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这是过渡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入了恒都,湛长风便带人往点将台去,除了点将台,她也没有其他住所,用清虚身份租下的那个洞府是不可能去的。

    点将台的石室分三六九等,内部元气浓郁程度各不相同,用来静修极佳,虽要花费战绩点,然以她身边几人的实力应该能通过点将台的考核,获得准入资格,等加入了点将台,赚取战绩点就容易了。

    点将台外形如被削去了顶角的金字塔,深沉如墨,硕狱见到它,忽然在这陌生的世界里产生了归属感,一将功成万骨枯,不朽英魂销千愁!

    它是所有部落人的向往!它还在!

    硕狱刮过守在点将台外的部队,有些踯躅,“可以随便进吗?”

    湛长风反问,“你的世界里应该也有点将台和三皇宝树,难道不可以随便进,随便看吗?”

    “不一样。”硕狱从来没有看见过藏云涧这种的形式,长老会议和各种诸侯分裂又藕断丝连,这座中心城池敞开了门任人进出。

    “我们那儿,三皇宝树被神侍们保护了起来,谁都看不到,点将台则在炎森部落的地盘上,除了炎森的族群和他的附属部落,其他部落没有资格进入,后来神侍传下预言,炎森部落当亡,于是我硕人部落并部落联盟推翻了炎森部落的统治,联盟三十六个部落约定了每个部落的进入名额,因为我硕人部落出力最大,得了六百五十个名额。”

    他气愤道,“但是不久之后,一个同盟部落出来指责硕人仗势欺人,侵吞了他们的名额,联合其他部落攻打硕人!”

    “点将台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兵营,谁掌控了它,谁就能有源源不断的战力,因它而引起战争和权力的更迭,也是无可厚非,就是这个神侍有点意思,依据榜上名额,推断部落的强弱,装神弄鬼吗?”从这个角度来看,藏云涧算是开明的了。

    硕狱也有点没脸,在他的印象里,神侍一族世代守护着三皇宝树,所有部落都要向他们进贡,以便聆听神谕,祈求保佑。

    现在到这个世界一看,三皇宝树就是所有高手的排行啊!

    他开始怀疑硕人的灭亡,是那群神侍和某几个部落搞的鬼。

    九尺莽汉神色紧绷,堇棘怕这大个子也跟他之前一样失控,安慰道,“这下你可以进去随便逛了,想怎么逛就怎么逛。”

    堇棘看着九尺莽汉郑重地点点头,严肃地跨进点将台,眼神之中竟带着虔诚。

    白茫空间之中,中央凭空立着九扇青铜门,另有一幅长卷环绕,上面缀满了人名。

    堇棘看见湛长风的名字,点了出来,“巡察使,你现在是第一百十一位。”

    硕狱第一次进点将台,还没明白眼前的都是何物,闻言,也连忙望过去,名字不多不少,整三百位,“是进了点将台就能排吗?”

    “是实力最前的三百名,我先带你们去察情殿,评定是否有资格进入点将台。”

    两个有铭牌的点将台者,不管是在点将台里打,还是在点将台外打,都会被记录进胜败率中,用作排名的重要参考。

    宋飞英原是第一百七十几名,仅败了他,不可能上升到榜中,再加一个破衣老人就差不多了。

    众所周知,于慎没有进点将台,更没有加入兵团,谁没想到,他自己没有加入,这点将台中有一个兵团却是他的。

    兵团名叫夺衡,极少露面,甚至不参加不周战场,在所有兵团中没有一点名气,几乎无人在乎它,然里面的成员都修炼演兵功法,默默用点将台里的资源磨砺己身。

    湛长风估摸于慎取这个兵团名时大概还意气风发.不懂收敛,他现在要是敢用他的名头将这个兵团名宣扬出去,简直是将野心摆在了路边。

    夺衡,破掉长老会议和各方势力之间的平衡?

    还是要打破藏云涧的平静?

    到了察情殿门口,硕狱朝湛长风一点头,提气,大步进入。

    堇棘道,“我也要加入点将台吗?”

    “暂且没有住处。”

    “我懂了。”赚战绩点,自己找石室住,这是穷还是精明,跟他想象中的巡察使不一样,长老会议就不管管你吗。

    等两人都进去了,湛长风就没有再管,自行离开找了个石室,将白狐.蜃妖.灵蚌都放了出来,灵兽袋中元气弱,多待无益。

    蜃妖.灵蚌就是新生儿,有水便是足,对修炼环境还不那么看重,至于白狐,湛长风一直不知道它到底是怎么修炼,整天打滚晒肚皮吃花种,当个不着调的小狐狸。

    小狐狸昂首挺胸,额心有一簇火纹,高傲地沿着墙转圈,活像巡视自己的王国领土。

    转完一圈,也不知是满意还是不满意,趴在湛长风身边眯起了眼睛。

    湛长风觉得它又胖了大半圈,花种储备也吃得所剩无几,改天又要去买了,揉揉它的后颈,惹来两声哼哼。

    湛长风觉得有意思,抱起它进入青铜灯,“带你去看看外面。”

    小狐狸瞧着一层层压来的黑暗,缩紧了自己,往她怀里供,对这个“外面”感到了某种危险。

    又是摔在玄冰榻上,幸好这次没人。

    她推开房门,树下之人也恰好看过来,“冒昧打扰,抱歉。”

    “.....”敛微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依旧温文尔雅,有礼有节,风光霁月地好像完美谪仙,连眼睛因为失明覆上布条,都仿佛只是添了一件装饰。

    然敛微看着这人,心里有点怪,又说不上来哪里怪,冷言,“看来你的结界术学得不错,可以自己找到缺口了。”

    “是前辈给的结界之法高明。”

    从容又客气。

    敛微哼了声,还不如那个会逗弄自己...呸,会逗弄小孩的人,“有什么事吗?”

    湛长风感觉,这个长大版虽然冷艳了点,更容易交流,但态度不怎么友好,“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师父吗?”

    她话到一半,想起初次交谈,觉得是自己说话太直,让人不高兴了,就顺道拐了个弯,正好她确实有事想请教阁主。

    敛微抿着嘴,垂眼翻阅未看完的稿图,“他在前厅。”

    “多谢。”

    过了会儿,敛微抬头看,竟然真的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