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异样再起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一滴汗滚下略显苍白的脸颊,湛长风似乎久违地感觉到了这具身体的极限,四肢百骸都在叫嚣放弃,然后变得麻木,仅凭着意志支撑行动。

    裘万尊之前被紫金电光钻入身体,伤了血肉骨头,血丹带来的爆发,也让他不堪重负,动作越来越缓滞,错觉自己已经举不起长棍,可他还是不断发出攻击。

    棍剑相抵,没有光与影,没有气流爆裂,没有强大的威力,就像两个初学的人,拼力战斗。

    他们都明白各自已经是真正的强弩之末。

    裘万尊没有多余的心情去想别的事了,仅剩的意识平静而坚定,唯有不能先倒下!

    前浪拍死在沙滩上?

    笑话!

    他绝对不能先倒下!

    然后,他站着死了。

    湛长风用最后一丝劲儿拔出重剑,没有力气去吐纳元气,没有力气动一根手指头,好像也站死在那里了。

    她坐在紫府中,很久以前,她不知道这玩意儿叫紫府,是灵魂和识海所在。她如果不掌控身体,就会以意识一样的形态跟在做主身体的易长生身边,别人看不到她,她却可以看到别人,或者待在紫府里休息。

    那个时候,身体和紫府,更像她们的房子,她也不会去在意与易长生无关的人事,因为真正与她有关的,只有一个易长生。从头到尾。

    湛长风在想,此刻易长生就沉睡在自己身边,那么是谁趁着她虚弱接管了这具身体。

    她看见那把还沾了裘万尊血的重剑抬了起来,架在自己脖子上。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她或易长生掌控身体的时候,俱都感同身受,好像是自己在做一样,然现在,她很清楚有人在试图囚禁她的意志。

    一只素白的手握在她的手腕上,止住了抹喉的动作,随即敛微的声音出现在耳边。

    “你能听到我在说话吗?”敛微望着她无知无觉的模样,大觉事情不好,这状况,实在不像是晋升神通境会出现的心境反应。

    湛长风有点累,暂且不想去管紫府外莫名出现的力量,低了眉眼,笑着捉起一根发丝缠在手指上,微微扯动,“疼吗?”

    “你不在后,我的爱好就剩追求未知了,偏偏还有那么多人来挡路,不理睬又不行。”湛长风侧躺在易长生身边,意识不需要睡觉,她就一直看着那跟她一模一样的眉眼,心情渐渐愉悦起来,抬手搂住她的腰,抵上额头,低声道,“不管你什么时候醒来,我都在。”

    湛长风起身,荡开袖袍,虚无之眼在头顶睁开,她右手掌龙甲神章化作的棋盘,左手拿九转往生诀凝聚的印玺,走过记忆迷宫,来到紫府边缘——魂力砌成的城墙上,那莫名的力量像是一张网企图将她囚禁起来。

    她凝神细视网中闪过的符号,竟然是诅咒,怪不得她之前无法察觉。

    在寒雪城赌博那会儿,她遇到一个打劫她的帮派,他们那二当家阚雀子就是名咒师,能力较弱,给她下的诅咒无伤大雅,仅是借此感应她的位置,追踪她,后来她易容成的黑衣修士将大当家.二当家杀了,把那窝人交易给输不起换了硕狱。

    她也看过阚雀子的记忆,用里面的解咒方法,将身上的微弱诅咒解除了。

    然像现在这种诅咒,不是阚雀子能够比的。

    湛长风回忆阚雀子的记忆,找到了一个词——心动血咒。

    这是阚雀子在某本古籍上看到的禁咒,需以受术者的血为引,无限放大生死境晋升神通境时的状态,致使自我意识混乱崩溃,甚至变成提线木偶。

    阚雀子的记忆里没有它的施法与解法。

    湛长风想到了另外一件事,阚雀子有个妹妹,就是那个被大当家轻薄的圆脸女子,在阚雀子记忆里,她在诅咒方面的天赋比他高许多。

    她碰到的咒师也就这两个,而且阚雀子看的那本古籍是在他妹妹手中得到的。

    当时湛长风易了容,又知道阚雀子与他妹妹为了咒术的继承问题闹得貌合神离,恨不得对方出事才好,就将这窝人都交给了输不起,没杀他妹妹。

    还有,此术如果要用她自己的血做引子,那该是有迹可循的,她总共就没有受多少次伤。

    最近便是与朔旦的一战中,右肩受伤流血了。

    有几滴落到了地上。

    那时伤口严重,不能用元力温养治愈,加上人离开后,斗技室会自行清理战斗痕迹,她就直接走了。

    朔旦比她晚一步。

    如果是这次被拿到了血,那么,应该是朔旦临时收到吩咐才干的,因为在她没有主动挑战他之前,朔旦不可能预料到两人会对战。

    或者在她离开后,朔旦还在斗技室的空隙里,有人进去弄的。比如主动挑衅她又失败退场的车元子。

    阚雀子的妹妹很可能投靠了输不起,输不起又站到了于慎那边。

    能临时指使朔旦,亦或让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唯有元亨.于慎。

    车元子是元亨部下,也是秦城的驻城将军,秦城正好在于慎所管辖的白山城旁边。

    指向已经很明了。

    湛长风的思考只是几瞬,她既然得白痕的支持,就肯定会跟于慎对立,然此人能那么快判断形势,并出手对付她,也是果决之辈。

    这诅咒不知道解法,她就唯有强破了。

    湛长风以金莲护住灵台,将魂力化成箭矢,黑白子为兵,攻向诅咒。

    某间昏暗的石室中,四角点着冒青烟的蜡烛,中央放置着一座柱形石台,上面满是诡异又特殊的符号,此时正透着忽隐忽明的红光。

    台上八个方位各放着一柄煞气冲天的刀,中心是一面倒置的八卦铜镜,面上有一抹干枯的血迹。

    “烛照四方,青烟为桥,诸灵显迹,八刀开路,颠倒八卦,一血请愿,何枯何荣,何生何死,似我非我,混沌因由......”

    噗!

    正低颂咒语的作法修士像是被某种无形的力量弹撞开去,背砸在墙上,狠狠吐出一口血,眼神惊慌失措。

    怎.怎会,还是不行?!

    此人的命格太硬了。本来这个血咒不用放刀,可她第一次作法时,发现血咒最多轻微影响那人一下,不能应验到那人身上,她似乎有什么东西护身。

    第二次作法,咬牙请来在战场上凝聚了无数血煞的刀,这种血煞刀,她自己沾上一把就会霉运缠身,气数破坏殆尽,但她一直放满八把,才勉强抗住了那人护身的东西。

    那时她约莫有点数了,能抵挡诅咒.血煞侵体的,无非某种特殊的法宝.符箓,或者自身的气运。

    再感她作法时的不安,这不安发自心底,好像再继续做下去会受到反噬,牵涉因果,所以不可能是法宝.符箓,应是那人有护身之效的气运.命格,甚至功德之流。

    不是天地眷顾的人,就是有仙.佛.帝王命格的人。

    对付这些人,是咒师的禁忌,但诸灵之路已开,若不继续做下去,血咒就会应验到她身上。

    她已经没办法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