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惨淡前景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飞鹤冲入岛上的一座森林,湛长风封印了二妖的修为,解开了绳索,“那潮生的话提醒了我,长老会议可能管不了这么远,那我们只能按照敌我来解决了,现在你们是珍珠岛的俘虏。”

    何明公暗骂了一句潮生,表面没有异议,默默解着被封的修为,越解越沉默,她修为明明比自己低,他竟解不开她的封印。

    海哲翻着白眼不吭声,龟师肯定会派人来救他们的。

    这二妖跟在湛长风后边,拉着脸唬退了不少野兽,湛长风也不在意他们是什么表情,晃下山去附近的村落溜达了一圈,尽是老弱幼儿,与他们交谈一二,才知村中青壮年都在城中谋生,今众多店铺撤出珍珠岛,他们也随着离开了。

    珍珠岛上的元气并不充裕,不适合修炼,仅有的几条小灵脉也被挖得所剩无几,几十年前还是个只有七八村落的贫瘠之地。

    是朱有福在蚌族的帮助下发了家,将七八村落整合为最早的河源城,用珍珠打出了一副好牌。

    从一个河源城,到如今的三个主城.十个卫城.四十多个小镇,从只有千多口人,到聚百万之众,靠的便是珍珠和其带来的一系列副产业。

    这百万之众,常住的只有几十万,其余都是慕名来观光.购买珍珠的。

    所以珍珠岛最大的价值在于商,在于珍珠,一旦失去珍珠,因它而聚起来的人就会散去。

    她走进一座小镇,珍珠岛也曾是富裕之地,连小镇的牌坊都做得高大精致,还镶嵌了不少珍珠,尽显财大气粗,各条街道上更是人来人往,而今却萧索冷清,关门的店铺随处可见。

    这座小镇边是淡水珍珠养殖地,不过朱有福在准备将珍珠岛卖掉时,就将所有养殖地里的灵蚌.珍珠都带走了,且为了人工养殖珍珠的秘方不泄露,连工人也不留下。

    小镇就是整个珍珠岛的缩影,它没了珍珠,大半跟珍珠有关的店铺关门大吉,再加上海族瓜分了内海,来珍珠岛的人骤减,过半客栈酒馆倒闭。

    何明公.海哲因为被封了修为,一圈圈走下来,竟感到了久违的饥饿,海哲喊道,“我需要吃东西,俘虏也不能不吃东西。”

    正好经过一家还开门的客栈,湛长风就带他们进去了,“要吃什么自己跟小二说。”

    掌柜踢了下还在打瞌睡的小二,见他一脸茫然,自己迎了上来,目光在海哲的口腕上盯了好几眼,愈加热情,将气息不显的湛长风也当成了妖,“原来是三位海里的爷,快请坐快请坐,要什么尽管点。”

    海哲得意地看了一眼湛长风,忽感心中的闷气松了,指着菜牌报了一堆名字,“还有什么好酒,全都上!”

    “好好,三位先请坐。”

    客栈大堂里没有其他的客人,便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何明公目色凝着,“珍珠岛的支柱已倒下,众人如猢狲散去,你还买它干什么,不如回到陆地上去。”

    湛长风道,“那朱有福确实是绝,说是买岛,就真的只把岛留下了,自己离开也不忘搜刮完有价值的东西,不过我对它也没什么想法,锦衣侯看中了它,我便不能让他如意,这和你们到处争地盘是一样的。”

    她太坦荡了,好像这岛是好是坏,都不能影响到她。何明公一时语塞,“那你买了,总不可能不管它吧。”

    “管自然要管一下,至少也得将珍珠岛和陆地的航线重新打通。”湛长风直接道,“我不反对你们收取过关费,身为巡察使我自当遵守长老会议的决议,然你们这样让我很为难,如果一艘船过同个领主海域要被收七八次费,成本不合我的期望。”

    这条航线就在金曼.海哲.何明公.潮生的地盘上。

    何明公明了她的意思,“我们虽然同属于龟师部下,但打下的地盘是自己的,你们大陆应该听过一句话,我的臣属的臣属,不是我的臣属,我的臣属的地盘,自然也不是我的地盘,协议规定路过四大领主的海域要给过关费,可没规定,过我们的地盘就不需要给过关费啊。”

    这实际上是诸侯和长老会议的关系,诸侯有义务为长老会议出兵,但长老会议没权力干涉诸侯内政。

    她之前倒是没考虑到海族内部的权力关系,但她很快指出,“那也就是说,你的地盘实际上不属于领主,协议可没规定,要给四大领主以外的地盘交过关费。”

    “四大领主的海域”是一个漏洞,可以将附属四位领主的部从的地盘算在其中,也可以不算在其中。

    何明公怎么回答都不对,好歹镇定地笑道,“以和为贵嘛,不如交个朋友,今后珍珠岛的船只过我的地盘,不用过关费,如何?”

    “纠正一下,是我的船只,不是珍珠岛的船只。”

    “这样啊。”何明公也不问为什么,先答应了再说,他平时不干打劫商船的事,让人交点灵石就放路了,少收她一个也没差,“应该的,那我可以走了吗?”

    “来者是客,道友不愿去岛主府坐坐?”

    “实不相瞒,我和那鲛人间还有斗争,稍有差池,我的地盘就会被他抢走,道友总不会想浪费今日这个约定吧?”

    “说得有理。”她所行也不过是初次交涉,到时他若反悔,再抓几次就行了,“慢走。”

    修为恢复,何明公也不吃东西了,刮了眼海哲,朝湛长风一抱拳,化光而去。

    海哲咂咂嘴,要他屈服,想得美,他就着一桌菜胡吃海喝,撂了几十个空盘子后大喊,“结账!”

    连过关费都不给,看他吃不垮你。

    掌柜忙摆手,“不用给了不用给了,明日我就要关门离开了,那么多食材也带不走,就当是我请二位的。”

    他搓搓手,“二位,现在海上安全吗,我走那条路更好?”

    掌柜还指望他们能透露点消息,保自己平安离开呢,哪里计较那些饭菜钱。

    湛长风问,“听说贵岛换了岛主,也许以后会好起来呢,不一定只有离开一条出路。”

    “危险咯,您可能刚来不知道,珍珠岛还没拍卖前,锦衣侯就已经从有房契的商户手里大量购进房契了,据说只等着得到整个珍珠岛当炼器场。”

    “炼器场?”

    “对啊,祁山有座死火山,早有传闻下面有地火,只是谁也不知道怎么弄开它,也不敢弄开它,这火山一醒,大半珍珠岛得成火海,我看那锦衣侯应该是有办法唤醒它,所以才四处收购房契,就等岛是他的后,驱空岛屿,引爆火山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