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意境拼杀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斗技室

    两月余前,将她当做有潜力之辈呈报给长老会议,两月余后,竟收到了她的邀战,不可谓不奇妙,朔旦稳如绝壁之松,右脚撇开半步,一手上引,起势摆开的刹那,似有微风拂动,衣袂飘然。

    湛长风若有所觉,不愧是七子之一,竟将意境之力融入到了一招一式当中,形成了一种“域”,这是她目前还没能完全做到的。

    “请。”

    “请。”

    朔旦长拳如勾月,飓风之域随即展开,瞬时席卷整个斗技室,割破空间。

    观战室里的众人忽见那方空间陡然暗下,似黑云压城,狂风肆虐,摧折之意令人胆战心惊,恍有山崩泥流从身上碾过,纷纷克制不住地要求升起结界。

    观战室和斗技室相通,平时为了更好体验场内战斗,两者间是不升起屏障的,然此时哪还管体不体验,保命要紧!

    一些高阶修士却不肯放过亲身观摩的机会,喊道,“受不了的都出去,若屏蔽了他们的战斗余波,还看点什么!”

    “本以为能上榜就是幸运,却没想到榜前七人和后面的293人间当真天差地别,这这就是罕见的‘域’吧,听说连脱凡.生死境的修士也不一定能领悟。”

    风已来,雨立马便至,朔旦拳意如沉石,掀起一场暴雨,却越打越心悸,她的衣角在最初飘动了一下,便没再动过,仿佛他的风雨到她周身就消散不见了。

    此人也有域!能化解自己的攻击!

    一拳擦过脸颊,威猛的拳意使虚神域凝滞了一分,带起刺痛。这才是真正的筑基大圆满修为,真力拳意都进入了炉火纯青之境,若只拼修为,她也许会输。

    腿鞭相撞,气流爆裂,湛长风退开数步,朔旦后撤半步,又立马攻上来。体质比她强了三分,约莫已经快脱去凡胎,换上灵骨了。

    湛长风截住下勾上来的拳头,顺势凌空旋起,右手抽出重剑,无锋重剑撕裂风雨,红尘之意牵起心头悲欢,七情六欲衍化世世人间,想法多.做事多.有所求.有所恨,皆成业力。

    朔旦眼球一颤,咬牙抗住红尘业力,一时好像分裂成了两个人,一个人在红尘里沉沦,一人恍恍惚惚地全力攻击。

    湛长风也有些意外,刚刚一瞬她感觉到了道种的力量,但是不强,还没觉醒天赋。

    他的道种力量偏向“坚韧”,如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悬崖松柏一样,也正是因此,能在红尘业力中保持一半清醒。

    一剑挺至,朔旦双手交错格挡,被巨大的奇力震出三步,内中腑脏翻腾,又一剑逆斩而来,他扛着混乱的感知,凭直觉翻身躲过,太阳穴突突,青筋狰狞,叱咤,“一阳玄光!”

    一道玄妙光箭兀然刺穿湛长风的右肩胛,血束染衣,湛长风长眉微敛,左手接住重剑,平扫而出,朔旦感透衣威力,跃身而起,然还未落地,一腿鞭踢上腹部,紧接着背后又是一重击!

    砰,砸射入墙。

    他动了动手指,意识快完全被拖入红尘业力之中了,终于仅凭着最后的知觉喃喃道,“我...认输。”

    红尘业力消失,只听那道没什么烟火气的文雅声音淡淡说,“得罪了。”

    湛长风将注意力转到肩胛上的伤口,这道秘术神出鬼没,避不开,勉强才用虚神域减缓了下力道,尽管如此,还是穿透了肩胛,且伤口不容易自行修复,只能先用元力封闭周边经脉止血。

    如果是冲着她的心脏来,后果不堪设想,她可能再次被迫放弃肉身,修地魂去。

    有点大意了。

    朔旦撑墙站了起来,苦笑,“江山代有才人出啊,恭喜进入前七。”

    “与阁下一战受益良多,告辞。”第五的名头已经够她对白痕的帮扶做出交代了,她对战斗本也不太感兴趣,一结束就回石室整理对战的感悟去了。

    观战室再次炸锅,她竟然挑战成功了!

    摇光的成员们激动得都蒙圈了,妈呀,他们团长真的挤掉一个战国七子成第五了!

    这可是实打实的,藏云涧数万筑基中的第五!还是有可能单挑脱凡的那种!

    硕狱虽有欣喜,但还比较镇定,毕竟她连那雷法都没用上呢。

    “走,回驻地,你们的测验还要继续!”

    测测,必须测,不光测,还要通过!

    半个时辰后,恒都也炸了,战力榜上常年都是那七人,今日居然换了!换的还是第五!

    这个消息正向整个藏云涧蔓延,湛长风的名字也被越来越多的修士提起,声名初显。

    藏云宫就在三皇宝树附近,也是最早悉知这个消息的,上上下下,纷纷询问她是哪个势力的,没有势力的话赶紧挖过来啊,某几个长老觉得这名字耳熟,一想,不是在前段时间邀请为荣誉巡察使了吗。

    一时间,白痕的案几上都是来询问的传音符,白痕对她拿下第八名已经极为高兴了,没想到仅隔了小半个时辰,连第五名都收入囊中了,惊喜中的惊喜!

    竟然还是低估了她的实力。

    战力榜上前七人的力量与后面之人可是云泥之别,那朔旦就连脱凡都斗败了好几个,否则怎能坐上常青兵团团长之位,领守卫恒都之责!

    白痕对来询问的人,一律回:对对对,明天就是她的任命仪式。

    本来任命仪式只要他和管理职务任命升降的枸桔长老出面,今次事情一出,或许能邀请更多人来观礼。

    自然也有人说酸话,都是长老会议的人,为什么要挑战朔旦。

    更有人质疑她动摇常青兵团的威望,损害恒都部队力量的名声。

    然此等恶意卖弄的言论,很快被白痕压了下去,语言虽可笑,但也惧人言可畏,有时候好名声,都是被这样弄臭的。

    花种店

    “这便是名声。”乌晓一手留影石,一手笔,洋洋洒洒皆成段落,他一直在收集三榜上诸位的事迹,点将台更是他的一大素材来源地,就算自己没时间常常往那里跑,也令小厮时刻守着,随时记下有意思的战斗。

    今日这个可谓大消息,还是他老板的大消息!

    他看着留影石中的战斗场景,感受着残余的威压,眉毛止不住飞扬。

    停笔,合册,不需要检查,一字一言都在心中。

    要不了多久,书斋落成,诸位榜上者的事迹,将遍及高阁小巷,是恶名还是好名,且试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