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善恶对错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堇棘感觉胸膛空荡,漏了风。

    “你逃吧,你跑再远,我也认得你,认得你的幻影伪装,为了对付你,我可是将你的气息密封了下来,熟悉得再也忘不掉了!”

    这就是他好心给熊仔遮掩睡洞,却害得它们身死的原因吗!

    堇棘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但他仍想报复这个口口声声为同道的修士,“你要记得!”

    宋飞英的刀已经举了起来。

    “你要记得!”他提高声音,带着决然的指责,“我杀的人,都是因你而死的!”

    宋飞英怒然,“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

    “你杀了那头妖熊!”

    宋飞英觉得莫名其妙,“我杀了又如何,我还将他的熊仔做了汤!”

    “那我杀人又如何!”

    “孽障,此等有违道义的事,做下了还敢跟我扯脖子倔!”

    堇棘大笑,“你的道义是道义,我的道义就不是道义了吗,你的同道是同道,我的同道就不是同道了吗!”

    “你在胡说什么!”

    “我说,我的邻居被你们扒皮抽筋挖丹扣骨炖汤了!我的朋友被你们连根拔起炼药了!我踏马为他们报仇了,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要杀人,杀他个血流成河,你等有违道义的凶徒,报应不爽,看看苍天饶过谁!苍天不杀,我杀!”

    众修士颜色震惊,相顾无言,唯有怒瞪。

    “荒唐,诡辩!”

    “杀了又怎样,天经地义。”

    “我杀几头妖兽怎么了,它又没有灵智。”

    “妖兽灵草怎可与人命相提并论。”

    “我等人修已与妖修鬼修和谐共处,你难道连畜生也不让我们杀?”

    “对啊,没有灵草.没有妖兽的皮骨,怎么炼丹炼器,不炼丹炼器,少了灵石法宝,我怎么修炼,诚心将我往死路上逼?”

    “谁都要吃饭,总不能让我们什么也不干,待在一个地方饿死吧。”

    “物竞天择啊,妖兽间也有强吃弱,我强就杀妖兽,妖兽强就杀我,这有什么可争论的。”

    堇棘将各种声音听在耳里,莫名泄了气,他们是对的,难道他是错的吗?!

    “你愤怒,究竟是为了所有妖兽灵植,还是仅仅为了你的邻居朋友?”

    “你杀人,是出于愤怒,还是愧疚?”

    “你魔怔,是因为你杀生了,还是因为常年的躲藏和生存压力?”

    一道道问话叩在心间,堇棘浑身一个激灵,看向并未开口的瞎眼修士。

    堇棘明白,他并非博爱者,自然比人修先教会他生死有命,他只是愤慨于自身的遭遇,悲痛于朋友的歹运,最终在那窝熊仔因为自己的缘故惨死时爆发了,他急切地想要宋飞英偿命,宣泄愤怒。

    他凭什么能随意践踏他珍惜的东西,他凭什么如此妄为却不受到惩罚。

    他们凭什么在这山中来来去去,闹得乌烟瘴气!

    他找不到宋飞英,他只能杀人,杀人的那刻他获得了满足,好像掌握了他们的命运,自己的命运!

    但他的灵明告诉他这是错觉,这是魔怔。

    堇棘道,“我有错,他们就没错吗,他们为什么能这么堂而皇之地来指责我?”

    “大道没有形状,天地没有善恶,有智的生灵才分对错,用一道道尺线,划出普世的标准,再钻着空子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就如你们刚刚一样,将失控杀人.掠夺修炼资源,说得天经地义。”

    堇棘有些崩溃,“难道你不是吗!”

    湛长风随手一道气劲打偏了宋飞英砍向堇棘的刀。

    不仅宋飞英怒了,其他修士也都出离愤怒,“你为何出手阻拦!”

    “早说她们是与藤妖一伙的!”

    “呸,都不是好东西!”

    “道友若执意护他,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堇棘看着耳红脖子粗的修士们,再看始终从容的人,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我做一件事,人们赞颂我,我做一件事,人们诽谤我,但是,与我何干,有智注定偏私,有智生灵的是非观,仅是为了立场建立的罢了。”

    “如果你要活在别人的对错中,不魔怔都难。”

    “那我该怎么办?”

    “你的灵明不是告诉你,你是错的吗,那就忠于自己,承认自己错了。”

    堇棘用最后的力气击穿了地砖,“你让我向他们承认我不该随意杀人!不可能!”

    “看,你发现你的错误,正好是他们攻讦你的借口,所以你才不愿承认,才不断告诉自己,杀的那些人也曾杀过生,是死有余辜。”

    堇棘挣扎道,“可他们真的死有余辜!”

    “没错,但这不应该由你审判。”

    “那由谁审判!”

    “修道者,你当知道,人心一念,天地悉知,时候一到,因果清算,该报的必会报。”

    堇棘呐呐不能言,脑袋分外疼,余光一撇,见宋飞英祭出刀光劈向她,口中喊着,“既然不让,别怪我狠心!”

    堇棘瞪大了眼,“小心!”

    轻渺渺的声音钻入耳,“算了,我给你预演一遍。”

    耳朵轰鸣,白光刺眼,堇棘感觉自己失聪了,又感觉自己被什么击中了,沉重又空洞,恍恍惚惚中还看见宋飞英跪在地上,嘶声痛呼。

    堇棘啪地晕倒在地上。

    “你...我...”宋飞英牙齿打颤儿,灵魂好像被撕裂了一遍,失去了所有知觉,唯有恐惧萦绕不散,视线里好像有一把刀掉地上了,啊,那是他的刀。

    其他修者俱都不知所措,仅仅看见两道似雷电的白光劈中一妖一人,堇棘直接晕过去了,而宋飞英.....

    康胜镇长上前扶起宋飞英,他身形完好,但这气息......

    怎是筑基大成!掉了一层修为!

    他惊骇欲绝,怎么也不肯相信修为还能平白掉,难难道就因为那道雷光!

    大胖娃娃从指缝里露出一双眼,咿呀。

    硕狱咋舌,比起上次无差别降雷,将一圈人震得差点陷入心魔,这次好像更厉害了,果然是因为有针对性吗。

    “带上这株妖,走吧。”

    康胜镇长抬头看见那九尺莽汉将藤妖抗在肩头,随着瞎眼修士.小娃娃走远,长街狼狈空荡,诸人都不敢上前阻拦。

    她到底是什么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