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拦路叫阵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可算出来了,那地方看着特别,不是说旱魃过处赤地千里吗,别是住着一头旱魃。”左逐之抹汗叹道。

    唐晋山笑骂,“乌鸦嘴,到了这档口,还能躲起来不成。”

    目之所及空荡得很,极容易被发现,一众人各施手段,隐身符.遁法能用的都用了出来,很快就全不见踪影。

    湛长风以无心之术,一步千米,来到古城前,城墙上结了一层厚厚的砂砾,瞧着像是灰黄色的土堡垒,连正门偏门都被覆盖住了,她也懒得找门,跃上百丈高的城墙。

    低眸俯视,沙石将这座城淹没了一半,难以分清哪是哪。

    湛长风也不会干站在城墙上当靶子,随意落到一座屋顶上,那屋顶早就腐化了,轻易破洞进入屋里。

    屋中沉闷得很,从破洞透来的光束里飘荡着积年的尘埃,奇怪的是外面那么热,这里面却有些阴冷,像是被突然打开的坟墓,一股冷气直蹿心里。

    “你有什么发现吗?”燃念现出身形。

    “这里的生活痕迹可不像是寻常生灵的。”屋中有案几有蒲团,有书有笔墨,虽一碰就会风化,但还是能看出是智慧生灵的,却无灶无杯碗,若说是修士所居,又少了打坐的蒲团.练功的净室。

    湛长风走进一间里室,右边的墙被外面的力道压塌了,涌了一半沙石进来。

    她神识扫过,发现那堆沙石里有一物伫立不动,连它旁边的墙都坍了,它还顽强地生在地上。

    湛长风挥开云中扇卷走沙石,露出一物,那是只仙鹤样的青铜灯器,单脚立在地上,栩栩如生。

    燃念惊奇,走过去移动灯器,齿轮转动的声音随之而来,地面出现一个洞口。

    二人下去,见底下是间石室,中央停着一口棺材。

    燃念推开棺材盖,露出一具干瘪的僵尸,皮贴骨,连尸气都没有,已然不可能再复活了。

    湛长风在一旁道,“看来这是僵族的城。”

    僵族是以血气.精气.月华修炼的,可以想象,他们初到这方空间时度过一场狂欢,将这方空间变成了养尸地,建造了自己的城,只是日子久了,没有其他生灵提供血气.精气,日月又十分蒙昧,不能修炼,只能以沉睡的法子逃避岁月。

    有的还可能醒来,有的直接睡死了。

    “所以说,上面的建筑是平时活动的地方,真正重要的所在还是地下?”燃念愁道,“总不会要把整座城挖开吧。”

    这城热得要把人化掉似的,连空气也变得粘稠,十有八九就是热量的来源。

    湛长风摇摇头,“比我们先进来的可有不少人。”

    她话落时,东南方传来强劲的力量波动,显然是有人打起来了。

    “来得正好。”燃念与湛长风相视一眼,俱都不着痕迹地潜往那处。

    热意越来越盛,仿佛化成了火舔食着皮肤,她们一路过去,竟见不少修士被逼出了身形,踽踽独行在这炎热之下,且奇异地没有相互动手,见有后来人也仅是瞥一眼。

    “这地方还真是诡异。”燃念口中这么说,却是半分不怯,身化残影掠向热量喷涌出来的中心,瞧得外人眉心直跳。

    这些修士表面无异,其实正用大部分力量抵抗着炎力的侵蚀,走的每一步都缓慢且郑重,此时见了燃念的速度,不由嗟叹,这一争恐怕没自己的事了。

    他们都是代表各自势力来的,有些仗着自家领头人已经进去,干脆在半道摆开架势,阻拦后面的人,动手就太耗力气了,但是能布阵设陷阱啊。

    湛长风没有同燃念一道,她比燃念差了两个小境界,还不能无视这热度,一边引动体内的南离丙丁火气同化炎力,一边不紧不慢地赶路,没过一段距离,便见七八修士盘坐沙堆.屋顶,身后是一个大阵。

    “我乃折桂侯座下,号临源,欲过此处,先过阵!”为首那临源道士手搭拂尘,闭着眼,眼皮也不掀。

    “是五品十方烈焰阵。”

    “太歹毒了,竟利用了此处环境的特异,火上加火啊,恐怕没个大圆满的修为过不了。”

    不少修士眼睁睁地看着这个火阵,进退不得,满怀不甘。

    湛长风还在观察阵法时,一个肩抗大黑刀的壮硕修士稳健地踱步过来,“锦衣侯座下,刑莽,前来破阵!”

    刑莽踏入阵中,外人不见其身影,只能暗暗等待。

    湛长风看着有趣,不是因为他闯阵,而是因为他们的报号,像极了凡间战争前,两军叫阵。

    这也确实是叫阵。

    她观过社学里的大部分藏书,其中就有一部战争法典。

    九万年前那场大破灭战争涉及九天诸界.各脉道统,差点让九天一蹶不振,自此以后,九天诸位大帝同各道老祖立下战争法典,显迹于三千世界,规范战争秩序,同时立天道盟监察之。

    此典主要用于保护小世界的权益,限制交战双方的作战方式.力量能级,处理交战双方和交战方.中立方的关系。

    其中有一点是关于战争礼仪的,比如宣战,一方或双方下了宣战书或最后通牒,即视为战争开始。

    战争开始也代表着外交.经济各方的断绝,目前藏云涧各路诸侯,除了齐北侯.未明侯正式确立敌对关系,其他都在打仗的边缘试探,没有彻底撕破脸的。

    在这种情况下,诸侯势力代表维持着该有的礼仪,尽管窝在这封闭空间里,小有摩擦,但都没有真正下死手的(至少表面上没有),究其根本还是为了平衡利害关系,毕竟这种条件下相互死斗等于同归于尽。

    没过多时,阵中传来大笑声,一道光破阵而出,疾驰离开。

    临源道士挥了挥拂尘,此阵困不住他,也只能任他去了。

    还不待临源道士恢复火阵,一股黑雾伴着大风将道上人吹得抱头乱窜。

    “速去!此路我占!”

    披头散发的破衣老人手持三尺长的大蒲扇立于黑雾中,让人看不清身影。

    临源道士脑中急转,没从各方诸侯部属中找出对应的人来,“你是何人,报上名来!”

    那破衣老人不报名号,不说来路,让众人脸色更加凝重。

    在这儿慢慢蹉跎的多数是些修为较差的筑基,知道自己靠近不了前面,便相互使绊子,给已经在前面的自家人减少对手,但这破衣老人明明有筑基大圆满实力,不去前面寻找机缘,反倒在半途拦路,瞧架势是要挡下所有人,是谁给了她那么大的胃口。

    湛长风可知道破衣老人这方至少有三个筑基大圆满,另两个不见踪影,可能已经领先一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