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往珍珠岛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青白山一事已成现实,在找不到邪魔踪迹的情况下,只能放在一边,继续着她的行程。

    无心石碑被她拿走了,姚俞的尸体也被她带走了,怎也算是一半的同门,当寻个地方立碑安葬。

    湛长风乘飞鹤去往海上,内海的船只还是比较多的,影响不大,等出了外海,少有见到船只,有也是那种装载货物的大船,她偶然遇到几艘,俱有脱凡修士坐镇,甲板上甚至还装了炮台,防御力量极高。

    内海与外海的交界处,有海兵把守,湛长风从上面飞过时,就听那些踏水而立的虾兵蟹将喊道,“天上那人,赶快下来缴纳过关费!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

    她不交这费,他们还能追到天上?

    然以后珍珠岛和陆地定有船只往来,现在避掉了,以后也避不掉。

    她落到海面上,朝那几个虾兵蟹将道,“请问此处是何方领主的海域,又是如何收取过关费的?”

    几个虾兵蟹将见她听话地停了下来,且能御气立于水面,言辞不再咄咄逼人,回说,“此乃龟师海域,金曼将军治下,你一人过关便留下五十枚灵石。”

    “如果是船过关呢?”湛长风解释了一句,“以后我说不定会驱船来。”

    “那得按总吨位计算,一吨一千灵石,两吨两千灵石,以此类推。”一虾兵像是拉住了客人,出示公文拓印版,“你看看,长老会议的印章在这里呢,我们绝对公平公正,不多收你,当然你要是多加点钱,还能获得咱海兵的保护,保你在海上畅通无阻。”

    “原来如此。”湛长风给了五十灵石,拿到一个过关令。

    没过十里路,又被喊了下来,还是虾兵蟹将的组合,“可是龟师的海域,我已有过关令。”

    他们看也不看,“这是海哲将军治下,要重新收费的,别以为你筑基就了不起,我们海哲将军道行有千年,比得过脱凡。”

    “长老会议的公文上可没说,在同一个领主海域内要交多次过关费。”

    “那你去找长老会议说理去吧,反正这边要过关必须交灵石。”

    湛长风点点头,没理他们,自顾乘鹤飞走了。

    几个虾兵蟹将目瞪口呆,此人原就在天上飞,速度快他们也不一定能拦下,可她听了喝令,乖乖停下了,料想是好拿捏之辈,谁知道她竟如此嚣张!

    虾兵蟹将掏出海螺,吹奏起来,一条水柱冲出海面,上面有一个穿着黒甲的海妖,脸盘圆润如雪球,身下是八条口腕,“何事,哪个不开眼的来抢地盘了?”

    “不是,是有个人族修士没给过关费就飞走了,一点也没将您放在眼里。”

    “哦?什么样的修士?”

    “筑基修士。”

    筑基修士好歹也有些身价了,蟹腿肉也是肉嘛,“待我去惩其不遵规则之罪。”

    今四位领主大斗,正是资源紧张的时候,他与其他领主手底下的妖战了数百回合,都不知道耗去了多少兵器,折损了多少小兵,现在有了一个暂时稳定的地盘,自然是能捞多少就捞多少。

    海哲锁定那天上的气息,既然没飞出他的地盘,就永远不要飞出去了!

    湛长风远远感应到前方海浪滔天,有二妖相斗,再探水底下,两方兵将闹腾得海底浑浊如泥水,血液大片晕染。

    果然海上的不安定不是说说而已。

    此时一发水箭袭来,三十六片云中赤铁锻造而成的云中扇,开则如盾,隐发毫光,将其挡下,又来一矢,合则如刀,就势切断。

    海哲怒而大笑,“留下你的钱财宝物,或可饶你一命,你是留还是不留!”

    “过犹不及,自招祸端。”前方的血味和水浪乘风来,荡起了衣袖,也不知道她到底在说谁。

    “看来你是不留了!”海哲催起数道水鞭,龙舞击空,莫大的威力在空中抽过,爆开气流,细瞧晶莹的水鞭中还有一条绿线。

    湛长风翻身飘向右下的小岛,她自能感觉到水鞭中还藏着另外一种力量,应是毒素之类,贸然切断或损毁水鞭,可能会让里面的毒素激射出来。

    “哪里逃!”海哲根本不将筑基修士放在眼里,踏浪追到那方圆不足十里的小岛上,狂舞的水鞭笼罩这个小岛,轰然抽下,仅有的几株树木顷刻摧折,山石土木开裂,地面震颤,好似快在这凶猛的攻击下倾塌,沉入海底。

    湛长风持云中扇召来龙卷风,鲸吞长虹般吸纳海水,成一道水龙卷。

    海哲的水鞭被卷入其中,不由怒笑,大展法力,衣袍鼓荡,要将其扯出,这时背后一激灵,侧身躲避,那无锋重剑贴腰切下,立时又横斩而来,法衣亮起黑芒阻挡,很快又破碎湮灭,痛意骤临。

    他哪还管水鞭,右手一轮法宝截住重剑,左手法剑刺出,发了杀机,狠厉异常。

    湛长风点地后退,一剑斩下红尘万丈,这妖修法不修心,竟轻易入了欲念当中,她正要将其困缚起来,天边风雨忽至,竟是那二妖打过来了。

    这二妖,一是龟师手下的河明公,他已完全化形,穿的是整洁的道袍,一是海妖王手下的鲛人,轻衣缀身,宝玉镶带,面容皎皎如月,名潮生。

    适才湛长风和海哲打时,海哲爆发出的动静引起了二妖的注意。

    二妖打了有些时辰,还没分出上下,尤其潮生见海哲在此,还得顾着他来偷袭,心神便分了出去。

    何明公则锐意进攻,趁势就要将他击败。

    怎奈没过多久,湛长风催出了水龙卷,抢了海哲的水鞭,险要将其击杀,何明公立时不安了,以为她是潮生的外援,但见潮生瞥向那边的眼神很陌生,便心生一计,道,“我二者左右分不出胜负,再打下去,便宜了外人,不如这样,那人欲击杀我海族,是共敌啊,我们谁先击败了她,就算谁赢,如何?”

    “呵呵,谁知这是不是你做的圈套,专等我钻进去。”

    “我要陷害你,还用得找那海哲来演戏?咱以前好歹喝过几次酒,怎连这点信任也没了。”

    “公是公,私是私,来击掌定约吧。”这场战拖得太久了,定要了断一下。

    二妖一合计,跑这边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