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墨院参观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没将与于慎的相遇放在心上,冲突是早晚的事,但现在同为长老会议的人,明面上还得客客气气,上来就喊打喊杀那是话本里的意淫。

    任何一个存在规则的地方,都不可能用杀人来简单粗暴的解决所有问题,修为再高,也要遵守应该遵守的规矩。当然,私下就两说了。

    六院给她递过邀请,她这次回来,本来是想去墨院担任客座导师的,顺便研究下墨院的阵法和机关术.偃甲术,她一直认为壮大这方面的成果,完全可以取代低端战力。

    叫一群先天筑基冲锋陷阵,遇到脱凡.生死境基本没活路。而且培养高手太费事了,花几十年无数资源供一名强者,回头没几息就被更强的修士秒了,那心情才叫无以言表,瞧瞧宁家岛就知道了。

    如果能用一炮解决,何必赶大队人马去送死。

    不过据她了解,机关.偃甲在战争中运用得很少,也可能是此界在这方面的水平不高。

    原想去好好了解一下,做些积累,这回是没工夫了。

    湛长风去了趟墨院,谢辞了墨院的邀请。

    墨院院主知行之最初邀请湛长风时没抱多大希望,听说其他五院抛了橄榄枝,她又是修法的,要选也是选君子院,没成想她选了自己这院。

    如今见她亲自上门辞谢,心中反而踏实,说明她是真心选他们墨院的,不是随便挑了一个。

    “多大点事儿,这头衔我给你留着,不管你在不在,都是墨院的座上宾。”脑后扎着小辫子的老头直接将墨院的身份令牌交给了她,“等你回来,你再抽时间给弟子们讲讲如何修炼,那些小弟子对你可是好奇得很。”

    “走,跟我去溜达一圈,瞧瞧墨院的地盘?”知行之说话爽快直接,连着上一句,说得就像是跟他去溜达一圈,满足下小弟子们的好奇心。

    湛长风欣然道,“乐意之至。”

    墨院在凤华山,不过山上建筑寥寥,看着像是座少有人居的野山,其实墨院弟子都活动在山腹内。

    从山脚一座隧道进入腹内,往上看,一圈圈盘旋的栈道通向漆黑的山顶,山内壁上都是石门,向下看,同样是盘旋的栈道,深不可测,只能看见最底下有一簇明亮的火光,那火光的温度冲上来,使得整座山腹都热炎炎,跟架在火上烤似的。

    墨院子弟的常服也很清凉,俱都是无袖短打加黑裤,地位较高的弟子则穿暗色无袖长衫,常戴防御的护腕.铜腰带。

    “我们这边主要修习机关术.偃甲术.机械制造运用,还有炼器,学这些要用到一定的阵法知识,所以也教授阵法。”知行之背着手在旁带领参观,还指了指最下面,“底下那层是地火,也是炼器学徒们常待的地方。”

    “这些技艺都大有学问,新弟子一两百,最后能入门的两只手都数得过来,有些半路就跑去修炼其他了。”知行之唏嘘感慨,一点也不怕吓跑新来的客座导师。

    湛长风也觉山腹内的弟子不多,“这都需要花大精力去钻研,心浮气躁,只想使用点力量的,自然不能专心,去掉这些人,剩下的都是向往匠心之辈。”

    “谬赞,我只希望他们都能沉下气来,好好修习手中的技艺。”知行之渐开怀,领她走进一扇门,“这边试验场地,弟子们有时候做了小玩意,都会带到这边来展示。”

    甫入门,便有一犬急急撞上来,随着一声高亢的“脚下留情”,某弟子狠扑来,一道肉体横挡在湛长风.知行之前,将那狗抱了个满怀,急忙拆掉中枢的灵石,那状似发狂的恶犬也消停下来了。

    “院主.客人,抱歉抱歉。”

    知行之点点头,“回去瞧瞧哪里出了问题吧。”

    那弟子如临大赦,立马溜了。

    湛长风觉有趣,又想到曾在海上遇到的炼器师青峰子和他那傀儡小孙女,问:“此为偃甲中的傀儡吧,可不用操控,就能举止似活物?”

    “那很难做到,老夫也无能为力。”知行之道,“墨院的机关偃甲承自广陵墨门,院中优秀者,会通过云水台前去广陵界,不才曾也是墨门的内院弟子,后来回到这里当了院主。墨门中强大的机关.偃甲随处可见,步步都是陷阱,往来其中的飞禽走兽.人妖鬼怪,皆无法认清真假。”

    知行之像是想到了有意思的事,笑道,“有位传法长老,给我们讲了十几年的修习要点,直到我离开内门的时候,才知道那是传法长老的傀儡,不是真人啊。”

    “那一定是令人叹为观止的景象。”湛长风想到那些真真假假的傀儡,便想有朝一日去广陵看看。

    “道友能来我墨院,我也很惊奇。”知行之顺势问道,“像你战力如此出众,该专心在修炼上,怎会对我这旁门感兴趣?”

    “我不觉得修道就是修炼,它对我来说,是一个探索未知的过程,现有的每条道路都那么美妙,我怎能闭塞耳目,置若罔闻呢。”

    知行之眼神微缓,“道友此言令我大感快慰,如今有不少修士,奉我们这些炼丹师.机关师.炼器师为瑰宝,要他们来修炼此术,却是不肯的,说是旁门误道。”

    “也有人兼修了此术,就敢到处宣传自己是什么师什么师,着实令人笑话,我等旁门,敢称大师的,无不为这条道路的开拓奉献了毕生精力,著作有等身,贡献泽后人,继往开来,怎是那些拿了前辈遗留的技艺,大出风头之士。”

    湛长风深以为然,“这才是真正的大师,如果只是照着前人的路去修,修的到底是前人的道,还是自己的道。一条路走的人千万,却没有一个人去把它拓宽,伸长,这条路终会因不变而衰变。”

    “善!”知行之欣喜道,“这就是我一直想说的要做的,旁门就不是道了吗,它只是比那些大道窄了点,要是因为窄就没人去走了,等待它的就唯有断绝。”

    其实观墨院内不到几百的人数,就知这条路有多难走了,知行之一个前途光明的内门弟子,选择回到藏云涧承担院主的责任,魄力.毅力可见一斑。

    湛长风有感而发,“大道小道,都有坎坷,都有走不下去的时候,神.魔.仙.鬼.妖.人六道也不是一开始就存在的,是在数万年的光阴里,一代代生灵开拓出来的,把路拓宽了,踩实了,才有今天的道统魁首,但也不能保证,它们将来还能走得下去,唯有不断探索进取,方是长久之道。”

    知行之诧异,继而恍然心惊,“是我太着相了,为旁道激愤无奈,却不想天下道统其实都一样,都要靠一代代去走。”

    知行之对身旁人的认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此良友,可以与之论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