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再回恒都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堇棘被晃荡醒来,浑身痛得不能忍,是与宋飞英战斗时留下的伤,他勉强运气凝聚伤口,面上被什么臭烘烘的东西拂过,兀然睁大眼睛,蔚然的天空里多了抹土黄。

    车轱辘压到一颗石子,咣当震了下,随着一声“哞”,脸上又被牛尾巴抽了几下。

    他懵坐而起,后知后觉发现,他他他的修为怎么掉了!!!

    堇棘顾不得伤口,抬眼四顾,看到牵着牛的老农,看到牛背上甩着草杆子的大胖娃娃,看到一边走路的九尺莽汉,看到那个瞎眼修士,颤声问,“我的修为怎么掉了一层?”

    “可能是我领悟得不精吧。”

    “!”

    “还以为能掉心境。”

    “!!!”堇棘口干舌燥,想骂出来,但不敢!

    “你怎么能这样。”

    “心有邪念,做过坏事,掉一层修为是轻的,你该庆幸你还余有福荫,而我用得也不熟练。”

    堇棘手撑在木板上,明明她没有往他这边看一眼,却像是被什么盯住了,只剩想要逃跑的本能。

    可惜他跑不起来,坐着都受不了,伤得太重了。

    他迷迷糊糊地想到那句“给你预演一次”,他觉得自己猜到了什么,又不敢明目张胆问,只能躺回去,一边调理伤口,一边纷纷乱乱地想着什么。

    比起修为掉了一层,比起突然被什么击中,置于那种不能尖叫不能感受到自己的可怕境地,堇棘发现自己更愿意承认自己错了,承认自己不该发疯似地乱杀人。

    他躺着躺着,醒来发现天黑了,赶车的老伯不见了,换成了那个九尺莽汉。

    “这是要去哪里?”

    硕狱低沉的声音被夜色衬得格外浑厚,“恒都。”

    堇棘惊了,“为什么带我去恒都!”

    硕狱白痴似地看了他一眼,“我们要去,身为俘虏,自然要跟着。”

    “俘虏?”他什么时候成了俘虏。

    这时湛长风幽幽道,“有株藤妖自称匪徒,请求招安,希望你没伤到脑子。”

    “不,我脑子有乱,我没自称匪徒,只是让你去招安匪徒。”他捂着头道。

    “对,你受招安吗?”

    “不是,那就是我随口一句乱说的!”

    湛长风表示理解,“俘虏坚决不受招安。”

    “按例处刑。”硕狱抓小鸡似地拎起堇棘,吓得他大叫,“按哪里的例,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堇棘不啻于死过一次,现在怕得很,慌忙道,“你总该告诉我,我...我跟你们走了,会怎样吧?”

    “管家有了,账房先生有了,护院有了,那就园丁吧。”

    “什么...”玩意!

    湛长风有了决计,“你本体是植物,对照顾植物应该有天生的经验。”

    堇棘扭捏了一下,如果只是养养花花草草,他还是能接受的。

    “你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可以现在告诉我。”

    堇棘猛然看了她一眼,以为自己不小心将心里话讲了出来,踌躇半响道,“近期不想干跟杀人有关的。”

    湛长风给了他一摞佛经道经,“修身养性很重要,有空多看看书。”

    ......妖啊,他是灵植修成的妖,那也是妖啊,让他看这种佛经道意?

    “有问题吗?”湛长风感觉到他幽怨的视线,嗯,还能幽怨,比之前的呆木好多了,魔怔应当祛得差不多了。

    “没有。”堇棘口快回道,然后陷入了沉默。

    他开始反思自己这般怕她究竟是为何,按人族的话,面子里子都丢光了吧。

    怕?

    堇棘深思,比她修为高的有,比她实力强的...可能也有,然所见的不管人修妖修,都不如她给他的感觉,那么让人敬畏。

    仔细想想,这种敬畏不是现在出现的,不是他被击中时出现的,回溯到更早的时候,从她提出三个问题叩问他的本心,从她说...

    堇棘感觉那个声音在脑海回荡,“大道没有形状,天地没有善恶,有智的生灵才分对错,用一道道尺线,划出普世的标准,再钻着空子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就如你们刚刚一样,将失控杀人.掠夺修炼资源,说得天经地义。”

    “我做一件事,人们赞颂我,我做一件事,人们诽谤我,但是,与我何干,有智注定偏私,有智生灵的是非观,仅是为了立场建立的罢了。”

    山里的夜色冰凉,并没有因为盛夏而减缓,他神使鬼差问,“你眼里的善恶对错又是怎么样的?”

    “善恶对错只是某段时间内公认的衡量标准,我并不保证它变或者不变,在不违背我的本心情况下,我会遵循普世的标准。”

    “如果违背了呢?”他脱口而出。

    然后他就听到那人,没有停顿,也没有快语,如寻常问答般,回道,“那就将我的标准变成普世的标准。”

    堇棘感觉自己起了某种兴奋,抗拒又欣喜着她的答案,最后忍不住又问,“你怎知你的标准是对的?”

    湛长风笑道,“你问到我了,我的标准还没完善,我也不知道对不对,所以我会先遵守并考察现有的规则。”

    堇棘发现自己除了一个个问下去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她想的东西跟别人不一样,就算她说出来了,你也只能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他觉得她说的这个规则,又不单单指善恶对错。

    “你是巡察使,这次回去要干什么,是要常住吗?”堇棘想到自己要离开彼洛山,去一个有众多人修的地方,不太安心,没话找话。

    “先参加一个冠巾大会,再待一段时间。”

    都是筑基修士了,竟然还没戴冠巾穿道袍,简直跟他一样,长在山里的,“听说你们的冠巾大会还需要度师,是你师父亲自来当吗?”

    “不是,找个临时的。”

    度师是引导修者上道途的达者,一般会建立师徒关系。

    对修者来说,师徒之间的因果是最大的,相当于认了个父母,所以师父只能有一个。其他学技艺的学师.先生,可以拜很多个。

    湛长风是不可能让度师成为她的师父的,她答应,身上的传承也不答应。

    天蒙蒙亮,正好赶上恒都大开城门。

    硕狱将牛车丢给了恢复七八成伤势的堇棘,“给你买下的,你处理吧。”

    堇棘哑然,“...谢谢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