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寻事挑衅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道友是哪来的,不像是本地人啊。”她瞧着温和有礼,脾气挺好,但陈达有点尴尬,自己的热情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被公事公办的一两句话就给堵了回来。

    仓息的人进入杨解城做事,总有种干涉别人内政的感觉,所以王恒交代过,不要透露自己是仓息的人,避免被本土修士针对,“一介散修,四海为家罢了。”

    她每一句话都可以看做结束,陈达哈哈笑了几声,发现自己那么左右逢源的一个人,现在竟接不下去了。

    陈达看她也不过是跟自己一样的筑基大成,略不爽,满是深意说,“道友这个性格,可是很容易吃亏的。”

    湛长风不置可否。如果她冷着脸这样说话,就不是让人不爽,而是遭人恨了。在这点上,她难得有自知之明。

    陈达将她领到住宿的院子,只留下一句“等安排”。

    院子四合,北屋.西屋已经住满了,陈达给她指的是东屋,她察觉有人在里面,敲了敲门。

    “进来。”

    屋里铺的地板,中间一张席,席上是黑木案几,两侧放置坐具,案几上放了食物,一烩肉,一蒸鱼,一羹,一饭,还有一位吃饭的女修,此时正端着碗瞧她,“你是?”

    “湛长风,陈管事让我暂且住在这里。”

    “新室友啊,来来来,一起吃点吗?”她又掏出一碗饭,“我叫姚凡柔,筑基小成。”

    湛长风对她报了名字后,再报修为,感到讶异,不知道这是他们的习俗还是兵卒的惯例,“不用客气,你慢用,请问我住哪一间?”

    “稍等。”姚凡柔想起什么,略感不好意思,连忙放下碗筷,推门进一间房,“这屋有两间房,我以为不会有人来了,就将一间放了杂物,我马上给你收拾干净。”

    她说着搬动箱子,收拾衣物。

    湛长风倚门闲语,“你将自己的东西拿走就行了,剩下的我来弄。”

    “好。”

    门外传来响动,几道声音吆喝着互相比划,还有一人门也不敲就闯进来,“姚凡柔别磨蹭了,快去夜训了。”

    他定睛一看,不是姚凡柔,是个陌生人,疑道,“你是谁,新兵?”

    演武馆里都是新兵,用将近一年到两年的时间训练,并获取功法阁的功法,过了这个时间,分配到了地方上,要再有机会进功法阁就难了。

    而要进功法阁,就得看他们平时的训练比斗。

    夜训怠慢不得,姚凡柔闻声便出来,“马上就走,这是新室友,叫湛长风。”

    她又对湛长风道,“他是余向成,也住在这个院子里。”

    “既然是新来的,跟我们一起去吧。”余向成随口招呼,语气敷衍。

    “我的安排还没出来,你们去吧。”

    湛长风没说自己办个入职就会离开这里,然余向成闻言,眼神就古怪了,面上也不说什么,只喊了姚凡柔快走。

    房间没收拾完,大堆杂七杂八的东西还堆在里面呢,姚凡柔为难地看了眼湛长风,“能不能等我回来收拾?”

    “收拾什么啊?”余向成朝里望了望,“卧榻不是空着吗,能睡就行了,干这碗饭的,还矫情什么,快走,夜训迟到了,有你好受的。”

    外面传来催促声,余向成直接拽着姚凡柔跑了。

    房里太乱,湛长风完全没有踏进去的欲望,其中不少东西又挺私人,她也不能帮人清理,衣摆一荡,寻功法阁去了。

    她与姚凡柔几人就是前后脚,未出院子,便听那几个边跑边远去的人在谈论她。

    姚凡柔挣开余向成,数落道,“你说话怎那么欠,人家住我们院子里,摆明了就是我们一队的,以后还得相互帮扶呢。”

    “你傻昏了头吧。”余向成不大的眼睛里是精明的光,“新来的哪个不是放下行李就被教头操练起来了,做白日梦才会给她时间休息,我看呐,她跟那些人一样,都是空降来的,根本不需要像我们这样每天累得要死要活。”

    “你确定?新来那个是什么修为?太不公平了吧。”

    “我还听说他们可以进功法阁一到五层,感觉这些人也没特别啊,前天来的那个,不是被我们的新兵王一拳败了吗?”

    “呸,肯定都是走后门进来的。”

    ......

    外聘来的修士都挺遭恨啊。

    湛长风不大在意,径自出了院门前往陈达指点过的功法阁,倒叫前面那几人回头望了好几眼,沉默着拉远了跟她的距离。

    功法阁周边重兵把守,灯火通明。

    它的一层俱都是各类修炼知识.修炼技巧,所有人都可以看,一批人来一批人去,全天十分热闹。

    那些已经待了数个月,不用整日参加训练的兵卒,常常窝在这里学技巧看前人手札,累了就靠墙闭眼休息一会儿。毕竟这都是他们将来挣命的本钱。

    湛长风进去的时候,就好像惊了一窝熬红眼的兔子,引得无数人回头,然后露出戒备.不屑.厌恶种种眼神,战斗姿态十分明显。

    演武馆里的兵卒都穿着统一的服饰,外人很好分辨。

    只是这一触即发的阵势,有些异样,难道是之前的外聘修士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肃静,不看书的滚出去。”沉沉威压碾碎了功法阁里的窃窃私语,众人闭嘴不敢言,目光却依旧盯着湛长风。

    湛长风循声到柜台旁,这边两人,一个是修为不高的管事,正襟危坐处理杂事,后面榻上还有一位支着头斜躺修炼的中年女修,一呼一吸,衣袍无风自动,那声威吓便是她发出的。

    “你有什么事?”管事心里有数,然还是开口问了一遍。

    “湛长风,新来的外聘者。”

    “等着。”管事拿出一份名册,仔细找到她的名字,然后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枚符令,“你有一次挑选功法的机会,拿着它可以进所有楼层,只能挑选一本。”

    湛长风接过符令,“请问......”

    “没有一点实力居然还能上五层得到中乘功法,让我们演武馆诸人的脸面往哪搁,我们拼尽了命去争取的东西,竟然被这样轻易让人挑选,我等皆不服。”

    一个身影威猛的修士虎步走来,两旁看热闹的人笑意满满,要不是顾忌守阁人在,就要大声叫好。

    这修士名韩兴言,在演武馆里的兵卒中算是风云人物,实力高强,没有意外,出了演武馆就会去城军或者水师,任一位管着几百人的伯长甚至伯都。

    他那段话没有激昂顿挫,平静而隐含愤懑,是说给后边的守阁人听的,他见守阁人没有反应,嘴角勾起笑容,锐利地盯向湛长风,“好东西向来能者居之,可敢与我一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