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白痕召见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硕狱连续败了二十位修士,俱是筑基之辈,擂着胸膛大喊爽。

    他迎战的筑基修士功力十分深厚,能每场都赢下来,已令诸位观战者惊叹,竞相打听他的底细。

    “此人气息浑厚,战技高超,败二十人也不见喘,有上榜之姿啊。”

    “不知是从哪里来的,之前未有听过他的名声。”

    也有混迹过寒雪赌场的修士暗惊:这不是金袋赌坊百万级的斗士吗,竟出现在了这里。

    硕狱赢了二十场就没有再继续,这里高手很多,他怎能一天的功夫挑战完,自然要慢慢打,慢慢体验。

    随着斗技室里战斗的结束,观战室里的看客们也涌向石门。

    这时有人玩笑似地道,“听说有卫兵在拿着你的画像到处询问人,是犯什么事了吗?”

    那人躲在人群中,说完话就销声匿迹了,只剩周遭的修士眼神一变再变。

    湛长风自能感应到说话的人在何方位,不过实在没必要理会,这点小流言,是起不了风浪的。

    白痕令护卫明明白白地拿着她和清虚的画像询问人,便是在警示她,他随时都能让人猜到并落实她就是引起百草院变故的人,甚至还能让人以为消失的蜃妖并没有死,被她带走了。不论真假,都会给她带来一大波麻烦。

    不过湛长风一路清匪显示自己的名声,将自己和长老会议的关系绑实了,真要揭穿她清虚的身份,那就是打长老会议的脸。

    白痕也要考虑到,为了一个已随契约者死亡的蜃妖将她送到海族和觊觎蜃妖之人的眼皮下,怕不怕她用巡察使的身份,揭开被掩饰的人丹真相,让百草院的名声再跌几层。

    一来一往,两人保持了微妙的平衡,只看谁先沉不住气。

    这天,白痕拦下了一份送往明睿处的公文,看了内容,既惊讶,又畅快,“竖子,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你!”

    那边,湛长风问硕狱,“在点将台的感觉如何?”

    硕狱脱口而出,“爽,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将榜上之人一个个都打败了。”

    他恨不得扎根在这里。

    湛长风带着硕狱.堇棘来到金吾殿,进入之前建立的兵团驻地。

    兵团驻地中,校场.军府.兵营皆有,中央还立着一座石碑,上面记录着点将台所有兵团的名字,它也是不周战场的入口。

    “点将台本身就是培养神兵神将.磨砺兵团之地,硕狱,今我给你副团长之职,你可敢接?”

    硕狱记得她说她要破霸主榜,当时他不以为意,因为他那个世界,三皇宝树在神侍的守护下,世人皆不知九榜的存在,更不知道她说的霸主榜代表了什么。

    走出金袋赌场,亲眼亲耳接触到这个世界的信息,他才知道相比九天,部落之争终究是小了。

    硕狱环视空荡荡的驻地,深信某一天,这里会旌旗招摇.呼喝震天,然后面前的人,带着他们走向一个个新的世界,开始一段段征途。

    “我接!”九尺莽汉战意熊熊,双眼迸射着灼热的光,从胸膛中发出的承诺,当用热血完成。

    “好。”湛长风当下就把副团长的权限给他,他能招收新人,进出兵团驻地。

    “过后你给我一份建立.管理兵团的文书。”光有战斗天赋只能是一名强大的兵,能训练兵团.指挥作战才是将领,她需要确定他究竟适合哪个方向。

    硕狱应道,“可以,不过我曾学的东西,可能不适合这个世界。”

    他那边的部落勇士都敢于牺牲性命,不少战术是用人命填的,但这里的修士,似乎都很重视自己的命。

    “尽管写出来,不适合的再改。”

    真正建立一个兵团,还得考虑物资.补给.薪酬方方面面的事,索性现在算上堇棘也只有两个人,可以慢慢考虑。

    她没有把自己算在内,皇帝是不会把自己当将军的,她只要将整体框架搭建起来,并将它填满。

    乌晓那边则属于另外一个计划,关于情报网的计划,等八月半通天路开,会有一批负责情报的暗卫过来建立情报的收集.筛选.传递点。乌晓有知晓世事的愿望和一杆笔,会成为很好的消息收集.传递者,

    她的起点不高,所能利用的资源也少,只能力求打下最坚实的基础。

    没有人能一步登天。

    她将寻找更强大的力量充实自己,敛尽一切能用到的资源,直到足够支撑她迈出征战的第一步。

    不止是她,像硕狱.堇棘.乌晓这些人,也必须保持应有的进步,如果跟不上她的进度,再如何有天赋,也终究会被后来加入的人冲刷下去。

    刚还在思考有什么资源能利用,白痕的召见就来了,原以为得等几天呢。

    长老会议的总坛就在乾坤山,与朝天观隔了半个峰,曰:藏云宫。

    藏云宫掩于云雾彩霞中,旁的人进去,只觉如坠云雾中,不识去向来处,领巡察使令牌那日,湛长风被人带进去,根本不能窥全它的总体样貌,只有脚下那么一条路,七弯八拐后进入一个摆设质朴的偏殿,见了主事。

    今日再进藏云宫,令牌熠熠生辉,云瘴退散,露出它庄重奇伟的面貌来。

    白痕的殿宇坐南位,与明睿的殿宇毗邻,他们一个掌军机,一个总领内务,位置临近也方便交流。

    右边隔了一条长廊,应是统帅部队的元亨长老的办公处。

    经侍从引路进入殿中,身量矮小.披着白裘.嘴上生着短须的老头坐在宽大的案几后面,那和善的面容这时可一点儿不和善,肃穆威严,像是在审视犯人。

    湛长风行了个道礼,“见过长老。”

    白痕本不想让她坐下,然自己仰头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冷哼一声,“坐。”

    “闻城中卫兵在调查我的行事,恐哪里冒犯到了长老,不敢坐,长老有什么话,还请明示。”湛长风垂手敛眉,一副聆听教训的认真模样。

    “你还知道自己冒犯!”白痕气得站起身子,袖袍甩出重响,仿佛她真的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还请明示。”

    “你是想死扛到底了?”白痕踱步到窗边,注视着外面的危崖峭壁,也不去看她。

    老者的声音沉了铁,“那我就来给你分析分析,你错在哪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