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地火之踪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老人家说着说着,盯着篝火发起了呆,她的视力已经看不清东西,篝火映在她眼里,只是暗红的一片。

    她的神思又开始溃散,一会儿以为自己是五六十岁,还能硬朗地抗着锄头下地干活,一会儿以为自己二三十岁,拿着铁锹就将欺负她家的恶霸打残了,一会儿以为自己十七八岁,站在石栏边的大榕树下,遇见了一个收集故事的旅人,和她聊了好久,她说她会把她的故事写下来。

    她又以为自己七八岁,独自一个人在山上,火烧了起来,满山遍野的大火,那火不是暗红的。

    她疑惑,不是暗红吗?

    印象中的火将山烧得通红,可她现在忽然冒出了个念头,那火不是暗红的,不是任何一种红。

    那它到底是什么颜色?

    尘封的记忆闸门在性命之火将熄时重新打开,满山的白火就像是月光一样围绕在她身边,它们亲昵地舔舐着自己的脸蛋,舔掉她的眼泪和黑夜带来的恐惧,与她在山野追逐打闹。

    她玩累了,睡过去之际,懵懂地看着它们汇成一朵偏白带着青色的火焰飞进身体,四肢百骸像是被浸泡在温水里,暖意融融,催人困意。

    老人家欣然地笑了,原来它们一直在自己身边,陪了她百年,直到一个月前才离开。

    她忽然福至心灵,它们离开了,自己也该离开了。

    老人家蹒跚着站起来,朝着黑暗的羊肠小道走去,黄狗呜咽着,跟在她身后。

    狗剩叫道,“婆婆,你去哪里?”

    “人啊,都有该去的地方,年轻人,把火熄了吧。”

    老人家穿过半人高的野草地,路过灯火通明的营帐,守卫在周边的新兵刚想出声,便见后头的湛长风按了下手,莫名地看着他们岛主与一个山民,随着老人走向树影婆娑的林中。

    坟包与石碑越来越多,老人家找到自己提前挖好的坟墓,拿出塞在棺材下的寿衣,穿戴上,从容地躺进棺材里。

    她已经没有任何亲人,连后事也是自己准备的,唯一要麻烦的,就是让人帮她把棺材盖上,土填好。

    老人家闭上眼,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夜,满山的火都围在她身边,她嘴角露出笑意,安详而知足。

    她走了......

    狗剩一瞬感怀良深,又因身边之人,狠狠压下,“她本来还可以活几天。”

    “生死有命。”湛长风淡然,“你说呢,狗剩。”

    狗剩的脸有一瞬扭曲,“你到底是什么人,竟带了那么多人来,莫非要扰我们小杨村的安宁?!”

    “这位与她看起来很熟的村民,麻烦填一下土,我给她念往生经。”

    “不用。”狗剩冷冷拒绝,“我会带着村民来给她举行葬礼,就不劳你了。”

    “如此也好。”湛长风不做多言,转身离开。

    “站住。”狗剩站在老人家的墓碑前,神色与黑夜相融,琢磨不清,“我希望你带着你的人马立刻离开,还逝者安息,免得造成更多悲剧。”

    湛长风微侧首,笑道,“我也不想这里再多几个坟茔。”

    狗剩看着她离去,又低头瞥了眼守着坟坑的黄狗,在周围留了道震慑野兽的气息后纵身消失。

    “大人您回来了?”

    清俊的青年皱着眉峰,进入某个山洞,在石榻上坐下,忆起之前的事情便心头发堵。

    他偶然在此地测出地火脉,花费诸多功夫确定那是明心地火脉,这地方不该凭空生出地火,为了探听关于地火脉的具体消息,在村中受了多少白眼,才找到最年长的婆婆,趁她神志不清,装着她以前的一个侄子,花费几多时日,终于听说了天上坠火的事,也推测出打通那个所谓的火山口,就能让地火冒出来,为炼器所用。

    但是今儿听到湛长风行军到这里,赶来一看,那老婆婆正主动抓着人家讲火的事情,呵。

    “颜大人,你有什么收获?”羊瞻进来就道,“朱山民那边一个劲儿催问什么时候能除掉姓湛的,还有那个兵团,我总不能说刺杀失败了吧。”

    “刺杀之事等裘前辈恢复了再说。”颜策想到这件事脸色就铁青,裘前辈曾经也是战力榜第五,现在还是新秀脱凡的第十九,居然没能杀了她,反而伤了心境。

    此人的战力到底有多可怕。

    “那什么事现在说?”羊瞻阴阳怪气起来,“还不如让侯爷把舰队开出来,省了这些麻烦。”

    “说得轻巧,舰队不需要物资维持吗?”颜策顿了半响,略微懊恼,“她肯定已经从老婆婆的话里,推测出天降异火生成地火脉的事,更不可能放手了,兴许还会向长老会议求援。”

    颜策感觉自己被逼进了死胡同,此人先是从他手下抢走拍卖,又出乎意料地替朱有福挡去房契事件,朱山民的闹剧刚出,不去阻止他,突然跑去将潘.虎二人剿了,还击退了裘万尊!

    没多少时日,又到祁山来,轻易得知了地火脉的原委。

    颜策一身寒毛,越想越心悸,好像自己的每一步都被洞悉了,压得他爬也爬不起来。

    “颜大人,颜大人。”羊瞻望着他,眼神似有探究。

    “只有这一步了。”颜策道,“让侯爷跟海族借道,尽快将舰船开过来!”

    羊瞻眼神微闪,大笑,“早该如此了。”

    这颜策的计谋定是失败了,他回去以后,得将岛上的事好好跟侯爷说道说道,什么巧智,哼,都是来误事的,还不听自己的劝,公然辱骂自己,扬言要叫自己回滚去。简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堪大用。

    羊瞻打着腹稿,笑眯眯地去写信。

    此时,光线忽暗,两人抬头看,就见那高大的身影结实堵在洞口,逆光站立,表情模糊,一身暴虐的气势却像是要毁天灭地。

    低沉的声音冷得结了冰,“她人呢?”

    颜策眼眸微凝,瞧出他的不对劲,“前辈,您在说什么,这里没有她,您不是在疗伤吗,怎跑出来了?”

    “休想骗我。”裘万尊指着羊瞻,“他说你来找她了。”

    “她人呢!”

    守在洞门的侍卫眼珠突瞪,眼耳溢出血来,抓着自己的脖子,脸因窒息憋得铁青。

    颜策.羊瞻感觉到那蔓延开来的真空之域,惊慌大喊,“前辈,你冷静一下!”

    “我再问一遍,人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