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祁山之火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日头西斜,山中天光坠得较快,转瞬就将茅屋蒙上了昏黄的影,湛长风没让人跟着,自己穿过羊肠小道,靠近村落,村落外砌了一圈小腿高的石护栏,也不是护栏,类似分界线,将这个村落围了起来,与外边的野山划分开来。

    那石护栏如今已经长了青苔蕨草,好像踹一脚就会塌,她过去的时候,一条狗两爪趴在栏上朝她吠,被沙哑苍老的声音唤了几句,摇着尾巴往树后头拱。

    这棵树挨着石护栏长,躯干歪斜,树皮皱得有点狠,缺了水似的。

    它顶着一头过早泛黄的树叶,快要倒下,树后头坐了个老人,也歪斜着,打瞌睡。

    狗叫两声,她就睁开浑浊的眼,坐正。

    没到十息又慢慢闭上,歪过去。

    狗蹲坐着,瞧着她,再叫了两声,她又睁开眼,坐正。

    湛长风在她睡去前开口,“老人家,这里是什么地方?”

    老人耳朵灵敏,可她听不见湛长风的脚步声,衰退的视力也看不清人影,迷迷糊糊的,以为有人在梦里问她,还仿佛听见了自己清脆的笑声,明亮的眼睛好奇地打量问路人,“这里啊,是小杨村,你从哪里来啊?”

    说话一字一顿,好像说着就能随时睡过去。

    湛长风温和道,“我从外面来,是专门收集奇闻轶事的流浪人。”

    “哦。”那声音体贴又耐心,老人家仿佛看见枝叶繁茂的榕树下,立着一道颀长的身影,背着书箱,文质彬彬的样子,就是容颜有点看不清,她急了,慌张道,“我怎么看不清你的脸啊?”

    湛长风说,“你瞎了。”

    老人家神思恍惚,她才十七八岁怎么就瞎了?

    “我怎么瞎了?”

    “没关系,我也瞎了。”湛长风安慰。

    十七八岁的姑娘破涕为笑,老人家也露出安详的笑容,“那你怎么走过那么多地方?”

    “所以我从不认路,去到哪里就听哪里的故事,你们这儿,有传说野趣吗?”

    “哎,有的,有很多啊,你想先听哪个?”老人家又问,“你会记录下来吗?”

    “有意思的话,会。”湛长风道,“我要听最久远的,山上的事。”

    老人家听她说“会”,一下子高兴起来,“那我说一个,要是不好听,就换一个?”

    “好的。”

    老人家回忆道,“我七八岁的时候不小心走过了这道石栏,将自己走丢在山里了,那天晚上,整座山都在燃烧,我就坐在火里哭啊,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家里的茅草堆上,唉,我跟爹娘说山烧起来了,他们就打我,说我从小就说谎,以后就是个害人精。”

    她又记起了那种委屈,原来一直存在心底不曾消散,她跟湛长风强调,“可惜他们错了,我一百零九岁了,本本分分,没害过一个人。”

    湛长风看着她干干净净透彻的灵魂,认真道,“我相信你,你很干净。”

    一个活过百数的普通老人,自然有得天独厚的原因。

    老人家犹如听到了天音,胸中郁气散尽,容光焕发,“那这个故事可以记录下来吗?”

    “能,你还有更久远的故事吗,我想听你多说几个。”

    老人家忽然不好意思,“老咯,有些事忘记了,不过啊,我记得有人说,山上是着过火的,那个时候......”

    “婆婆,天黑了,该回去休息了。”一个麻布粗裤的青年背着柴过来,戒备地瞧了湛长风一眼,欲扶起老人家。

    “是狗剩啊,我要给她讲故事。”老人家舍不得离开那温柔的声音,干瘦的手拍拍狗剩的胳膊,示意他松开。

    狗剩清俊的脸掠过不满,警告地瞪了眼湛长风,“婆婆身体不好,需要回家休息了,你走吧。”

    “唉,别听这混小子瞎说。”老人家拾起身边的一根枯枝,抽在他屁股上,“捣乱,去给先生倒杯水来,先生赶路许久,定是渴了。”

    狗剩下意识摸摸屁股,不可置信与羞窘齐涌,瞬间红了耳根,僵硬地转身将柴立在旁边茅屋的墙角,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屋子。

    老人家将识字的人都喊作先生,还带着敬意,“先生,我刚刚讲到哪里了?”

    湛长风,“你说那座山以前着过火。”

    “哎对,这还是听我爷爷说的,爷爷是听爷爷的爷爷说的,特别特别久前,我们杨姓刚刚从别的岛上搬到这里来,因为那个岛上都是能修炼的修士,排挤不会修炼的人,搬到这里后,几户人家最开始是在祁山半山腰落户的,有天夜里啊,天烧了起来,火都掉到山上来了,满山都是火。”

    老人家唏嘘,如同真见过了,“有户人家直接被烧掉了,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还有几家死里逃生,却是不敢回山上了,在山根脚,重新安了家。”

    “这座山不是火山吗,被那么多火烧了,不会爆发?”湛长风像是惊奇发问。

    狗剩端了个陶碗出来,不耐烦地递给湛长风,听到老人家在讲此事,眼神隐晦而复杂。

    “哪里嘞,你不知道了吧,那山的顶原来是尖的,后来被天上的火砸出了个窟窿,我小姑娘的时候还爬到山顶去看过,那个深啊,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老人家叹气,“只是又被爹娘知道我去山上了,好一顿打。”

    湛长风说,“这个故事也不错,我会记下的。”

    “是吗?”老人家高兴,“我再给你讲几个好不好,以前都没人听我讲。”

    “好,你讲。”

    狗剩瞥着一副温文尔雅样的人,愈加复杂,当真斯文败类,“婆婆你该休息了。”

    “我想再多说会儿,先生你冷不冷啊?狗剩,你先去把柴劈了,生堆火。”

    狗剩:“......”

    这口气有点上不去。

    “婆婆!”

    “老人家开心,让她继续开心一会儿。”

    狗剩撇头望向湛长风,夜色下,她孑然独立,温柔而又遥远。狗剩拉平了嘴角,站了几息,转身去将火生起来。

    篝火的光照耀着老人,老人伸出手,像是要暖手,又像是要抓着什么,轻轻叹气,“虽然那一夜,我哭了,但是我一点也不怕火,甚至回想起被火包围的感觉,是温暖的,比什么时候都温暖。”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也温暖起来,笑着与湛长风说起年轻时候的趣事,“我那时候老爱往山里蹿,高兴了,不高兴了,都去山顶,坐在那漆黑的口子边儿,讲讲心里话,你可不知道,有次我下山来,都十二三岁的人了,又被爹妈揍了。”

    “原来我在山上的时候,海星群岛哪家人来收门徒,资质好的就带去修炼,我爹妈早两个月就跟我说了,但我没记着,我爹妈边打我边哭啊,我也跟着哭,他们想让我修炼,我想在这儿呆一辈子,恐怕这就是命吧,错过了,我也没觉哪里不好,不是照样快快活活过来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