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清扫后续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终于,在八刀开路后,她的血咒施法成功了,此咒名心动血咒,源于生死境突破到神通境时出现的思维混乱,一心一动,万念既生,是最容易走岔路的阶段,心动血咒将这个阶段的危险性放大了无数倍,每个念头都可能引来心魔,分裂自我,混淆本我。

    就是施在已经经历了这个阶段的神通境强者身上,也会产生一定影响,何况对方仅仅是一名筑基。

    然事实上,她施法成功了,效果却很微弱,这是最恐怖的事。

    说明那人的道境,已达常人无法企及的地步,心性之坚定,不能揣摩。

    这样的人,还有独一无二的气运或命格护身,注定不凡。

    若他们要置那人于死地,只会得到一个没有办法预测的结果,除非有人的气运或命格能胜过她,才有全身而退的可能。

    然作为一名没落却正统的咒师,祖训告诉她,要离这样的人越远越好,跟天命眷顾的人作对都没好下场。除非身边也有一个天命之人在前边挡着的。

    于慎......是吗?

    她不能肯定。

    于慎能年纪轻轻达到今日的成就,定也是有气运的,只是不知道比起那人来如何。

    她摘下作法时穿的法袍,烛火映着她的脸。

    阚缺子心有余悸,刚刚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血咒轻易禁锢了那人的灵魂,但很快,就又被强破了。

    诅咒难觅痕迹,不是用真力元力就能破的,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阚缺子无法理解那个只在别人口中听说过的修士,然她自忖某些人比她知道得更少。

    “我能力微薄,无法伤到她。”

    有人穿白衣,风雅。

    有人穿白衣,单薄。

    输不起却穿出了几分严谨,他语气随意,淡笑,“你不是说,你有把握对付她吗?”

    阚缺子道,“是我自大了。”

    “所以你放弃了?”

    “不是放弃,是我竭力都没有做到。”

    输不起目视着神情真诚的人,意味深长,“如果我说,那个人,是当初杀了你大兄的人,你也做不到?”

    阚缺子眸光微动,震惊,“你说真的?”

    “真的。”输不起点点头。

    “还是做不到。”阚缺子面无表情,心知他不信任自己,唯有说,“此人不好对付,鬼神难侵,做太过会有性命之危,我家就我一根独苗,不能再死了。”

    “......”输不起望着走廊外的湖光山色,半响才说,“听闻你们咒师信天命重鬼神,你觉得她怎么样?”

    此乃两难题,对他们来说,此次任务是对她的考校,如果她说不好,连运气不好的人她都对付不了,还有何用?

    如果说好,难保这几个心思深沉的会怀疑自己根本没尽全力,谁让她算是迫不得已才选择投效输不起,又被输不起介绍给于慎的。

    阚缺子保留了几分,“我用的诅咒,主要在于迷惑心智,对她起了作用,却又被她破解了,从这点上来说,她该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

    输不起未置可否,点头离开了。

    此地是白山城将军府所在,他穿过花园,进了垂花门,院中正有一人出来,其身长七尺五寸,狼背蜂腰,相貌堂堂,丰姿英俊。

    一对剑眉浓而挺,一双黑眸如寒星,鬓如刀裁,面如冠玉,唇若涂抹,着了浅蓝武袍,腰系金边玉带,自有一股沉凝潇洒气,见了输不起,嘴角一翘,“你来了正好,快来看看我新绘的画。”

    说完捉着他的手腕又返回院中枣树下,输不起一看,墨笔未干,刚刚不会是专门跑去抓人来赏画的吧?

    这人便是被年轻修士争相传颂崇拜,立为目标的新秀筑基榜头名——于慎。

    他还有一个爱好,画画,可惜画得太一言难尽,被身边幕僚.朋友认为有损声名而“勒令”不得外传。

    输不起看了半天也没从那一团墨上体会出什么,又不好睁眼说瞎话,便点点头道,“将军画得越来越好了,今天我去找了阚缺子,行动失败了。”

    于慎笑意微顿,抚好画纸,瞧着输不起道,“你的言辞退化了啊。”

    “惭愧惭愧。”

    于慎小心地收好自己的画作,这才说起正事,“我对这次行动也没抱多大希望,毕竟隔着一片海,中间出什么事故都难说,且湛长风那边是次要的,白痕长老又有起势,对我们的局面不利。”

    输不起道,“白痕长老本就是多年医修,不少人欠着他的情,现在他让那些人都把情还出来了,下次帮他的人就少了,也算好事。”

    “只是我没想到,他会用那么多人的情去成就湛长风的根基。”这是他曾经跟在他身边时都没有的待遇,当然此话他不可能讲出来。

    于慎双眸深沉,洒然道,“长老会议四根支柱,一是元亨师父的军队,二是白痕长老的军机阁,随后是独立于外的司巡府.司天监,我待过军机阁,做过军机巡察使,深知军机巡察使除非实力特别强大,背景特别雄厚,否则很容易被管辖之城的驻城将军架空。”

    “现在已经要进入战时阶段了,唯有掌有真正的兵权,才是王道,何况长老会议太分散了,需要统一的声音,废掉军机阁,兵权掌政方是维护长老会议,重立藏云涧之法,你说对吗?”

    输不起当然不能反驳他,“对。”

    “可惜好不容易等到了逼白痕长老退位的机会,却被他用三步渐渐挽回来了,将人丹案交给司巡府,责令百草院入世行医济民,他那么清高,竟会主动揭开丑闻,这不在我的意料中。”

    于慎心有疑惑,嘴上继续道,“最重要的还是招揽了一个所谓的天才,似乎湛长风的任职仪式后,会议的长老.议员对白痕的态度收敛了不少,甚至倾向他,连元亨师父都跟我说长老会议能多一位天才加入是好事。”

    “另外便是白痕长老将灵矿的消息给了长老会议。”提起这件事他就满是郁闷薄怒,那时蛮山兽潮,运送灵矿又是件危险麻烦的事,元亨师父带队突降时,他们才运走了一半,未避免双方尴尬,他的人提早撤了,没有跟元亨师父打照面。

    剩下那一半,至少有十来亿。

    于慎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你觉得,废除军机阁,还有可能吗?”

    “将军不也说,兵权实际在驻城将军们的手上吗,介时战起,在外部压力下,设法统领所有兵权,自然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

    于慎不吝赞赏,“不错,这就是我喜欢你的地方,程先生的办法总是太仁慈了,管内还行,管外就不适用了。”

    输不起宠辱不惊,道,“我还有一点想提醒将军,湛长风虽现在没什么根基,但成长起来后,未必不是你在长老会议的劲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