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任职仪式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再入朝天观,上次是为了冠巾大会,这次是为了任职仪式。

    像进出朝天观.参加重要仪式,是必须穿道袍.戴冠巾的,所以目之所及,都是白云黄鹤似的道人家。

    引礼师跟湛长风强调了几遍仪式内容,这才放过她,着手去检查待会儿要用到的礼器。

    这时白痕进来道,“我带你去见见诸位长老。”

    “有劳长老。”

    白痕见她一身素色道袍,发结道髻,始终宠辱不惊,仿佛深山道人,不由大乐,好一个谪仙,就算没有恢复真容也无损于骨子里的风华。

    等待观礼的人在另外一个偏殿,许是昨日排名的变化和白痕的邀请,来观礼的修士少说也达到了百数,显然是在给她造势,正式将她推到长老会议诸位的面前。

    白痕也不会把她介绍给每个修士,只带着她走过人群,进到偏殿后的暖阁,与几位长老相见。

    除却闭关的.在外游历的,几位在职长老都来了。

    大概看出白痕有意护持,加上今日是任职仪式,自不会说不好听的,纷纷勉励了几句,赠予贺礼。

    湛长风便只管在白痕引荐时与各位长老见礼并收礼就行,见完礼自行告退,留这些生死境强者们叙话打机锋。

    到了外间,又与上前恭贺攀谈的修士交谈一二,很快等来了钟鼓声。

    诸位长老领观礼者先去了祖殿,而后由白痕担任引路人携她进殿参拜。

    半途中,白痕小声提醒,“待会儿我念祭文的时候心诚点。”

    湛长风没问为什么,回了句,“理所当然。”

    祖殿中,祭祀的是三千年来,各代长老.祭酒.府君,他们分别是十长老.司天监.司巡府的领头者,是维持整个长老会议运行的三架马车,是藏云涧秩序的管理者。

    一进去,便见初代长老.祭酒.府君的法像伫立在高台上,后面是各代的牌位,香火袅袅,肃穆庄严。

    再看两旁,是诵经敲钟的小道,再远,是观礼者。

    白痕先是焚香祭后土,曰:“大哉!坤元!淑德无穷,自二尊立世,各代先辈传今,代天宣化......”

    祭完后土又祭先辈,湛长风起初只是保持灵台空明,将句句祭文过耳,渐渐沉入祭文当中,恍惚间“目光”掠过先辈法像,穿透屋顶,见一枝丫交错的玉树扎根在云海之中,气根沉沉浮浮,勾连着不同的人。

    在白痕念到“今赦封湛长风为荣誉巡察使”时,一条气根分化出来没入她的气运之柱中。

    她讶然,那是长老会议的气运?

    诸位长老冥冥之中有所感应,目光纷纷投向湛长风,白痕更是微顿了一下,险些念错,他只是随口提醒了一句,没想过她刚接任就能得到气运之树的承认啊!

    他究竟找到了一个怎样得天独厚之辈!

    然还不等他惊喜,气运之树上就多了一片叶子,好像让凋敝的枝叶又多了一丝生机。

    祭酒卢一山看得更加分明,颜色惊变,惯常铁着脸竟然冲着湛长风咧嘴笑了起来,要不是仪式还在继续,得跑过来抱她了。

    湛长风略有所觉,她本就占着神州大半气运,也可以理解为占着小黎界的大半气运,兼之她的是帝运,碰上长老会议的气运之树,或吸纳或反馈皆有可能。

    此时,便是气运之树因她受了长老会议的官职而分了气运给她,她又反馈给了气运之树一部分。

    湛长风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一知半解,也许之后应该找钦擅将气运之道了解地更深刻些,似乎这气运,还有点实质作用啊。

    “授衣冠,及文书印章!”

    白痕退在一旁,枸桔长老领捧着托盘的小道上前,替她戴上中镶太极鱼的玉冠,披上绣有山水的海清法衣,奉上印章文书,意味着她正式被授予长老会议的官职。

    枸桔长老循例勉励几句,宣布礼成。

    祭酒卢一山先上来,笑着说了几句不错不错,其他长老也围了上来,湛长风又重新听了一遍他们的勉励,莫名感觉他们真诚了不少,连元亨落在她身上的目光都温和了。

    到了私下里,白痕道,“你应该也感觉到了些不同,那是长老会议气运的赐福,长老会议主持藏云涧的纲常,代天宣化,聚起气运之树,凡身受职位,又对纲常有贡献者,都会受到气运之树的馈赠,助益修炼.加运福泽,你这样刚受职就获得馈赠的极少见,只能说明你是个有运道的人,要好好善用,切忌不可失了德行。”

    “谨遵教诲。”

    又与他闲聊了几句,湛长风离开朝天观,顺手在路上买了几坛灵酒,带给驻地里的成员们。

    目前新兵只有二十二人,然能进来的,都是高手之辈,或者在某方面有所长。宁缺毋滥。

    她将灵酒交于硕狱,硕狱笑道,“正好晚上热闹一下,为你庆贺庆贺,也给诸位新人办个入伙宴。”

    “可。”湛长风想了想说,“光在点将台也没什么意思,让他们准备准备,过几天和我去珍珠岛溜达几圈。”

    “团长是想在珍珠岛弄个驻地?”

    “看情况吧,也不知那边现在是什么光景。”驻地是肯定要的,不过在珍珠岛上可能遇到土著排挤.海族侵扰.锦衣侯的刁难,具体情况还有待考察评估。

    另外,她现在还很缺人,那二十二人勉强算是战力,但军需.幕僚方面是空白。

    接手珍珠岛在即,一下要培养出这些人是不可能的。

    她忽地眼皮一跳,起局一算,落英城那边有变,今日正是八月半,通天路开启的时间,再过六个时辰,钦擅该进入神州了。

    就算出了变故,她现在也赶不过去。

    不行,湛长风招呼了声硕狱,“如果有人问起我,就说我出海了,五日后,你们也自行出海去珍珠岛。”

    硕狱应下,瞧着她匆匆离开。

    当天中午,湛长风便驾鹤往海上飞了一段距离,确定没有神识跟踪后,又换了衣服重新变了一张脸,取下了覆眼的布带,戴上斗笠,朝离落英城飞去。

    日落月起,夜晚很快来临,落英城传送塔楼前已有许多人拖着包袱等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