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地龙要人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这是要抗上罗一这方的人啊,罗一也不能没有表示,挡在贺五前面刚要说话,却见一个人焦急地跑了进来,“我遭贼了,糟贼了!”

    “怎么回事?”

    “灵石全没了,要命啊。”

    “好好的怎么会没有。”梅乐还没说完,又有一个人跑了进来大呼被偷了,心头奇怪,怎么我的人都遭贼了。

    梅乐一边的人脸上阴云密布,罗一这边的人幸灾乐祸地看着。

    胖宗炫耀道,“怎么就那么不小心,看看我,都贴身放着。”

    他边说边摸向胸口,从衣服内侧的格子里掏出一个储物袋,“这不好好...哪个龟孙子!”

    众人被他突然的转折弄得一惊,凑过去一看,嚯,一袋玻璃珠子!

    胖宗脸色漆黑,匆匆地出门,他的小金库不知道怎么样了。

    见了这么一出,罗一.梅乐.塔湖等人也忙打开自己的储物袋,脸色俱是扭曲,一个个地直奔自己屋子。

    湛长风见此也随大流地回屋去了,不过她一点也不担心被偷,要偷也得进得去才行。

    这一什人散了个空,然而才片刻,就又都被召集了起来,召集的人是管辖他们的元胡伯长。

    元胡伯长满脸沉色地坐在大堂上,他旁边还有一名国字脸的修士,宽厚地笑着,世故圆滑之相。

    “听说你们扣下了个人,还给人家。”

    罗一心中一跳,瞄向那个国字脸的修士,怪不得地龙帮表现得一点也不着急,还敢明目张胆地轻蔑他们,原来是搭上了自家伯长!

    梅乐一看就知道这帮主和伯长关系不一般,连忙撇清,“扣人是职责所在,问清了情况,正准备给帮主送去呢。”

    点明了职责,又说给人送去,两头都顾着好。

    元胡见他奉承地龙帮帮主,又不卑小显讨好,暗道这下属还凑合,不丢他脸。

    他因为某件事怒气满满,如果不是地龙帮帮主找上来,也不会坐在这,所以现在只想早早了结事情,快点离开,“那就把人带上来吧,给帮主道个歉。”

    梅乐一脸为难,好似千百愁绪郁结在胸,难以诉说,国字脸帮主很善解人意地问道,“这位兄弟怎么感觉为难的样子?”

    “实在是对不起帮主,因为两个看守人的疏忽,让人逃了。”说完他退了一步,如此一来,罗一就凸显了出来。

    罗一作为什长不得不道,“实在是对不起,都是我们看守不利,那个小子也不是普通货色,手段颇多,让人防不胜防。”

    国字脸帮主目光凌厉,又笑眯眯道,“刚刚这位兄弟说,问清情况,那么可将问出来的东西交出来?”

    元胡一摸胡子,“哦,我还好奇什么东西值得帮主亲自来找我呢。”

    国字脸帮主答道,“是我帮被偷的一本功法。”

    “是吗?”元胡看向罗一,“拿出来吧,还给人家。”

    罗一不敢托词,忙从怀里拿出那本老旧的册子,呈上去。

    国字脸帮主笑道,“不错,是它。”

    元胡也不能凑过去看这是本什么功法,毕竟这东西对修者来说跟命根子一样重要,私密得很。

    但对罗一等人很不高兴,收到了这本功法居然没有上缴给他。

    “既然没事了,那就散了吧。”

    “等等。”国字脸帮主突然喊道,他的眼却还盯着手中的册子,翻了一遍又一遍,“不对,这本是假的!”

    “伯长,我以您为先,您不能让手下人这样糊弄我啊,您看!”

    元胡已经有点不耐了,拿过来看了几眼,然后往罗一面前一扔,“全都长能耐了,真以为我管不了你们是吧。”

    几个武卒往地上一瞄,怎么全是空白的。

    罗一捡起来,紧紧捏着纸张,脸上的木讷都有些绷不住了,“伯长,我们怎么敢欺骗您,先前是有字的...肯定是那小子捣的鬼!”

    “怎么敢欺骗,你们瞒下的事还少!”元胡一把怒气憋不住,连带着被偷了大把灵石的恨也撒在了这些武卒身上,凛凛气势迫地他们全都低下了头。

    国字脸帮主火上浇油,“既然说是那小子捣的鬼,那人呢?伯长,我刚来的时候听说大院里不少人都被偷了,当时还不觉得,现在一寻思,肯定是这小子干的,我这功法不就是被他偷走的吗?”

    元胡一听,心里的火更旺了,合着自己被偷是手下人引狼入室。

    “他什么时候逃的!”

    梅乐看他不正常的火气就觉不好,该不会他也遭贼了吧,这时候谁站出来谁死啊,他极为机灵地拿眼往后瞄,其他人也都不吭声,学他样。

    好嘛,这些人用着眼神就把湛长风.贺五推出来了。

    贺五害怕啊,伯长权势极大,掌握着自己的生死,一个手指头就能弄死自己,他酬酢着,刚想站出来,一道声音先响起,“午夜。”

    贺五看着湛长风出声,心里既感动又愧疚,连忙道,“都是我看守不利,押他解手时让他逃了。”

    一个四大三粗.一个气质上等,一起站出来,想也知道关注点在谁身上。

    元胡想起水师那边有人让他帮忙打压个人,就是眼前的新兵没错了。

    这不是有个现成的机会吗?

    如果损了灵石交到水师的朋友,心里的郁结好像散了不少。

    他冲着湛长风厉声道,“丢了人不说,还害得我们损失严重,这是你们的失职!”

    做下属的多少对他有些了解,胖宗有些不忍,先前他屡屡提醒湛长风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是真心将她当后辈的,希望她能快速适应这个环境,但是...身旁的罗一拉住了他,示意他不要出声。

    塔湖叹了口气,只可惜了贺五这个共事多年的同僚。

    国字脸帮主看破元胡心思,脑子百转,这倒是个好机会,试试他的诚心有多少,“伯长,这总归是地龙帮的事,能不能将他们交给我发落。”

    把手下交给别人发落,这不是打他脸是什么,放以往元胡定不会让他好过,但是现在不同,他和这地龙帮有利益关系在,事情要是成了,那就是笔大买卖。

    他知道国字脸想试试他的底线。

    即使如此,也不能显弱,“丢了人是他们的错,就让他们协助你将人找回来。”不说凭他发落。

    在这个时候除了他们两个,其他人都是没有权利开口的。

    湛长风有些无聊,似乎被当作交易棋子了,最后她听着元胡大手一挥,“你可以把人带走了。”

    “都安分着,我也不给你们上镣铐了。”国字脸帮主志得意满,不过想到被偷的功法,心又沉了下去,早晚要那小子好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