨解城老城主啸沧海就是被骷髅岛大当家杀的,早闻骷髅岛位置隐秘,上面的海盗神出鬼没,原来是在这一片海域。

    她客气地向少年道谢,却也不离开,看着凌长老周边桌案上.地上的制符材料和散乱的符纸。

    从看到这个凌长老起,她就知道章叔是在诓她。

    凌长老这个人,只凭这副一心扑在符箓.混不理事的态度,就不可能是管理工事的人,就算是,也是给他的一个好听点的荣誉头衔。

    看来这章叔不杀她,却是要她自生自灭啊。

    要么杀,要么放,像现在这样不理不睬地放任在自己营地里算什么?

    这人处理意外状况的手段当真是下乘。

    左右她也没地方去,就看着凌长老在那儿制符,略有惊喜。

    适才章叔喊他大师,一般拍马屁,喊个会制符的人大师也不为过,现在一看,这个凌长老,倒真的可以称上“师”,离大师却是还有距离。

    至于为什么惊喜?

    因为她忍不住想把人收为己用了,这样只爱研究符箓的符箓师多让人省心。

    且听他的口音也不是本土人,应该是客卿长老,挖走的可能性较大。

    不过,白部落是个问题,这个问题不止是她想挖人,还是他们在她的菜里放净谷草。

    还是年份大.效力强的净谷草。

    净谷草对修士来说,是一种补品,强筋活血之用。

    看他们的态度,总不是什么奢侈豪华的待客之道。

    之后几日,除了睡觉,她就一直看着凌长老制符,章叔偶尔会叫住她几次,“怎么样,凌长老怎么说?”

    “还未理过我。”

    “这也没办法,你只能求着他。”

    湛长风有些无奈地点点头。

    这天,凌长老往一柄剑上加持符箓,一举成功之后,心情颇好,破天荒地对着湛长风道,“你看我这柄剑怎么样?”

    湛长风道,“不如何,只是普通的凡兵。”

    凌长老冷哼一声,手中剑一挥,划过一道凌厉雷芒,往地上劈出三米远的焦黑深痕,似有得意地撇了她一眼。

    湛长风道,“不如何,只是普通的爆雷符。”

    “你还识得这是爆雷符?”这不是连着看个几天就能自主知晓的,凌长老眼微眯,“学过?”

    “没有。”

    凌长老又是暴躁模样,扔了手里的剑,去绘其他符箓了。

    符箓术号称有召神劾鬼、镇魔降妖之效,以驱使元气.天象等为自己所用。

    湛长风看出他绘的符箓不是野路子,是有成系统的符箓传承在的。

    这就有意思了,凡得正统传承的无不是资质出众者,看他年纪过百是一定的了,但过百都还停留在筑基就说不过去了。

    再怎么倾心符箓也不能为此荒废境界,要知道旁门传承中,尤其是符箓这一脉,最讲究对天地自然的感悟,而高境界就是触摸到那些深层奥秘的密匙。

    换句话说,如果他真的对符箓抱以极大热情,全身心投入,也会因为对符箓的研究而深层次感悟天地自然,从而提升自身境界,甚至以符入道。

    境界与感悟,本就是双向推动的。

    凌长老绘制的符箓,其中意境已经接近天人合一,再普通不过的符箓,也会被他绘制出超越它本身等级限制的品质。

    比如刚刚那张一品爆雷符,发挥出了二品的力量。

    意境和境界不匹配,湛长风微阖眼,难道是受过重伤降了修为?

    见他转身,梁雨连忙将地上的剑捡起来规整地放一边架子上,然后又愁眉苦脸地趴那儿画基础符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