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旧事重提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合水那边下暴雨,恒都仅是擦边刮起了一场风。

    花种店内,乌晓抚平被吹乱的纸页,压上镇尺,刚想落笔,门口进来两人,卫兵装扮,执矛握刀,“二位兵爷也是来买花种的,贫道给你们介绍一二?”

    两位卫兵见他一身素色道袍,方巾包于发髻之上,系着两根剑形长飘带,正是在朝天观举行冠巾仪式后的先天修士,才能佩戴的三冠九巾中的逍遥巾,言语客气了几分,“店家慢着,我们有事要问。”

    “请讲。”乌晓从后台出来,一副洗耳恭听之姿。

    方脸卫兵肃然从怀里掏出一张画像,“你可认识此人?”

    乌晓仔细打量,赞道,“神如流风回雪,形似惊鸿摄魂,妙啊。”

    “去去去,谁让你夸人的。”方脸卫兵眼似锐刃,仔细盯他的脸色,“你只管说认不认识。”

    照理吧,画像与真实之人总有几分偏差,何况此画还是找了当时的目击者们口述而作,没想到画完拿出去给目击者们看,皆说像极了,也不知道是画得太传神,还是长得就让人过目不忘,反正画师已经扬言将它列为代表作之一。

    他们刚拿着这幅画去城门打算贴起来,就有几个拉客的贩子围观指认,供出了乌晓这条线索。

    说此人当时进城,是由乌晓引路的。

    乌晓见到画像也是惊奇,此前海族大闹时都不曾因东家找到他这边来,今日竟拿着画像寻来了,态度很认真啊。

    “认识算不上,是我以前的一位客人,人好看出手又阔绰,领她玩一圈就把我这店资挣出来了。”乌晓八卦道,“犯什么事了吗,不能吧,她看着不是坏人啊。”

    “休瞎管,我问你答。”方脸卫兵道,“据附近人说,海族大闹百草院那日,她曾携一名红衣女子来过你店中?”

    乌晓眼角一抽,所谓附近人定是左右店铺的掌柜伙计,嘴也太碎了。也怪两人容颜太高,走哪都一群目光跟着,他还记得两人离开后,店里假装来买东西外加闲聊的也多了。

    “来过,她是来找她的小狐狸的,这人可能忙吧,小狐狸不适合带在身边,就寄放在我这里了,让我管管食啊,打理打理皮毛,照看了大半年,给了好几万灵石,要不说壕气呢。”乌晓笑道,“不过那小狐狸其实没在我这儿待几天,平常住在晚来小筑,哦,对了,她那天好像去了晚来小筑来着。”

    晚来小筑背后是隐世的生死境强者,现帮着打理的又是风头正盛的新秀,可不是好查的,“她和晚来小筑的人认识?”

    “谁知道啊,每隔一段时间托我送去些珍奇的花种茶叶倒是真。”

    方脸卫兵记下他的话,“打扰店家的生意了,如果有疑问,我们还会再来。”

    “随时欢迎,走好。”乌晓看着他们走进热闹的街景里,略微起了些担心,旧事重提,难道又出了什么变故。

    两卫兵是没胆子搜晚来小筑的,先拿着乌晓的说辞去向游不悔交差,等他定夺。

    另一边也有两卫兵走进丹阳剑庐,铸剑学徒盯了他们会儿,深觉眼熟,“二位来做什么?”

    “你可认识画像上的人?”

    铸剑学徒摇摇头,“没见过。”

    “那此人呢?”卫兵又掏出一张画像。

    铸剑学徒咧嘴笑,“不是新出的零分高手吗,她在点将台百连斩时用的重剑还是从我们这儿买的。”

    嘿,他想起来了,这两个卫兵以前来打听过湛长风的事,那时穿的便服,他只当是仰慕湛长风的修士,“二位,出什么事了吗?”

    “例行调查。”卫兵再问,“可记得具体时日?”

    “稍等,我取账目一观。”铸剑学徒哗哗翻过厚实的账本,“找到了,六月二十九。”

    正是人丹事件后的第五天,“她花了多少灵石买的重剑?”

    “兵爷,这可不能告诉你,得罪了。”铸剑学徒合上账本,半点也不怯,怎么说他们丹阳剑庐有脱凡强者的名号撑着呢。

    “还有什么事是能说的?”卫兵脸上浮现出一抹煞气。

    “我能说的可都说了。”铸剑学徒想着快些将人打发走,随便扯道,“哦,项孟飞和她起了点冲突,百连斩第一场就是项孟飞的人与她打的。”

    这些是人尽皆知的事,两个卫兵见真的问不出什么了,便回去复命。

    游不悔比照清虚消失的时间,湛长风出现的时间,还真有几分对得上,如果湛长风确实是清虚,为了躲避海族和长老会议的寻找,化身平凡的修士,也是拼了。

    暂且查不出什么了,他向白痕汇报了两人的行踪对比,道:“师父的猜测也许没错,她们可能是同一人。”

    白痕瞪眼,“什么可能,根本就是,刚刚你师姐来口信,那湛长风把一座别院劈着火了,还累得周边院里的修士住民受惊就医,险些走火入魔。”

    “......”嗯?

    “哼,雷法,那么巧两人都会?”白痕小半是不悦,大半是感慨,又是魂力又是雷法,真不愧是点将台判定的零分,江山代有人才出啊。

    “那您的意思是?”若身家干净,自己这师父肯定会好好培养她,可她偏偏来历不显,前段日子还间接让百草院遭了大难,牵连上师父。

    “她马上就要回恒都了,安排人好好教训教训她,躲就能躲得掉吗!”

    游不悔见白痕其实并无多少生气的颜色,心中有数,“师父放心,我定好好去去她的锐气。”

    锐气是暂时挫不成的,因为湛长风终于还是带着硕狱和大胖娃娃在半道走上了洗劫山匪的路。

    接连七日来,湛长风以巡察使之名,整肃风纪为扼,替遭难者偿债为要,将合水转至吴燕.白溪一带的山匪.恶帮端了个遍,其中血风腥雨,让捡得一命的匪徒们泪洒满巾,让路人高声叫好,让听到消息的白痕拍了桌子,气道:连教训都不让人教训了是吧。

    现在全天下都知道她是长老会议的巡察使,惩恶扬善,好评如潮,谁敢在这关头教训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