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至岛主府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掌柜唏嘘,“谁想到他最后没有得到珍珠岛啊,他肯定得和新岛主撕起来,咱是吃和平饭的,换个地方照样开店,可惜我之前看中这地方后,直接将房契买了下来,又错过了锦衣侯的征购,只能将房契烂在手里了,若能等到珍珠岛恢复繁盛,再回来也不迟。”

    “竟还有这层原因,海上不太平,掌柜要有破财消灾的准备。”

    掌柜一听,脸色就苦了。

    海哲冷哼,“你也知道。”

    他说完浑身一冷,就听那修士温和地对他道,“我希望你也知道。”

    屈服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海哲撇开头,不去理她。

    湛长风又逛了几座小镇,两日后来到岛主府所在的河源城。

    前些日子她都有事要忙,在飞往海上的时候,才传音给黄杜阁,将交接手续放在了今天。

    河源城中相对要热闹不少,然这热闹中依旧藏着不安,她一路行去,听到最多的,便是对新旧岛主.海族的揣测,对未来的担忧迷茫。

    远远看到岛主府的高门大匾,还没接近,便被乌泱泱一群人堵住了。

    这些人,有的绫罗绸缎富贵打扮,有的道衣冠巾修士打扮,有的短褐麻裤像是田边来的,俱都围堵着岛主府。

    那模样可不像是欢迎新岛主的,倒像是群情激奋讨说法的。

    湛长风细细听了一会儿,什么房契.盐场,什么珍珠.草药,简而言之,对朱有福的做法相当不满,连着对新岛主也相当不欢迎。

    海哲大笑,讥讽道,“还不快将我放了,滚回你的陆地去,这些人可不买你的账。”

    “确实难进。”

    海哲感觉到自己被注视着,不好的预感袭来,“你想干什么。”

    于是他就看见湛长风又拿出了绳索,立马就要撒腿跑,可他哪跑得掉,脚还没撇出一步就被捆住了。

    湛长风将他的修为解禁了,堪比脱凡的千年妖修,那气息跟明灯似的,岛主府门前一瞬寂静,纷纷回头看来。

    这一看,全都吓了一跳,此人是谁,竟将一个高阶海族拿下了。

    海哲羞愤欲死,“我不会放过你的,你踏马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我以为你选择当俘虏的时候,已经有觉悟了。”湛长风牵着绳一端,慢悠悠地走过人群分出的小道,任后边的海哲怎样挣扎发怒,都不能动摇她一分。

    咣咣

    握着圆环叩了大门,小厮在里面不耐烦地大喊,“朱岛主不在,今天谁也不见!”

    “湛长风,买下岛的人。”

    里面瞬时没了动静,几息后有人悄悄开了条缝,“有证明吗?”

    湛长风出示了一张交易单。

    那人立马惊喜道,“快进来快进来,朱岛主都等急了。”

    他说完朱岛主就立马住了嘴,生怕外面的再闹起来,奇怪的是,怎那么安静。

    探头一看,人都在啊。什么毛病,一惊一乍的。

    等湛长风进入府中,绳一扯,那个扒拉着门的海族也踉跄进来时,他也炸了,异常安静地炸了。

    海族被那小厮时不时回头来看他几眼的行为给惹怒了,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俘虏啊!”

    “......”还真没见过。

    “您稍等,我去通报。”小厮快步跑进大厅去请朱有福。

    海族冷笑,“你是新岛主,买他岛的人,怎么也算是给他收拾烂摊子,他真当自己还是土皇帝,不在门口迎着你也就罢了,还让你在大厅外等他召见,你是不是给自己找罪受,这样的地方,毁了还差不多。”

    踱步出来的朱有福脸上有风雨,刚要怒喝此等猖獗之言,却见对方是高阶海妖,他也是被海族欺负惨了,欺负怕了,下意识缩回指出去的手,又觉这样没面子,半途转变成了个甩袖的动作。

    而后才看向湛长风,她孤身一人,是自忖实力足够,还是另有安排,怎么瞧也不像付得起两亿多灵石的人,当真是受了长老会议指使?

    朱有福对长老会议没好感,可叹自己之后还要去大陆生活,便假模假式道,“道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实在惭愧惭愧。”

    “不必惭愧,毕竟今日之后,这里就是我的了。”

    “.......”朱有福扯了扯面皮,曾各个势力主都对他客客气气,现在竟被个小辈刺了。

    果真是虎落平阳遭犬欺,“呵,道友说得对,来,里面请,黄杜阁的人还没到,先一起喝杯茶坐等吧。”

    珍珠岛曾辉煌一时,朱有福也走上过巅峰,他修为不高不低,但有权有势啊,所以养成了高傲的心性,这会儿一引手,就要湛长风坐下首,余光瞥见海妖,才转了方向,“道友,还请上座。”

    幸亏上座有二,中间隔了个茶几。

    “岛主今后有何打算?”

    “呦,当然是找个地方安度晚年。”小厮上了茶,朱有福对她称自己岛主很满意,笑说,“道友快尝尝,这可是我珍珠岛最顶级的红泥雪花茶,以百年份的红珍珠.白珍珠研磨成粉,辅以炮制好的云丝叶,茶汤沏成时,一半红一半白,轻晃一下,红白互溶,成剔透雪色,可延十年寿命,以往一年才出一罐,今天之后,怕是再也没有了。”

    “岛主不是将所有秘方都带走了吗,还怕不能重新培育出红白珍珠?”

    朱有福眼神微变,她难道已经了解过珍珠岛的情况了?

    那声岛主听到耳里就不对味了,她是不是不想买下珍珠岛了,才这么客气称呼他?

    朱有福一半是担忧,一半是谦虚,“它对年份的要求太高了,珍珠岛除了那群消失的灵蚌,剩下的都没超过五十年,怎孕育得出百年的珍珠。”

    言下之意便是,他带走的灵蚌都不值钱。

    湛长风不置可否,呷了一口茶,灵力确实充裕。

    朱有福试探地问,“道友又有什么打算?”

    “等黄杜阁的人来了再说吧。”

    立在一旁的海哲冷冷笑了一声。

    朱有福当真坐立不安了,失策,他应该拼了命也要将外面那群抗议的人赶走的,这人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不乐意买了?

    “道友啊,珍珠岛还有几条灵脉,助益修炼极好,另外东南那边主要种植草药,每年的利润也很可观。”

    湛长风来一句,“草药和种草药的人给我留下了吗?”

    朱有福闭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