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别院小谈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大胖娃娃搂着湛长风脖子哭,直到湛长风说了句“才几日,修为不长,倒是愈发重了”,立马收声没了动静,泪蒙蒙地趴在她肩头,眼神恳求后边的硕狱将那根大把子收起来。

    硕狱以为小娃娃想吃,连忙递来一根。

    “......”大胖娃娃偷瞄了眼绑着布条的湛长风,嘿呀,幸好没看见,“我我就吃过一根冰糖葫芦,一点都不重的。”

    “嗯,看来那根大把子上的串串,都是给老先生.硕狱吃的。”

    大胖娃娃瘪着嘴,彻底装死了。

    一旁的钦擅抚须而笑,忽想起前两日的心神不宁,问,“东家此行还顺利吗?”

    “我名湛长风,叫我单字湛即可。”她进入院中,“之前我没透露多少关于我自己的事,今日诸位可有兴趣一听?”

    常人都是说姓甚名谁,她却直接是名什么,钦擅心中惊奇,“不如屋内备茶详谈?”

    他择人追随,自是要明确择的这人有何目的,将来要达到什么高度,如此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使力,今日的详谈,正是他期待的。

    进到屋内,布下隔音防御的结界,湛长风盘坐席上,首先问道,“老先生和硕狱那日见到的程学山,是于慎的幕僚,可听说过?”

    硕狱摇头,他早将那人忘了。

    钦擅则沉吟道,“于慎,新秀筑基榜第一,前军机巡察使,现白山城将军,广结英才,素有豪义之名。”

    “没错。长老会议也非铁板,今‘得气运之轮者,得天下’的传言盛行,野心者蠢蠢欲动,衬得长老会议内部派系更加分明。一月余前,百草院人丹事件初漏端倪,虽平常人可能没有听说过,然上层势力心知肚明,作为前任院主的白痕长老受到了各方压力,于慎就是在这个时候,脱离白痕,投到元亨麾下。”

    清隽的声音听在钦擅耳中,勾起层层疑惑,“气运之轮是何?”

    “前人留下的至宝,分为五环,能汇聚小黎界所有的运道为自己所用,只是现在俱都不知所踪。”关于九九化元阵镇压二帝部属的事,她有些地方还没弄明白,便没有说。

    “难怪难怪,这就是混战的起因啊。”钦擅蹙眉深思,突然开朗,“于慎离开白痕,不仅仅因为白痕被攻讦吧。”

    “表面上,白痕可能与人丹有关,远离一个背负污名的人也无可厚非,何况他投的元亨本就是他的师父。然细究,此二人的离心,是注定的。”

    湛长风看过破衣老人的记忆,这破衣老人是于慎的部下,“于慎有争霸的野心,白痕有坚守长老会议的决心,对于慎而言,曾帮助他的白痕就成了阻碍,人丹一事,恰好给了他一个脱离的借口。”

    “不过于慎再怎么天才,也仅是筑基修士,底蕴还远远不够,他能如此果断地离开白痕,要么,元亨能给他足够的支持,要么,他有底牌。不管怎样,对白痕来说,于慎不只是走了一个人,还带走了一批能才,这对白痕的威望是一个重大打击。”

    “一个家族为什么要培养聪明的孩子,一个国家为什么在乎青年力量,少年强,则未来无限。三榜上的人代表着一种风向标杆,于慎更是其中翘楚,他身边也因此围绕着一堆天才,但现在,本该站在白痕这一边的年轻力量离开了,甚至还可能与他,与长老会议为敌。”

    钦擅接话,“白痕极可能要人填补于慎的空缺!”

    湛长风淡然道,“老先生觉得一个经点将台判定的零分,能不能补上?”

    “若弱,需再费心力栽培才能补上,若强,可直接补上。”

    “这个零分就是我呢?”

    钦擅沉默许久,才说,“恕我直言,你的底细让人看不透。”

    “就当我孤身一人,没有背景。”

    “那么,白痕想要你填上这个空缺,成为他新的助力,就得帮你积累名望.人脉.资源,但有于慎前车之鉴,加上目前他自身的情势不太好,恐怕不会如此费心费力,你在他眼里就变得鸡肋了,他如何能肯定,你不会成为下一个于慎。”

    “要人相信你,需长时间的推心置腹,对你的品格.能力.志向产生信任,或者...”湛长风凉凉道,“给他你的把柄。”

    大胖娃娃茫然。

    硕狱咋舌,这这有点剑走偏锋了吧。

    钦擅眼有沉思,“这个把柄,对你致命吗?”

    “在外人看来是致命的,但于我,一般,并非不能转圜。”湛长风道,“百草院是我闯的,人丹事件是我揭露的,后为防人报复,变换身份躲到了点将台。”

    钦擅三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白痕有今天合着就是你引起的吧,你竟然还有胆子凑上去,瞧准一个人可劲儿坑是吧。

    然而仔细想想,白痕也许还真会扶持她,谁让她有足够的天赋,在未来的利益面前,其他都是可以忽视的。

    且以她的名头,到任何一个势力,都会受到欢迎,并非白痕不可。换个角度想想,正因白痕处境艰难,才更有可能大力帮扶她,只要在白痕眼里,她是能被控制的。

    硕狱不太放心,若有人重创了他们硕人部落,事关尊严荣誉,他们可不会再接纳这人,哪怕这人会对自己的部落有帮助,“你难道就不担心那什么白痕心里痛恨着你吗?”

    “白痕此人,早前以仁心医德闻名,成为长老后,掌管军机阁,整肃纪律,风评公正机敏,如果他真有世人评价的那么好,他该谢我帮百草院挑破了毒瘤,如果他别有算计,不是更应该发挥我的价值给他带去真正的好处吗?”

    “打杀是最简单也最无用的选择。”湛长风敲着案几,“唯一的风险是,白痕如果真的和人丹有关,那我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

    “他之后必定会找我叙话,到时你们见我半日不归,就自己远走吧。”

    钦擅惊然,“你已经将把柄交出去了?!”

    “嗯,此事宜急不宜缓,恰时机到了,便交了,只是等他们调查明白,还得一段时间。”他们会将湛长风和清虚联系在一起,然清虚和易湛的身份存在断裂,事情又是一年多前发生在世家领域的,他们不可能从清虚的痕迹查到易湛这个身份上,这便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以魂力和面具,她可保证生死境也不能识破她的真面目。

    “我的过去不值得提起,少知道对你们可能更好,我唯能说我名湛长风,战力榜上者,不论是圣地宗门,还是三千世界,都是我要前往的。”

    “那你此举是为什么,仅是累积资源,还是为了争霸?”钦擅紧盯着她,竟发现她的运道变得普通起来,但细观,又有几分玄妙。

    “争霸?”湛长风侧首望向窗外,雨后的清新味道让人心旷神怡,“你们都不知道,执掌一方的真正意义在何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