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兽潮(3)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晶莹如冰洞的灵矿中,凿击声不绝,赵浪巡视了一圈,看见进来的林一凡,“那边出什么事了?”

    “是兽潮,我们这边倒不会受影响。”林一凡问,“进度怎么样了?”

    “十分之四,少说有九亿入手了。”赵浪眉眼皆笑,“等着将军的夸奖吧。”

    “就是装走麻烦,一只好点的储物袋也就能装千八百斤的重量,频繁差遣人携着储物袋进出蛮山运怕引人注意,困在这山里,夹在两侯地盘间,拿车运的风险又太大。”他说着愁,笑意却不减。

    林一凡心不在焉地应了声。

    赵浪,“你想什么呢?”

    “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怎会无缘无故出现那么多碎石粉。”

    “那你找了那么多日,可有发现异常?”

    “这倒没有,还剩后面的深坳没去看过。”他昨日想过去巡察的,怎知那边的妖兽暴动了,整座林都变得凶险异常。

    “外面的事你先管着,我督促里面的进度。”赵浪忽然想到了什么,“兽潮的过程也关注点,我怕兽潮结束后有人巡山,发现这边就大条了。”

    “你说得对。”林一凡又匆匆折身离开。

    此夜

    有人跌撞到边城斐光,砸响了关闭的城门,“快来人,我有要紧事!”

    守卫趴在垛墙上凝望,见来人浑身狼狈,衣服都破烂成条了,行迹实在可疑,厉声吼,“何人生事,斐光戌时后宵禁,天亮再来吧。”

    “我是贺校尉的朋友,事关重大,耽搁了你赔不起!你只要帮我递音就可以了!我...我实在没力气了!”

    那声嘶力竭的呼喊让守卫犹疑了一分,想到只是传个话,也不算违纪,于是取来信鸟,给贺徕去了信。

    没多时,贺徕就赶来了,他是虎师校尉,手中有几分权力,叫人打开了城门,两三步冲过去扶起倒在地上的人,定睛一瞧,“鹜远老弟,这是怎么回事,来来来,我先带你去疗伤。”

    贺徕连忙将其接到家中,替他清洗了伤口,喂了丹药。

    鹜远缓过一分气,不等贺徕问答,先抓着贺徕哭道,“大哥你一定要救救我啊,他们要杀了我!”

    “你仔细说说,我贺徕的老弟,谁敢欺负!”

    “是元孚镇中的修士,我偶尔得到了去向蛮山秘境的地图,他们便来抢夺,将我伤成这样,要不是靠近了斐光,他们不敢追上来,小弟就再也不能见到大哥!”

    “岂有此理,大哥替你去教训教训他们!”

    贺徕拍着大腿愤然而起,却被鹜远拉住了衣服,“大哥,你有这份心小弟就知足了,然......说到底是小弟怀璧其罪,惹来了别人的贪心,有那么多人想来抢,您哪能教训得过来,再说,听闻虎师正在肃清不遵法纪之士,小弟万不能让您被连累。”

    “你我多少年的交情了,还说这些干嘛。”贺徕心有感动,皱眉坐在榻边,看着浑身缠纱的青年,“可难道就这样算了,你咽得下这口气,我咽不下。”

    “大哥。”鹜远叹了口气,仿佛有点认命,“元孚镇容不下我,我换个地方混就是了,可惜了那处秘境。”

    “那秘境里到底有什么?”

    “这我也不太清楚,但据地图上所载,得其中之宝者,为王者。”鹜远咬牙,大笑,“也许是我太不自知了,给王者的宝,我怎能去拿。”

    “王者?”贺徕惊疑不定,“老弟可不要乱说,这话要是传出去......”

