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闲情逸致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藏云宫

    白痕注视着窗外的危崖,心如止水,听人来报,湛长风已到时,还是荡起了涟漪,这兔崽子,他亲自与三位身居教职的生死境强者声名要帮扶她,事绝无开玩笑的成分,结果她一下子就没影了多日,对他的话置若恍闻,刚出现也不来见他,跑去把珍珠岛买了下来。

    虽看中她的天赋,亦觉藏云涧困不住她,故没想过要以上下之别逼她效忠,怀柔居多,但她的行为实在出乎意料,且没尊重他,他不开口找她,恐怕等猴年马月也不会见她主动来。

    “说我在处理公文,让她等一会儿。”

    白痕喝了两盏茶,才慢腾腾地将人放进来,“巡察使,近日可好?”

    湛长风知道他在气什么,剖白了却没得到回应,搁谁谁难受,然正是如此,才利于她接下来的陈述。

    “近日不太好,忧思难断。”

    “嗯?”白痕放下茶盏,她依旧没多少表情,然从容中却多了一丝晦涩,这可不像是掷下两亿多买了一座岛屿的人。

    湛长风道,“当日听了长老与三位前辈对藏云涧局势的讨论,才真切知道我执着于人丹一事,是多么本末倒置,同时也为长老的处境感到心惊,内忧外患,岌岌可危。”

    “我曾有幸与一名隐世高人同行,叹其经纶在怀,国士无双,可惜志在乡野,然我能想到的,可以帮您解决困局的,只有她,所以连日寻找她的踪迹,终于被我找到了。”

    白痕面色渐肃然,“那到底是什么人?”

    “长老可能有所疑惑,但听听她对时局的分析再说不迟。”

    “来,坐下再说。”

    湛长风与白痕盘坐在案几两边,湛长风继续道,“长老会议脱胎于六院,掌着绝大部分修士的修炼之路,在前三千年,地位无可动摇,这是无可非议的。”

    “然也是因为六院,因为云水台,有天赋有能力的修士都去其他中大世界.宗派名门了,这导致藏云涧的总体实力,始终得不到提高,人才流失严重。”

    白痕神魂一振,这正是他担忧的!也是他不能改变的!

    “接着说。”白痕执起茶壶倒了一盏茶,递到她面前。

    “另一方面,藏云涧和界外的往来也比较频繁,本土势力有机会接触到界外的资源,如此一来,六院其实空有虚名,某些世家.诸侯的功法库藏,也许已经比得过六院了,他们地盘上的修士,不需要削尖脑袋挤进六院,也能得到不差的功法和前往更广阔世界的机会。”

    湛长风摩挲着茶杯,突起的纹路,让她生出些许闲情逸致来,“据我所知,公孙世家背后就是风云界的一方霸主大明王,一个世家尚且如此,您难道认为,那些诸侯背后,没有人支持吗?”

    白痕沉脸不语。

    “再冒昧问一句,长老会议在界外,可有根据地?”

    白痕心中压抑,意识到了什么,但又不想承认,“那些世家.诸侯和界外的势力搭上了边又如何,不过是多得了条出路,然在藏云涧,六院才是根本,六院曾是两位尊者设下传法的,与多个宗派有关联。”

    湛长风暗里摇摇头,“长老,藏云涧到底是长老会议在治世,还是六院在治世?”

    “自从大破灭之后,宗派为保根基隐世,鲜少参与九天的治理,另外为了避免因一人之祸,引来法脉断绝,立下‘出道’一规,即出道者可以用个人身份加入王侯势力,或者逐鹿九天,出道者的言行,与出身宗派无关,敌对势力也不能杀了出道者后再去追究出身宗派的责任,我想这点,您比我更清楚。”

    “六院与某些宗派有关又如何,不过是多得了名誉,您觉得那些宗派会为了六院,威胁本土势力吗?”

    “宗派,是道理法脉的传承,长老会议,是治世,是维持国家.世界的运行,这两者有根本上的不同,您可以用道理法脉来协助治世,但不能认为,道理法脉就是治世,那些想要称霸的诸侯,可没闲心跟您研究怎么修道。”

    “长老会议最初是六院设立的,它有六个长老席位专属于六院,长老会议的名声,也是从六院的尊荣中来,这让长老会议从骨子里都透着对六院尊敬,并以此为荣。”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百草院的事,我想您已经深有体会了,一旦六院出了问题,长老会议难辞其咎。”

    “但是长老会议出了问题,六院需要负责吗,长老会议的消亡,会威胁到六院吗?”

    “有句话说得很对,六院培养了诸多人才,藏云涧数得上名号的修士大部分都在六院待过,连某些诸侯将军也不例外,他们完全可以破坏了长老会议后,继续把六院奉为藏云涧的象征。”

    白痕终于找到了反驳点,“这是不可能的事,当今诸侯中,没人能得到六院的支持,六院也不可能承认长老会议以为的势力主宰藏云涧。”

    “不过这里面还是有隐患的不是吗?”湛长风提醒,“我是指,长老应当将六院和长老会议分别看待,那些诸侯世家都将手伸到界外去了,长老会议还要只守着六院吗?”

    “诸侯世家背后的势力能给他们提供更强大的力量,更广阔的空间,六院能让长老会议走出藏云涧吗?”

    “其他事先不提,至少现在有一点您不能否认,诸侯世家没了六院,也能拥有高阶功法,也能寻到出路,这便说明,诸侯不再受六院的制约,掀起争霸战争,是件完全有可能发生的事。”

    白痕黑着脸点点头,“这点不容侥幸,气运之轮出来后,他们的目的已经慢慢彰显了。”

    “气运之轮是诸侯动乱的核心,也是外患的诱因,您和长老会议要拖延动乱的爆发,便要找齐气运之轮,或者阻碍他们找到气运之轮。”湛长风提出了这点,是她最希望做到的,只是她一人之力有限,必须借力。

    白痕在此事上颇感认同,气运之轮绝对不能落入诸侯手中,他吁了口气,“气运之轮的传言也不知道是谁起的,不过之前好药山坍塌,确实出现了关于气运之轮的线索。”

    他拿出一个玉简,“当时我们从废墟里找到了一个残片,上面记载气运之轮名五德真轮,能汇聚一界运道,分别搁置在五个地方。”

    白痕能拿出玉简,算是信任了她,湛长风问,“哪五个地方知道吗?”

    “没有记载。”

    玉简中是残片的拓影,只记载了五德真轮的神通威能。

    这不像是木德环.碧蟾宗留下的,倒像故意留下让人发现的,可能背后人也不知道它们的真正的位置,所以用气运之轮为诱饵,借诸方势力寻找破解镇压之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