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又见来人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她还没说完,众人先起了鸡皮疙瘩,若不是刚刚见了她一边喊着老娘,一边暴戾徒手撕对手的模样,真被她骗过去了!

    燃念笑道,“看来没人买账,一如到我这边来,只要一坛桃花酿就行了。”

    桃娘眼中精光一闪,面若春花不胜娇羞,“冤家,你说真的?那我过来了,还有俩拖油瓶,你要不要?”

    众人:马德,想把这女妖砍了,快放下那兰花指!

    俩拖油瓶:.....

    燃念保持微笑,一切都是为了获取人数优势,忍住,“当然,三位道友快过来吧。”

    于是桃娘三人真的站到了燃念一边。

    诸人神色晦暗,这几个散修果真一点立场也没有,还有这燃念,也不怕被反咬一口。

    然不管怎样,燃念那边六个人,要真打起来,吃亏的还是他们。

    “这石门的禁制仅凭一两个筑基可破不了,我们平白相斗岂不是没有意义,不如一起破了它,至于里面的东西,自然能者居之。”燃念意思很明显,要求暂时联手破禁制,留下三个散修也是为了多份力量。

    其他人也有此意,只是相互防备,各有考量,所以僵持在这里。

    既然燃念开了口,庞京就说,“如此甚好,但破禁制前,先立下道誓,大家都不想破到半路自己被偷袭吧。”

    庞京前面一步是白前,白前是折桂侯的大将,也是名列战力.新秀榜前五之人,只比将墨差了一线,对他来说,现场威胁最大的人只有将墨,剩下的都是干得过的,谋略这种事就直接交给庞京了。

    庞京说完,白前就盯着将墨道,“阁下以为如何?”

    “我们之间立了道誓不能相互伤害,若后来人捣乱怎么办?”

    应和着将墨这句话,骆华骆闻进入厅洞,惊诧地瞧了眼众人,向燃念方移去。

    老幺冷笑声,“燃念将军那边似乎还有三四人没来吧,想藏着搞偷袭?”

    “说得哪里话,我一人就能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何需偷袭。”燃念笑着打量,“倒是你们俩藏头露尾,家门也不报,焉知有什么祸心。”

    老幺.屈四不以为意,他们看过门上的禁制,凭现场所有人之力才有可能破开,真要打个你死我活,谁也别想开这扇门。

    老幺笑得有点猥琐,“既然你对我们的来历如此好奇,告诉你又何妨,我们受雇于福寿二人,只是他二人现不见踪影,我们当然是为自己干了,若我们夺得了宝物......嘿嘿,几位可以考虑考虑拿什么代价来跟我们换。”

    燃念.庞京等人对他的话持保留态度,刑莾却盘算开了,目前燃念那方人数最多,庞京.白前两人的战力也不可小觑,将墨一个能顶十,就他孤家寡人,就算打开了石门,到里面也是当踏脚石的命,如果能跟这两人达成协议,说不定还有胜算。

    底下心思暗涌,面上都不动声色。

    “为防后来人打扰到我们,把这个厅洞封起来,再专心对付禁制吧。”庞京提议道。

    “可行。”

    众人封住了出口,立了道誓,暂且放心下来破解门上禁制。

    “这禁制应是大能者所下,虽被这炎力削弱了大半,但要弄开可不是容易的。”

    “奇怪,禁制里怎有克制阴邪之力,显然不是僵族布下的。”

    刑莾大笑,“那不就对了!”

    知道些内情的人精神振奋,没错了,就是这个地方,气运之轮说不定就在里面!

    天慢慢昏暗下来,一条威风堂堂的神犬抵进燃烧的穴口,身边还有几只蝴蝶围绕蹁跹。

    它跑过一个个厅洞,路过僵尸的躯骸,踩过狼藉的地面,停在最深处的门厅前,门厅被封了起来,不能进入。

    几只蝴蝶拖曳出一片绚丽的星尘,不见蝶踪,只剩下一个纤细优美的背影,她转过脸来,黑纹像是藤蔓,爬满了右脸,一只眼深蓝如海,一只眼银如星空,诡谲而美丽。

    是她。

    站在沙丘上的湛长风收回透视之眼,那苍猊神犬只认一个主人,巫褐又不见踪影,怕是被杀了,神犬能这么听话也许已经沦为了蛊体。这样说来巫非鱼和高天族的关系,依旧破裂着,那她是怎么找来的。

    湛长风想到了林又夏,光看背影还真是一模一样,而且林又夏几次出手都是用法宝之威,本身的招式力量没有显露过,原就真假难窥,如果一开始就是个假身份,也没那么让人惊讶。

    呵,一锅乱炖。

    湛长风对这地方没有欲求,冷眼旁观着,只等看事态会发展到什么地步。也许这一趟能让她探到藏云涧的水究竟有多深。

    她神识一撇,感应到了左逐之的踪迹,没管他,直到他在穴口五十里内,横纵来回,走了十几遍,抓耳挠腮一屁股坐在冒火的地上才又看了他一眼,“.......”

    这人是不是得了什么诅咒,身为修士,用着感知都找不到路吗?

    左逐之委屈得不行,拓麻这鬼地方怎什么东西也没有,连人影都瞧不见,麻木地探出感知,依旧是一片混乱的反馈,唉,算了,好歹炎力足,对他修逐日箭有大益,管他什劳子宝物,老子不要就行了嘛。

    于是那边湛长风就看着他挖了个洞,躲起来修炼了。

    无法评价,一言难尽。

    湛长风移开目光,忽感神识极限处,黄沙漫漫,一人形蹲在地上,冷寂的眼睛盯着自己这个方向。是罡风域的那只飞尸!

    飞尸下泉面貌俊俏,肤泽光润,与常人无异,扯起唇角微笑却露出两根尖锐的獠牙,邪异非常,他弹射而起,顷刻间穿透百里黄沙接近湛长风,一掌扫来。

    湛长风闪身躲过,手中扇挥起一道龙卷风笼住下泉,竟被他信手撕开。

    下泉不急不躁,像是在看无处可逃的猎物,“罡风那边有你的气息,水德环是不是被你拿走的?”

    “那是什么东西,既要杀我,何需找借口。”这个地方太容易被发现了,不能用纯阴力和雷霆这等显眼的手段,偏偏红尘业力对僵族没多大作用。

    “尽管你有意识地抹掉了自己的痕迹,但我僵族对生灵气息的敏感度超乎想象,你逃不掉,自己交出来,或者...我杀了你~”他眼中有光,蠢蠢欲动,自行给她选了第二个选项,血,多少年没碰过血了!

    僵族号称有不死之躯,一具壳子如同铁打,兼具力量.防御和速度,下泉颇具自信,料定仅这一拳打实了,就能让这个小小筑基跟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命丧当场,就跟之前他杀掉的修士一样!

    但是湛长风接下了这一拳,他惊讶过后愈加兴奋,拳如雷,掌如刀,与她缠斗在一起,半里内风沙销声匿迹只有双方威能攻伐激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