    鹜远眼睛一亮,“我怎没想到,大哥你替齐北侯做事,我将地图给您就是了,您献给齐北侯,换平步青云岂不美哉。”

    “使不得。”贺徕有点意动,但又不想平白拿人东西,连连推拒。

    “大哥,这地图放小弟身上是催命符,放您手中才能发挥大用,您拿去就是帮了我的大忙!”鹜远掏出一个锦囊,硬塞到他手中,“里面的破旧牛皮纸就是地图,乃我偶尔从山中一座古墓中所得。”

    贺徕推拒不过,唯有收下,转手赠与他数箱灵石.一件上品的防御法器,“老弟,我想你身上没有带什么东西,放心收下,在谋到出路前,尽可留我府中。”

    “怎敢给大哥添麻烦。”鹜远一副感动样,差点呜咽起来,惹得贺徕连连拍他的后背安慰。

    月上中天,贺徕才走,“你重伤未愈,好好休息。”

    “大哥不必记挂我,我会照顾自己。”鹜远瞧着房门关闭,立马失去了笑脸,从一片赤诚又变回了能挖尸掘坟.工于心计的阴鹜样。

    他摸摸腰间的灵兽袋,连夜翻出校尉府,隐匿在黑夜中。

    湛长风无闲,兽潮打乱了她的计划,如果蛮山暴动,妖兽群的目标正是斐光,那么齐北侯这边可能无暇顾上灵脉的事,未明侯那边的人马也过不来。

    等他们回过神来,灵脉早被挖空了。

    她决定再去探探内围,看看兽潮的起因,然才走进去,就听深处传来巨大的吼声,令人惊惧的威压狂肆袭来,同时宛若千军万马的奔腾声伴着草木折损响起。

    兽潮又来了!

    有这个想法的还有九斤一行人,他们本打算连夜再上山。

    “不好,”充当斥候的修士仓皇地逃出来,“兽潮又来了!”

    他一边拼命地往山下跑,一边喊道:“快跑,太多了,还都是千百年的,我们对付不了!”

    千百年?

    到底是千年还是百年。

    强大的千年妖兽可是赶得上脱凡了!

    一听此话,众人果断放弃了深入的念头,往回跑。

    九斤脸色大变,依兽潮方向,还真是冲着元孚镇去的,他立马运力高声传音,让元孚镇的修士快些散去。

    泱泱兽潮大军转瞬即至,媲美筑基的妖兽比比皆是,更有数千年的妖兽随行其后,这种情况九斤等人也不敢托大,鲁莽和英勇可是两回事。

    他们且战且退,返回元孚镇,此时元孚镇中多数修为不济的人已早早逃离,还有些人边观望边准备随时逃离。

    九斤对这一手创建的镇感情深厚,现在似有不忍,不想就这么弃镇而去,然而兽潮如同奔腾不止的洪流,不可阻挡地冲进镇里。

    妖兽的天赋异能纷纷显现,建筑破坏殆尽。

    “此地不可留,速去!”青渠拽着大战的九斤,逃离出镇。

    湛长风站在高处,如此望去,兽潮竟是如黑暗中的洪流毫不停滞地从元孚镇冲刷而过,直奔远方。

    “斐光要遭!”

    有如此念头的不止她,青渠也想到了,和九斤一说,两人迅速向斐光的修士传音。

    这一夜的斐光注定不平静。

    告知了斐光消息的九斤和青渠逃脱了兽潮的行进范围,坐在山尖上休息,左右一看,刚刚在一起的人都失散了,不过修士大多独来独去的,性命在自己手里,聚散也就不重要了。

    九斤眼尖地看见不远处观潮的湛长风,高声道:“道友速度快啊。”

    湛长风朝他一点头,转身没入黑暗。

    青渠笑着道:“那倒是个值得结交的人,就是有点不可捉摸。”

    “我也觉得。”九斤大掌拍了拍青渠,“行了,元孚镇算是完了,咱们要不要去斐光走一遭?”

    “恐怕斐光也要糟,不过既然事情不可避免,那就过去看看。”

    从元孚镇到斐光城有一天的脚程,修士只需二三时辰,而兽潮群竟连夜奔袭,清晨时分便临城歃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