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破衣老人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前面定有些顶尖筑基在乱战,她觉得没多大意思,水德环已经在她这里了,那边就算有再重要的东西,最后也会被长老会议或各方诸侯夺走,没必要上赶着闯进去,不如先留下观察观察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她这想法还没转一圈,便见了左逐之.骆华.骆闻三人的身影。

    “湛道友。”骆华目视那黑雾,讶然道,“这不是半路堵我们的那人吗,到底是哪方势力的,没印象啊。”

    “管她哪来的,闯了再说。”左逐之摩拳擦掌,战意熊熊,“湛道友,你觉得呢?”

    湛长风可有可无,“也好,刚刚将军已经过去了,若我们联手,定也能闯过去。”

    “行嘞!”左逐之搭上一箭,“那黑雾就交给你了。”

    湛长风两指捏着扇柄,随意推开扇叶,狂风骤起,像是要将那黑雾撕成碎片。

    破衣老人凝视过来,浑浊的眼中迸出一丝精光,“后生,此前不与你计较,当真以为凭一件法宝就能退我!”

    她双手持长柄大蒲扇,一连三扇,一扇黑雾愈浓,二扇黑蟒翻滚,三扇之下,浓雾凝成黑蟒咆哮而来,飞沙走石,崩山裂土,近处修士无不仓皇逃窜,一人被蟒尾扫到,背上直接被剐蹭去了一块血肉,黑液腐蚀伤口带起惨叫。

    左逐之见此,郑重跨出一步,双脚生根在地上,眼中黑蟒愈近,手指紧收拉起弓弦,一箭似骤然抽空了此方天地的炎力,恍如烈阳般轰然穿透黑蟒,射向破衣老人!

    “金刚盾!”破衣老人祭出一面盾牌,巨大的力道叫她连退十来米,胸中血气翻腾,再一看手中盾,上面已经有一片焦黑,好个神箭手,她又是三扇,欲聚起溃散的黑蟒。

    这边湛长风掀起龙卷风,方圆百里的沙尘尽数卷至,霎时黄沙漫漫,遮了视线,只见得沙龙卷和黑蟒纠缠冲撞。

    破衣老人极力操控黑蟒搅碎龙卷,却不想那龙卷坚强得很,半点不动摇,自己倒是越来越力不从心,呔,今日倒是大意了,一个战力榜上者,一个曾是新秀榜天才,都不是好对付的。

    她再次抓出一把粉末,扬起一扇,化作黑雾融入与龙卷相斗的黑蟒中,自己朝热量中心飞掠而去,让他们在这里磨着吧。

    湛长风神识何等强大,第一时间察觉了她的动向,云中扇一合,龙卷风中兀然扩出一道缝隙,“她要离开。”

    左逐之默契地弯弓搭箭,“追云逐日!”

    箭似光,转眼穿过裂缝,一化百,百成千,携着万钧之力冲向破衣老人,破衣老人回头大惊,这是四阶秘术!

    秘术不同于普通灵术.法术,它以自身精血催发,威能直逼蕴含法则玄奥的道术!

    这左逐之竟身怀秘术,还修到了四阶!

    破衣老人连连转换方向,箭雨却紧追不放,快要将她的背灼烧起来。

    她祭出金刚盾.大蒲扇护住身体,被这箭雨撞到了沙地里,恰好湛长风.左逐之解决了黑蟒过来,只看见一个深坑,边缘的沙石还直往下灌呢!

    左逐之跳下去将人拎上来,重伤还没死。

    他望了眼湛长风,厉声朝这破衣老人吼道,“长老会议巡察使在此,老实报上你的来历,说明屡次阻拦我们是为何,否则休怪我现在就结果了你。”

    “巡察使?”破衣老人眼神有点晃,人影模糊,嘴角泄露的笑意颇为讽刺。

    左逐之疑道,这咋连巡察使都不放在眼里,难道不是诸侯部下的?

    别的修士都是显露出来历,只要双方诸侯不敌对,就不会下死手,最多让人失去行动力,这也算潜规则了。像她这样死咬着不松口,反而显出几分特别来。

    “要么是哪方诸侯启用了新人或秘密部下,要么是哪个见不得人的势力,既然不说,那就杀吧。”湛长风轻描淡写道。

    拽着破衣老人的左逐之眼神询问,真杀?

    他倒不是下不了手,就只是觉得现在的情势有点莫名其妙,能感觉出这些势力在寻什么东西,自己却一无所知还搅合在里面,要是不小心惹上什么大麻烦,上哪说理去啊。

    左逐之的心态,显然是作为一颗被闲置了的棋子的无所适从,燃念不见影子,几方大势互相抗衡,他一个散人能左右的有限,明智点的该找个地方躲起来,等事情结束,又或打着长老会议的名号行事。

    他一旦选择后者,事后就很容易被说服加入长老会议。因为他在打着长老会议名号的过程中会无意识地产生对长老会议的依赖,抑或体会到加入长老会议的好处。

    既然他刚才是借口她这个巡察使的名义,湛长风就自然而然地接过了主导权,“不露姓名之辈,必有异心,若条件允许倒可留下她,交由长老会议处置,只是眼下的环境,我们自身难保,怎还有精力看守她。”

    左逐之心道你说了那么多,怎不动手,不能因为人在我手里就要我杀啊。

    他刚那么一想,湛长风从他手里拎过破衣老人,“道友心善,我来就行,出了事我担着。”

    “欸,道友哪得话,我没有这个意思......”左逐之大窘,平日遇到不长眼的,打杀都是寻常,今儿怎么摇摆起来,还妄自揣测他人。

    湛长风打断他的话,道,“我正好给她搜身,看看能有什么发现。”

    左逐之动了动嘴角,眼神一松,大义凛然道,“道友尽管做,我守着!”

    说着筑基巅峰的威压辐散开去,震慑住往这边看来的视线。

    湛长风道了声有劳,就近找了间废弃的屋子,将人带到里面。

    破衣老人后背几乎被箭雨扒下了一层肉,脏器都要流出来了,就这样丢在这里也活不了多久。湛长风看着她的眼睛,施展搜魂,她对各方的情报了解实在太少了,一些想法根本没地方验证,这让她无法做出有效且正确的预判。

    破衣老人没法动弹,然而灵魂知晓有人在入侵,神识不断封锁识海阻止异物的查探。

    湛长风一边禁锢她的意志,一边查探表层记忆,快速提取有用信息,接近灵魂中的核心记忆时,破衣老人突然奋起,抽出一道匕首朝她划来,大圆满全力施为。

    “怎么了!”左逐之察觉到力量波动,高喊了一句。

    湛长风感应到他的气息正快速接近,侧身避过破衣老人的攻击,劈手夺走她的匕首,直接割喉,不着痕迹地从她身上摸走一件东西。

    “回光返照罢了。”湛长风朝进来的左逐之点点头,示意没事,然后放下了匕首,在她身上找到储物袋。

    “得亏没事,看看她有没有身份证明什么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