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院中有井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硕狱进到书房,汇报道,“团长,那些人当是死士,死都不松口。”

    “你去带一人来。”竟让死士来假扮闹事的人,这幕后主事是想在闹事时奇袭岛主府,还是人手太少?

    硕狱将一人带来,湛长风对其用了搜魂术,知晓锦衣侯那边来了两位主事,一是叫那颜策的,他带着自己几位随从在珍珠岛初乱时就来布置了,直到珍珠岛被她拍下,锦衣侯那边不耐烦了,才让羊瞻带影海卫过来辅佐。

    这影海卫只是听令行事,对机密不甚了解,然从他经历的事分析,锦衣侯性情刚猛,颜策善巧智,习惯迂回曲折。

    锦衣侯能在颜策使计将珍珠岛逼入绝地时大加赞赏,可从竞拍失败开始,就不耐烦了,有强攻之意。

    湛长风不怕他巧智,却不能不考虑,她现在能驱使的人马,守不守得住他的强攻,或者说,值不值得守。

    现在得拖着颜策,此人既有智计,应不会就此罢手,只要他还有一分兵不血刃得到这座岛的希望,锦衣侯那边就不会妄自动兵。

    “加快新兵招募,另外让堇棘辅助工部招收人手,将岛上的五大药园重新打理起来。”

    人一多必然要物资要月供,仅凭她现有的资产,要支撑三司两部的正常运转,最多支撑两年,所以公家产业重开是必须的,至少要实现自给自足。

    “我过会儿跟他说,”硕狱想起某些挑选新兵的场景,忧愁中不乏嫌弃,“来应召的新兵,不是资质差就是实力弱,要想将他们培养起来不容易。”

    “天生的天才只是少数人,后天的天才却可以有很多,只要摆的位置合适了,自能发挥价值,尤其是武道的,训练得当,勤能补拙就不是单纯的勉励话。”湛长风沉吟,“我不担心他们现在实力弱,却担心他们当军营是客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她设计的军队体系中,军衔与点将台相同,新兵即一等兵,往上是甲士.上造.不更.庶长。

    军衔与修为.贡献挂钩,职务与军衔.能力挂钩。不同的军衔.职务,享受的待遇不一。此举是为了促进竞争和奋勇上进的精神。

    然总觉还少了些什么。

    “当再增强他们的归属感。”硕狱道,“有时候单纯的利益是不足以让人付出生命的。”

    “你说得对。”湛长风有所感,“不如将军营变成另类的宗门,以功法传承.思想传承维系他们的感情,目前那套小乘功法可当暂时的传承支柱,凡经历了新兵营,正式加入军队后,可修习混元锻骨诀,它是锻体的心法,适合大多数人修炼,等积累了一定功勋,可换取百炼刀法,等再搜罗些功法战技,便建一个藏经阁,此外每座军营再立一个论道台,隔段时间令功高者去传授修炼之道,讲解修炼上的疑问,或者行军打仗的排兵布阵。”

    湛长风笑道,“既然从功利转到了求道的层面,那就将每月的基础例钱再降低点吧,就算冲着那小乘功法,没钱拿也会有大批人来。”

    “......”硕狱懵然,他是不是做错什么了,月钱就这样被削了?

    “既然是另类的宗门,那就该取个名字,还有军旗.仪仗.素养方面也不能轻慢,如果有文盲还得帮忙识字。”湛长风叫来一名玄武卫,“现在谁有空?”

    目前三司两部的人手加起来也没到四十,种种指令要传达.户籍重新登记.新兵招募.公家产业重开.处理城中乱法违纪者,个个忙得团团转,走路都是用轻功,实在没有人手。

    玄武卫如实回答。

    “硕...”

    硕狱一凛,“团长,我先去找堇棘了,新兵招募那边也得看着,不能让那群崽子把什么人都招进来!”

    湛长风叹了口气,低头“看向”团在一旁傻乐的大胖娃娃。

    大胖娃娃:“.......”

    “让长大的你出来,帮我组建礼部。”

    湛长风忽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到时她离开了这座岛,谁来主持三司三部,是有管理之才的人,但有管理之才又能保证忠诚的还没出现,若钦擅在此就好办了,可他不在。

    罢了,再不济介时组个内阁出来。

    初期要处理的东西繁多,湛长风正要以书房为寝居时,一只信头翁看见的画面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信步来到离书房不远的东花园,这里有一池湖水,星光照射下,水质剔透,湖底一丛丛珊瑚树美轮美奂,像是水底森林,各色游鱼划过流畅的线条,就如飞鸟在林中蹁跹追逐。

    其中有一座珊瑚礁的位置较怪异,似乎是不久前被挪来放进湖底的。

    湛长风抬起手,一只气化的巨掌探入湖底,抓起珊瑚礁,竟露出了口井。

    这珊瑚礁底部是掏空的,正好扣在井上。

    井中有气流,水还是活的。

    这口井的石材很老旧,也很粗糙,不像是朱有福会建的,便只能说明它存在于朱有福发迹之前。

    朱有福曾说这岛主府是他家旧址,不久前又特意用珊瑚礁将井盖上,若说没什么猫腻,谁会信。

    湛长风在湖周围布了隐匿结界,敛息跃入湖中,这口井有八角,石面上刻着常见的春耕秋收.鲤鱼跃门的图案,一侧留有造井人的姓名,也姓朱,按时间应是朱有福的父辈,另有记载井水深十二米。

    她探入神识,这井的深度可不只有十二米,且那个时候谁家凿井会凿一个海水井。

    湛长风钻进井中,至十二米处,井慢慢歪了,通向更深的地方,水压越来越大,幽幽海水包裹上来。

    她在犬牙交错的水道中前行,有的地方能过人,有的地方却只有碗口大,她便时不时用无心之术转移自己。

    渐渐分出不少岔道,她随意试了几条,或者断了或者不通,还有一条到最后露出半掌宽.一人高的缝隙,望出去竟见海族巡游的身影,已然接近海底。

    湛长风再次回到最初出现岔道的地方,放出蜃妖和灵蚌,灵蚌恹恹搭在蜃妖身上,而蜃妖显然兴奋极了,开合着两片壳子倏然蹦出一米远,朝某条岔道飞去。

    她在后面跟着,海压陡增,看过去就又见一条裂缝似的小口,立即将俩小东西捞了回来,贴近而望,又是岛体外部,海妖的地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