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演兵功法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打开储物袋,里面东西很杂,不过没有明显的身份证明。

    左逐之见了不由感叹,“保密性做得挺好啊。”

    “那也未必。”湛长风额头贴在一个玉简上,查探了里面的内容后道,“这是一部组合功法。”

    “组合功法?”左逐之眼睛睁大,掩不住惊讶,“军队里的那种?”

    “有可能。”她随手将玉简递了过去。

    左逐之看过后啧啧有声,组合功法有两人修炼的,三人修炼的,甚至千人万人修炼的,这千人万人修炼的又叫做演兵功法,是专门用于训练兵团的。

    这种功法可遇不可求,据说都被垄断在中大世界的王侯.霸主手里,有古话说,拥有一支真正配合无双的兵团,才拥有逐鹿的资格,才是真正的诸侯。

    藏云涧这些名义上的诸侯,仅是刚起步的小诸侯罢了,军事底蕴根本无法支撑诸侯的名号。

    但也有一个例外,那就是齐北侯!

    齐北侯手下就有一支修炼演兵功法的真正兵团!名飞云骑!

    有言曰:飞云一出,横行千里!

    据说飞云骑最初由十三人组成,个人修为最高也不过筑基大圆满,但就是这十三个筑基,一夜间扫平一支万人军队,强杀一位生死境强者,全身而退!

    正是有这支兵团在手,齐北侯才能不断征服北方小诸侯,将北地收入囊中,而叫长老会议忌惮又不敢动弹。

    破衣老人这部也是演兵功法,只是不完整,仅有她修习的那部分。

    然这里面也透露出来了一个惊人消息,藏云涧还有演兵功法存在!

    对长老会议和众诸侯来说,绝对不亚于海啸地震。

    左逐之将玉简递还给湛长风,毕竟人是她解决的,怎么处理还是任她来。

    湛长风把玉简放回储物袋,“到时一并交给长老会议吧,他们会对这个消息感兴趣的。”

    “......如此也好。”何止是兴趣,分明是惊怒好吗。

    湛长风对演兵功法也十分在意,事实上它对任何一个统帅都有致命吸引力,但是太难得到了。

    说是太难得到,其实湛长风很早以前就知道一种演兵功法了。

    龙甲神章中的军机十三章讲述的是统军之道.演兵之法,开国皇帝曾从中领悟并创造了憾龙决,训练出了憾龙卫,顺利统一神州。只是这功法的代价太大了,导致殷民组成的憾龙卫变得不人不鬼,剧痛缠身,症状世代遗传,到现在还窝在归葬林。

    撼龙决也被开国皇帝列为禁术。后又立下规定,殷民不出归葬林,撼龙埋地里,除非灭族。

    若有机会,她是想去一趟归葬林取来撼龙决看看的。当时的开国皇帝也就先天修为,却能从军机十三章中创造出这等功法,极具研究价值。

    处理了破衣老人的尸身,湛长风和左逐之继续向热量中心前去,骆华.骆闻在破了黑蟒后就自行走了。

    左逐之道,“那骆家两人感觉一点也不走心啊,招呼都不打就跑了。”

    “都是来夺机缘的,哪需等你,我也先走一步。”

    一眨眼就没了湛长风的身影,左逐之愣了几息后大笑出声,“对啊,都是来夺机缘的,磨磨蹭蹭干什么!”

    他一发力,地上只留下一道残影,惹得慢腾腾赶路的修士们眼红。

    愈靠近热量中心,人影越少,一人拖着冒白烟的步子弯弯扭扭踉跄跌地,衣袍便被那滚烫的沙石磨着了,蹭一下变成个火人!

    这地方还真是热。湛长风以火气护体,辅以各种结界隔绝热度,身体里的元力不断消耗,环顾四周,热风吹起热沙,隐隐有火痕划过,好像随时都能烧起来。

    热量炎力不可能是凭空产生的,或有异宝,或有旱魃级别的存在,死活就不一定了。

    她再往前走了几步,看见一个燃烧的扁平穴口,周边有斗过法的痕迹。

    湛长风运起透视之眼,深幽的甬道.接连的厅洞.掀开的棺椁,好几拨人堵在一扇黑沉的石门前,似乎有些僵持,燃念.唐晋山.丰山海,还有之前碰到过的将墨.金衣修士.刑莾,以及与破衣老人一道儿的两人,都在其中。

    黑沉石门那处的炎力尤为强大,如无意外,石门后必有特异。湛长风的视线在石门上顿了一息,忽然收回透视,转头看见黄沙纷扬的天地间有几只粉蓝蝴蝶蹁跹......

    将墨六识高于常人,感觉到了一瞬窥视,然细究又一无所获,“你们很闲吗,在僵族的墓宫里干站着。”

    他的声音极具特色,像是吟诗一般悠悠在耳边荡开。

    “那你说说,现在该怎么办!”锦衣侯座下的刑莾开口道。

    这甬道.厅洞中雕着一幅幅壁画,摆设更是精致,且每个厅洞中都有一具棺椁,装的不是僵尸,而是僵尸的躯壳,简而言之,这是不折不扣的死去的僵族的埋葬地。

    还穷得连点陪葬品都没有!简直不能让人相信!

    幸亏他们志不在此,也就不在意淘不淘到宝了。

    这座墓宫已经被他们翻过一遍,中途激战了几次,有和守墓兽打,也有彼此交手,最后只剩下六方人,除燃念等人外,还剩未明侯座下的将墨.锦衣侯座下的刑莾,金衣修士和他旁边的道人,这两人是折桂侯的部属,名叫庞京.白前。

    原跟破衣老人一起堵截燃念等人的瘦小汉子.黑衣老者自称老幺.屈四。

    右边那三人则来自散修联盟,散修联盟亦是个不可小觑的组织,近年来势头发展最盛,有散修的地方就有它的影子。

    今次不只有诸侯,公孙.太叔几个世家也来人了,但终究不敌诸侯的力量,没有一家站在这里的,可这三散修,偏偏比下了世家,干过了诸侯,硬占了一位。实在叫人不舒服!

    庞京就着这个机会闲话似地道,“怎是干站,在打开这扇门前,是不是该再打一场,少些分羹的。”

    诸侯部下们瞬时听明白了他的话,散修联盟势大不大他们不管,但如果也想分地划土弄个诸侯出来,那就别想活着走出这里。

    “打来打去多累,宝物的影子还没见到就要先翘辫儿,岂不是冤?”桃娘是一株桃树修炼而成的妖,手腕上戴着一串诛邪铃,手里拿着七星桃木剑,道士打扮,平时跑来跑去给人驱邪降魔,小有美名,相比她那两位人高马大一脸凶相的临时搭档更有说服力。

    这些诸侯部属明显容不下他们,再不多说点话儿,恐怕就没机会说了,桃娘眼神端是顾盼流飞,一一从几方人脸上扫过,跟撩人心湖似的,“运气真不好,人家只想赚个外快,随意在盟里领了个探索任务,竟碰上你们这些冤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