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一席杀宴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直到船身晃动,扬帆起航,韩力才过来。

    这时湛长风几人已经等了一个时辰,也就是说他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一个时辰。

    很寻常的试探。

    各自入座。这次随韩力来的,还有五六人,都是奇乐坊.花湖坊势力里的人,比如坐在韩力下首的,就是胡德赌庄的一个管事。

    夭一眼勾着那个管事,只把管事不爽地黑了脸。

    坐在湛长风旁边的则是大清帮的人。

    说到底,湛长风这个伯都有名无实,城主府给了她权力,但是北城军没给她兵力,顶多就是现有驻地的那三百人。

    所以大清帮虽然处在她的管辖范围内,却是对她恍若未视,一直忙着和他人套交情。

    湛长风好整以暇地养神,对雅间内的热闹置之不理。

    酒过一巡,韩力大笑道,“老规矩,该怎么就怎么,打过一场就算了,对了,咱们这里来了位新伯都,还不懂规矩,你们谁先给起个范儿?”

    他一句话说完,朝湛长风笑了笑。

    其他人却俱是神色一变,或讳莫如深或轻松自在或战战兢兢。

    一位修士站了出来,他横着眼,拿刀指向末席的青衣人,“我们两帮的恩怨就在这里了解!”

    韩力老好人似地打圆场,“这样就对了,进了这扇门把什么恩怨都了断,出了这扇门,大家都是一家人,为了和平嘛。”

    青衣人神色凝重,他俩离开案几,来到中央的空地,全然是生死相搏的架势。

    刀光剑影,拳风烈焰,这顿饭算是吃不下去了,为了避免波及,其余人皆是退了几步,架起结界。

    夭一朝着湛长风虚点,“你得小心了。”

    他说话之间,青衣人被砍掉了半边身子,肠子散了满地,拿刀的面不改色,生生将青衣人剁碎,血肉飞溅开来。

    在场的似乎都习惯了这种状况,面不改色,有的甚至叫起好来。

    一块血肉抛飞,中途却被人抽离了轨道,直接掉在了湛长风的案几上,瞬时酒菜都被染了个血红。

    枯瘦老头垂着眼,收回手中的三节鞭,“湛长风,两坊太小,容不下三位伯都,动手吧。”

    韩力笑眯眯地看着,“有些东西分不均,人还是少点好,你们谁活着,谁就接手死了那人的地盘。”

    北城这作风,明目张胆得可怕,也血腥,直接给定了一死一活的结局。

    枯瘦老头手持中节,单手舞花,把它舞得如直棍一般密集不透,然后将压而来!

    湛长风两指成剑,竟是不闪不避地对上将压过来的鞭轮。

    韩力眼里有意外,夭一妩媚地笑着,胡德赌庄的管事摇头,只是一息,两指卡停鞭轮,枯瘦老头惊讶之下双手持两梢节企图稳住三节鞭,然而湛长风并未退去,腕间一顶,手一抚,咔咔,三节鞭的铁环相扣,被她弄成了直棍!

    用兵者竟然让别人控制了兵器,简直奇耻大辱!

    枯瘦老头愈发狠厉,一手作刀沿着鞭身削过去,气劲与鞭身相擦,竟如兵戈相接般碰出火花。

    湛长风手持中节,手腕翻转,已经连成直棍的三节鞭悍然绞向枯瘦老头的手,随即一推一送将这老头砸了出去,连番撞倒案几.梁柱!

    她的动作行云流水,袖袍翩飞间,端是风流写意。

    如此轻描淡写却让人感觉诡异,好像是高手逗弄不入流的小武师,而不是筑基对脱凡!

    韩力眼中冷了几分,他竟看不透这攻击的路数,仅觉这一切发生得极为顺畅。

    只有枯瘦老头目露不可思议,暗中惊恐,他大笑着从狼藉的地上爬起来,“我栽得值了!迟早你们也会栽在她手上!”

    不顾韩力的异色,枯瘦老头掌心一转,符文缭绕。

    枯瘦老头突然爆发的死志,让湛长风上了分心,此时枯瘦老头已经攻过来了。

    他掌心的符文有雷电之压,威力极大,然因他是强弩之末,根本维持不了多久,如果湛长风愿意,随便用虚神域耗段时间就能耗尽他的真力。

    只是,他最后这一句挑拨离间.....

    湛长风手持三节鞭,凌空虚点,虚神域下,这方空气蓦然凝结了起来,然后一鞭划过,被压缩到极致的气轰然爆炸,枯瘦老头瞬时就被崩了出去。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倏然闪逝,落地的是枯瘦老头的无首尸!

    大清帮这人拎着血淋淋的头颅,眼中精光四射,“伯都,咱以后就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不如现在就来好好交流一回。”

    “然我不太想见你,”湛长风手中多了一支墨笔,她温和道,“这之后,也不想看见大清帮。”

    大清帮这人脸色一变,“好大的口气!”

    刀光来,杀机现,脱凡大成!

    “五行困杀阵!”

    “摧魔爆破阵!”

    文渊笔一转,瞬时二阵覆盖上去,大清帮这人身影停滞间,双眼已然无神。

    等她收回笔,他们就看见大清帮这人只剩一堆血肉,口中发涩,北城似乎又来了个狠角色。

    不仅狠,还强,竟能在呼吸间画出阵法来!

    湛长风手拢袖,看向韩力,“是这个规矩,都尉?”

    她明明绑覆着眼,韩力却看见了无尽冰寒的深渊,杀脱凡就是能杀他!

    “...是这个规矩。”

    其他人默不吭声,暗道这俩人死得一个比一个利索......阵法师果然惹不得。

    韩力不愧是都尉,下一秒又能笑得毫无芥蒂,“房间脏了,我们去甲板吧,正好银鲮宴也要开始了,你们愿意的话,还能亲自下海捕几条上来呢。”

    “对,对,银水湾的风景也是一绝,好久没见着了。”

    “今日都尉做东,我们真是有福了。”

    夜色已深,平稳的船体摇晃起来,水手大喊,“出内海了,注意安全!”

    湛长风走上甲板,湿咸的海风拂面而过,明月当空,深蓝的海水波光粼粼。和他们一样出来赏海的不在少数,除了专为吃而来的客人,还有许多为捕猎而来的修士。

    来捕猎的都是修为还行或是有手段的人,先天之下的修士基本看不到,这些修士多数聚在底层甲板上,气氛凝滞,相互之间有些防备。

    她在三楼凭栏而望,身边静谧,比起这个所谓的宴会,她大概对外海更有兴趣些,也无他,只是想看看海,顺便看看他们捕猎的过程。所以到了银水湾,她也就真的只是在那儿看风景。

    一种叫斛孤的发光藻类随波浪起伏,莹莹光点聚成一片银色的海洋,在无尽深蓝里成了独树一帜的银水湾,如梦如幻。

    “道友对阵法的造诣实在是当世罕见,可见天赋卓绝呐。”韩力笑吟吟地走上来,双手搁在了栏杆上。

    让人瞧见双手,也是种表坦诚的行为。

    湛长风比他更坦诚,“所以你可满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