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糟糕想法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思忖之下,抹掉了老蚌关于使命的记忆,老蚌回过神来,苍老的声音满是疑惑,“这里是什么地方?”

    它只记得它与族人躲回了珍珠岛休养生息,还有今日族长和幼主回来了。

    “这是你族的圣地,你们族长将幼主交于我抚养,让我暂且带领你们灵蚌一族。”湛长风朝洪源宝珠那边抬了抬下颌,“此物被下了封印,不能妄动,你刚刚贸然闯上去,被弹了回来,我看你精神不好,有没有受伤?”

    老蚌确实感觉身上像是被碾了一下,内伤都出来了,“是是吗?”

    它怎么有点不记得了,它神魂也被伤了?

    湛长风像是没看见它的慌张,“回去好好休养,那边几颗被同化的宝珠倒是可以拿去修炼。”

    “你身上有珍珠吗?”

    老蚌神志还有点恍惚,闻言拿出数颗拳头大的深蓝珍珠,珍珠对它们来说是寻常物,身体附带出来的,不大重要。

    湛长风将深蓝珍珠放到红光照耀的水池里,将两颗力量最强大的洪源宝珠拿了出来,一颗给了老蚌,“你拿出去和其他灵蚌一起修炼吧,不过不能被海族发现,毕竟四领主正为它打得不可开交。”

    “哦哦。”老蚌像是摸着了烫手山芋,茫然,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洪源宝珠?

    还有一颗湛长风打算给小灵蚌.小蜃妖修炼用。

    客观而言,此地有真洪源宝珠加持,对它们的修炼极为有益,她想了一息,决定将它们留在这里面。

    小蜃妖瞬间不依了,赶着就往门口冲去,湛长风截住它,微感其情绪,竟发现它对上面的真洪源宝珠很厌恶,照理它一个灵智尚懵懂的小妖对最接近它血脉的洪源宝珠应当很亲近啊,怎会讨厌抵制。

    然湛长风还是乐意看到此幕的,那真洪源宝珠虽不可多得,但谁知道幻海春蜃是不是将她那忠心执念连着她的记忆.道法传承一起留了下来,这小妖要是养到最后跑去继承先祖意志了,还不如现在就丢给灵蚌族。

    “那就不留了。”湛长风将剩下三颗完全化的洪源宝珠也收了起来,应该够它们修炼许久了。

    出了玉雕门,湛长风回想了几遍老蚌记忆里看见的咒诀,有所把握后,施法将门关闭。

    老蚌终于彻底清醒了,见她能自如地关闭圣地之门,全然相信她是被族长委托的,热情亲切了不少。

    湛长风有礼道,“烦请带我去接收历代族长留下的信息。”

    老蚌迟疑了一瞬,又想她连圣地都能随意进出了,这点又算什么,立刻将她引向族长居住的寝殿,“东西应该在里面的某个地方,我不是族长,不能进去,您自己进去找。”

    “多谢。”湛长风已经看过老蚌的记忆了,自然知道那些东西在哪里。

    匣子里是二十一颗红珍珠,是二十一位族长留下的信息和传承的严命,属于朱红媚的那颗珠子里只有一句话。

    “不自由,毋宁死!”

    也正是她闯上百草院,面对被契约的小蜃妖时,说出的话。

    湛长风将这颗珠子给了小灵蚌,把剩下的二十颗珠子销毁了。

    那真洪源宝珠至少还能镇压青龙宫三十年,圣地的门现在也只有她能打开了。

    唯一剩下的隐患,便是灵蚌族会不会有意或无意引来其他人的注意。

    她将一颗洪源宝珠给老蚌,一方面也是为了给它们上一层枷锁,提醒它们若被发现会引来什么灾难。

    然她明面上没有理由限制它们的行动,而它们只要在动,就有可能出现变故。

    不知道灵兽袋装不装得下它们。

    湛长风走出寝殿,小蜃妖欢欢乐乐地蹁跹走了,她温和地对老蚌道,“它很喜欢外面。”

    老蚌这回没有叹息,欣慰地说,“大海就是自由自在的,我们也是自由自在的.......”

    “唉,若不是海里的乱斗,我们怎会窝在这里。”

    它对大海的向往让湛长风起了一分杀机。

    灵兽袋装不下,抹杀它们对这个地方的记忆又可能会依生物本能回到这里,杀了它们也许会被以后的蜃妖.灵蚌记恨,那最好连蜃妖.灵蚌一起杀掉,用它们的精血祭洪源宝珠还能增强力量,到底需不需要除掉这个变数?

    “不过族长和幼主都跟您走了,我们当然也要跟您走啊,不管去哪里都可以。”老蚌轻松道。

    “......我怎么将你们带走?”

    老蚌觉得她的声音有点怪异,以为她不相信,回忆道,“我以前听族里的老者说先祖有个能收乾坤的袋子,应当还在宝库里吧,反正我们怕是到死都用不上了,您就都拿走吧,族长与幼主还得麻烦您照顾。”

    “哎,您怎么了?”老蚌惊叫一声,拿身子垫住下滑的湛长风。

    “别碰我,抱歉。”

    湛长风克制着杀意,撑起头,退到寝殿中,封上门,随即催发金莲守持灵台,这次的念头比前一次带来的影响更大,她险些就真下手了。

    不是因为她不够坚定,而是因为这个想法太贴近她的思路了,好像真的是她会想会做的。

    诚然为保证镇压之地不被发现,除掉灵蚌族是可行的,然若除掉了灵蚌族,是不是还要除掉知道这段时间里她不在书房办公的人?

    是不是还要除掉修建湖.挖来珊瑚树的人?

    是不是还要除掉朱有福?

    湛长风知道自己还没神到做什么事都天衣无缝,所以会给自己留一个容错率。因为高度理智是容易带来某种极端的,就像刚刚的念头,销毁一切不定因素去维护一个结果。

    而“销毁一切不定因素”的这个过程中,极易忽略“没有灵蚌,这里也会因某种情况被发现”以及“已经被发现了”的其他可能性,直接造成理智与原则的冲突。

    再极端点,她自己也可能会将镇压之地有意无意透露出去,那是不是要将“自己”这个不定因素除掉?

    湛长风的容错率,就是为了避免这样的极端思想产生,可刚刚她那念头一瞬便疯长,完全没将容错率考虑进去,如果不是老蚌的话缓和了一下,她当真会陷进去。

    从生死到神通会如此凶险?

    她已觉自己的心境高出别人许多,她都有可能失误,那生死境会疯魔多少修者。

    一思一想都有可能被放大无数倍,预防都预防不了,总不能一入生死境就闭死关,不去思不去想不去听不去看吧。

    长老会议让生死境强者把持,不怕被带歪吗?

    湛长风深呼出一口气,清除种种杂念,入定,先将自己的事解决好再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