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拍卖再续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后台的珍珠岛岛主朱有福漆黑着脸,没想到锦衣侯竟想让他流拍?!

    流拍,即买家认为拍卖品价格过高,没人竞价,或竞价后毁约,不付账。

    锦衣侯的人私下也接触过他,如果出价合理,他不拍卖了,直接与他们交易就可,但这帮人,竟然想要珍珠岛依附海星群岛,说白了就是要不费一分一毫得到珍珠岛。

    简直做梦!

    还跑来跟他谈什么民生大计,他要是在乎民生大计就不会来拍卖了。

    蜃妖那一事,锅全都让珍珠岛背了,他赔海族赔得是倾家荡产,大部分岛民看情势不好,都逃到陆上了,现在的珍珠岛就剩下老弱残兵,萧条得像是哪个小山村。

    不如直接卖了,另寻地方当豪族,有几亿灵石在手,他哪里去不成。

    朱有福坐立不安,每过段时间就瞄瞄门口,可别再出岔子了。

    可惜有句话叫,天不遂人愿。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湛长风。

    “起拍价一亿下品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两千万,拍卖开始!”

    席位上的竞拍者骚乱了一会儿,有人竞价,“15号一亿两千万!”

    “17号一亿四千万!”

    “3号一亿六千万!”

    湛长风听到17号叫价的时候,关注了他一会儿,他只开口了一次,后边就放弃竞价了。

    声音陆续少了,剩下15号和3号相互竞价。

    湛长风道,“21号,两亿六千万。”

    15号没跟,3号紧接,“两亿八千万!”

    湛长风继续,“三亿。”

    3号顿了一下,擦了擦汗,“三亿两千万!”

    敛微略蹙眉,“这人是不是有问题,样子挺紧张的。”

    湛长风神色冷静,她倒要看看,他能跟到什么时候,“三亿四千万!”

    “三亿六千万。”

    “他看了眼17号。”敛微道。

    “17号找的托吗,让3号竞下后毁约,造成流拍,折损珍珠岛的价值?”

    “有这个可能,流拍的物品,再次拍卖,起拍价会低一点。”

    湛长风和3号的竞价超过了许多人心中的最大估值,反倒激起了某些人的激情,纷纷再次加入竞拍。

    一下将价格抬到了五亿六千万。

    3号已经左立不安了,湛长风干脆不竞价了。

    那些凑热闹的人谁会真的付这个钱,见21号不喊价了,纷纷闭口,他们可不想真花钱。

    “3号,五亿六千万一次!”拍卖师冷汗湿透了背,这价增的,怪吓人的。

    “3号,五亿......”

    “21号,五亿八千万。”

    现场倏然一静,妈呀,21号到底是哪来的大佬,这价真的不值啊。

    会客室里的朱有福听到报价已经跌坐在地上了,不可能有人出那么高的价,他们肯定想毁约,想他流拍!

    3号已经明目张胆求助似地看向17号了,这价格他要是敢毁约,得被黄杜阁追杀到天涯海角啊!

    17号犹疑不定,如果21号真能出得起这个价格,那么大人要从其手中拿回珍珠岛就麻烦了,所以绝对不能让21号得手。

    “接着竞拍,保你不死。”

    3号听到传音,狠狠掐了把自己,颤声道,“六.六亿!”

    “你身上的灵石够吗?”敛微深觉这价不值,然湛长风要拍的话,她也无话可说。

    湛长风摇摇头,“我还没那么败家。”

    她语气一变,言语带上积久而成的尊威,“岂有此理,如此明显的价格哄抬,黄杜阁想钱想疯了,难道就不管吗,我要求鉴定3号的资产,确保这场拍卖的公平性!”

    3号急了,“你胡说,分明是你出不起价!”

    “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长老会议荣誉巡察使湛长风,报上你的背后势力!”

    她竟然报来路了,暗示她背后是长老会议在竞价,还是代表某个长老竞价?

    刚刚凑热闹哄抬价格的几人浑身一麻,要是被上面惦记住了就完了。

    17号等诸侯来使更是思绪万千,他们是不信湛长风自己能拿出五亿来的,那就只能代表背后有人,难道长老会议看上珍珠岛了?

    有个侍者蹿到拍卖师身边耳语几句,宣布拍卖会暂停。

    一场拍卖二次暂停,这是黄杜阁历史上从来没发生过的事!

    黄杜阁的上层都被惊动了。

    梁管事转角碰上其他管事,面面相觑,一同望向那扇鎏金大门,“怎将我们都召集起来了。”

    “好像是上面来人检查,正好碰上揽月厅那档子事。”

    “那...岂不是要完?”

    几个管事提心吊胆,未敲门,门自动开了,只能硬着头皮进去。

    这间房原本是黄杜阁主事者的书房,但现在,他们的主事者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原本该他坐的位置上,坐着一位年轻女子,白衣墨发,纤薄淡远,恍若白宣泼墨,生生将这金碧辉煌之地,衬成了古韵楼阁。

    低眉翻过资料,似倚栏闲书,说不出的温柔写意,清悠悠的语调却捻出了带针的疑问,“栖白周家,一个总资产不超过两百万的小家族,你们是怎么认为他能担负起六亿的,拍卖中有些人在哄抬价格,拍卖师光顾着欢喜,没发现里面的问题吗?”

    她放下资料,“珍珠岛关乎长老会议.百草院.海族四领主,涉及诸多势力,至少那个海上诸侯就虎视眈眈,你们有胆子接下这单拍卖,就没准备怎么防止它出现意外吗?”

    “第一次暂停时,就暴露了这单拍卖的风险,有必要再跌一次吗?”

    主事者脸臊,“那少东家的意思是,撤销这单拍卖?”

    “如果换个脑袋能预防你出错,你岂不是要再投次胎?”她拿起案上的古书,窝在阳光笼罩的藤椅里,“带走3号,重新拍卖,顺便给21号那位道个歉。”

    “是!”

    揽月厅中,换了个拍卖师上台,宣布重新拍卖。

    众人眼见着3号被直接带走,也不敢太造次了,拍卖会终于顺畅结束,17号紧紧跟着竞价了几次,最后还是败下来,被湛长风以两亿六千万竞价成功。

    硕狱那边的黑铁木也拍下了,湛长风一齐付清了灵石,告别送出来的管事,离开。

    刚回点将台歇了口气,白痕就派人来找她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