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偶然相遇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另外一件事,便是长老会议得到了一头水麒麟,我以医者的名义跟它聊过。水麒麟是王者之兽,有极好的象征意义,如果它承认长老会议,将对恢复长老会议的声望与威信有很大帮助。”

    白痕将手探入崖壁,岩面如水纹荡漾开去,宛如搅乱的池水,他从中取出一面令牌.一个锦囊,“我代表长老会议与它达成协议,只要我们提供给它疗伤的东西,它就为长老会议坐镇百年,那些东西都是天材地宝,本界难寻踪迹,我已经着人去界外找了,到时会用你的名头献宝,这是界域政道会的入场令牌和些物资,你只管去历练就行了。”

    他是想将治好水麒麟的一半功劳放她身上,尽快提高她在长老会议中的地位,加深两者联系,湛长风没什么异议,“我有数了,长老可否将所需药材给我一观,如果我在外碰到,可以收入手。”

    “你有这份心就行。”白痕将记载了药材的玉简给她,说道,“山海界是一个中世界,天地之广,是这里的数十倍,另有门派.城池.方国势力交织,要注意安全。”

    “那我去山海几时回?”

    “一年半载,在界域政道会开幕前回来,我也并不是非让你在山海,只是那边有人照应,比较方便,你想趁此去其他地方看看,也可随时向那边辞别。”

    “谨遵长老教诲。”

    白痕欣慰,他最欣赏她宠辱不惊.从容温良的性子,不会因政道会.水麒麟这些事兴奋激动.刨根问底,能快速做到心中有数,然后专注于所要做的事上。

    “你先回去准备准备吧,过几天我便请人带你穿越界门。”

    “是。”

    界门不是随便就能穿越的,首先你要有脱凡的身体素质或者说足够的防御,抵得了虚空压力,其次还要识路。

    在众神时代就存在一条星途,这条星途化为万千,连接着无数世界,只要大能辟开界门,就能接引星途,在这张大网中占据一角。

    网太大就容易走错,每年迷失在星途里,找不到回路的可不少,新出界历练的,往往需要引路人。

    湛长风打算给司天监上一封拜帖,观一观他们的星途网与星界图,熟悉熟悉星途路线和风云界域的世界分布。

    司天监负责查探界外动向.监测星象,在这方面是最完备的,不过寻常人连司天监的门也进不了,更别说看他们的星途网与星界图了,她有底气上拜帖,还是占了官身的便利。

    “巡察使”.“巡察使”,进出藏云宫这一路,与她见礼的修士不少,其中不乏地位较高的文官武将,似乎她离开陆地的这半年,未淡化别人对她的印象。

    离近出口,湛长风感觉到一道不容忽视的目光。

    站岗的守卫们仿佛威武的石像,面目冷如铁,眼珠都不错一下,路过的官吏们表情就微妙了,刻意放缓脚步,隐晦地打量着两个相对走去的人,一人进一人出,一人丰姿英俊.相貌堂堂,一人从容文雅.君子如风。

    如果是半年以前,虽知白痕长老很爱护湛长风这个后辈,然也不会将她与于慎放在一起对比,仅凭战力榜第五的实力,还不够和扬名已久的于慎相提并论。顶多羡慕一番,说她是白痕那方用来接替于慎位子的。

    然随着被瀛洲遣送出去的人踏及陆地与其他岛屿,她截杀裘万尊,力败两位脱凡高手的消息越传越远,藏云宫作为各种消息汇集的地方,自然听闻得更详细。

    于慎也杀过脱凡立威,但还没杀过新秀榜前列的修士,前列的修士通常有大势力在背后支撑,不好杀也不能杀,除非有充足的理由与对上其背后势力的觉悟。

    湛长风一去海外,就对上了锦衣侯,杀了他一个最强供奉,俘获了他的三个供奉一个外援,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要是锦衣侯的供奉都在岛上,哪能让他被围攻,最后死在颜家岛的老太爷的秘术下。就算锦衣侯死了,有供奉坐镇,海星也不至于那么快分崩离析。

    不管众人怎么揣测当时的局势,湛长风的作为对海星的影响无疑是非常大的,她的战力也教众多修士侧目,连新秀榜脱凡第十九也能杀,简直牲口。

    但也不能说于慎没败过前几的脱凡就比她弱,新秀榜认可的筑基头名,天赋和实力都必定独一无二。

    然在众人眼里,湛长风不再是那玩笑话似的“接替人”,而是势均力敌者。

    一名远观的官吏道,“湛长风展现的战力太强大了,定也是身怀道种之辈,身怀道种就必会上新秀筑基榜,奇怪的是榜上没有她的名字,难道是隐藏起来了?”

    闻言者不赞同,“隐藏名字不是最多能隐藏三年吗,她出现在恒都已经将近一年了,总不可能是在近三年刚刚筑基的。”

    一人带着看戏的深意笑,“别忘了点将台对她的资质判定,要是没点逆天的地方,能被判定为零分?当初秦无衣在点将台称霸三年后,突然上了新秀头名,只是此人隔天就离开此界了,新秀榜筑基排名只变动了不到一个时辰就又变回了原样,注意到的人很少。”

    “!”都是在藏云宫做事的,心窍不玲珑混不下去,不管三榜怎么变,离三皇宝树最近的藏云宫一定会得到第一手消息,事情又牵涉到秦无衣.于慎两个风头正盛的天才,怎会不引起轰动。

    可事实上,到现在为止,他们一点都没听说过,秦无衣曾挤掉于慎,占过筑基头名的消息。

    那就是消息被压下来了。

    为了于慎的光环?

    为了他代表的长老会议?

    两人哪想会扒出这个秘闻,仔细打量抖出秘密的人,眼生,不知道是在哪位长老手下做事的。

    那人也像是刚刚反应过来,笑道,“我以前是负责看守三皇宝树的,所以知道一点,别乱说啊。”

    “不会不会。”两位官吏连连保证,再看门口即将相遇的两人,心情别提多微妙了,湛长风有可能夺下筑基头名?还是说有人要打破于慎的光环?

    “湛道友。”

    附近的人都竖起了耳朵,血流沸腾,万万没想到,于慎先叫住了湛长风,就像是专门进来找她的一样,迎面就上来了。

    “阁下是?”

    于慎盯了眼她的布条,报出了名字。

    “久仰大名,幸会,于将军来藏云宫,想必是要事,我就不挡路了。”湛长风错开一步,示意他先行。

    退得光明磊落,让于慎有种被反客为主的落差,但等白痕倒了,她便不足为患,于慎笑道,“确实有要事。”

    众人想象的火花带闪电并没有出现,两人打了声招呼就各自离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