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暗潮端倪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对湛长风来说,一切偶然都有其必然规律,不存在无缘无故的意外。

    当时,她初入藏云涧,选择社学学习是必然,选藏书最丰富的青白山于她也是必然,因为性格.能力关系和各位先生.同窗产生或好或坏的碰撞也是必然,因为没钱上好药山采药也是必然。

    有人在好药山破镇压定也有某种必然的目的,和她撞在起来,就成了一种看似偶然的结果。

    可他为什么不早不晚,偏在她到青白山的时候破镇压,这里当然不是指他掐着她的时间来的,而是说,背后会不会有某种因果联系,使她碰到气运之轮事件成为了必然。

    因为那道身影在神州?因为她曾拥有土德环?

    湛长风相信因果皆有定律,却无法证实这些没有实质证据的关系。

    然现实中,先是好药山,后又是幻海春蜃.高天族,直到用失明换取看到那条无形锁链末端的机会,发现被缚的身影,都已经将她拖入了这场旋涡。

    为什么用失明换取机会,因为她的危机感在提醒她。

    事实也侧证,如果她不去阻止,神州可能会因为那道破封的身影受到重创,坏了她的运道和之前的布置。

    另外神州正逢大乱,宜滋生邪气恶念,难道不适合邪魔出世吗?

    如此一想,是不是觉得她发现气运之轮.意图阻止镇压地被破是理所当然的事?

    因为她们的关系本就是最冲突的,也最紧密的,是因也是果。

    甚至,无心法脉弟子在这时遇到斗篷人都不是无缘无故的。

    从姚俞记忆中得知,那曾创造一大界的无心祖师,创造的正是乾坤界,即小黎界这个碎片的原身。

    乾坤界是在十二万年前毁掉的,但此之前,它已经存了数万年。

    创造乾坤界的不是后来的祖师尊者,而是当时的神邸。

    传承无心一脉的也不只是人,曾有过先天圣灵.妖.鬼,还有第一帝君。

    只是无心一脉不现世,通常单传,所以没人知道第一帝君是无心法脉的。

    湛长风惊讶的是,第一帝君竟然叫无为,这也是剑道祖师首徒的名号。

    而立藏云涧二位尊者中的遮天剑尊是无为剑尊的第三代徒孙,如果无为剑尊是第一帝君,那遮天剑尊是什么立场?

    不管当时的政治立场是怎么样,遮天剑尊参与二帝战犯的镇压是事实,且听说遮天剑尊虽创了九极归一宗的分脉霸王剑脉,但本身没有出道,属于宗派的人,按理不能从诸侯帝君参与九天争夺,应倾向中立。

    话说回来,无心一脉在第一帝君死后,奉其原留的法旨,辗转至藏云涧,守着好药山,山破时将会出现有缘人。

    稀奇的是,这道法旨颁下时,第一帝君还没死,藏云涧还没出现,姚俞甚至不知道好药山上镇压第一第二帝君的部属。

    唯能说明第一帝君已经预料到三千年后会发生的事了。

    无心一脉将这道法旨理解为崛起无心法脉的契机,谁是有缘人就不得而知了,当时姚俞也是看湛长风适合修习无心法脉才选了她,回头看看坍塌的好药山,才隐隐约约叹道真是缘啊。

    姚俞给出的神眼,曾是第一帝君所修的人道眼,随着帝逝,里面种种法则消散,变回了普通神眼,现在助湛长风修得了地狱眼。

    第一帝君指引下的无心法脉碰上可能与第二帝君有关的邪魔,能说它无缘无故吗?

    只是三千年后,第一第二帝君留下的果开始慢慢浮现,不知会酿成什么样的因。

    她与这“果”牵涉已经过深,恐怕很难脱身,然让她这般无权无势又无力地面对将来可能出现的局面,是绝不可能的。

    还是要照原来的打算,弄完藏云涧的布置就伺机离开,去寻找更多的力量。

    今次邪魔出现,虽对屠杀之举愤怒,但也给了她一个宣言的机会,不管邪魔究竟是怎么回事,都不妨碍她借此留下气运之轮的真相,不求所有人能够相信,并品德高尚地罢手,停止寻找镇压之地,至少给他们一个警醒,干扰寻找的进度。

    此外,照她推测,第五个镇压之地是最终的镇压之地,就在神州某处,藏云涧的四个镇压之地,只剩下和幻海春蜃有关的地方没被找到了。

    现在海底的局势很差,对阻扰寻找有一定好处。

    她因蚌妖.蜃妖的关系,猜测镇压之地与珍珠岛有关,但在没将珍珠岛彻底掌握前,她也不会贸然去翻找,免得引人怀疑。

    在海上建立一定势力,较利于对镇压之地的保护,在其他势力来寻找时,可做出最快反应。

    湛长风又在落英城多留了一日,没有发现邪魔的踪迹,死去了一个邪魔似乎并不值得其他邪魔回来报仇,说明他们有明确的目标,精确执行,避免触发不必要的麻烦。

    青白山一案,司巡府对外宣称是邪道所为,没透露更多细节,极力减少恐慌。

    长老会议内部到底会有怎样的震动就难说了。

    她从盛放着一千多口人的义庄前路过,脚步微顿,扭头看向街道尽头,急促的马蹄狂奔而来,烈鞭甩出炸响,近来,那两个年轻人也不费力勒缰绳,直接飞掠下马冲向义庄,急切之意如赶生死场。

    这两人,是曾经社学里的同窗,李白茅和冷易安,据说他们是去了附近的一座主城里的武道分院,应是接了消息连夜赶回来的。

    义庄里传来恸哭,悲痛.绝望。

    湛长风压下斗笠,飘然远去,纵看淡生死,知人各有命,亦不免沉重,只不过她不会愤怒很久,也不会沉重很久,心中对那些邪魔起了杀心,便只等来日遇到,要他挫骨扬灰。

    青白血案终究是瞒不了多久的,从这座社学里走出去的人太多了,他们有的在六院,有的在长老会议,有的在家族门派,有的在诸侯帐下,凡顾念着点曾经的启蒙之恩,便不会沉默。

    此时,案件要情已从司巡府手里,分享给了十长老,千人血案伴着邪魔的出现.留书的警示,让藏云宫久久不得安宁。

    是真是假?

    要找还是不找?

    这都是难以决断的。

    然端倪已经显现,不论是一月两月,还是一年两年,总有彻底爆发的时候。

    这平静的表象能维持多久,谁都不知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