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众人汇合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等那头飞尸不见后,湛长风出了罡风域,往西去,神识扫过地底,发现越往西边,沉睡的僵族越多。

    高天族被消磨了气数,僵族又何尝不是。

    这地方生灵无踪,自然之力弱小,恐怕供僵尸修炼的月华也没多少,所以会以沉睡的状态保持自身生机,否则哪能容他们这些外来人在他们头顶跑来跑去。

    燥热袭来,脚下的土地寸寸开裂,又进三里,粗大的裂缝像是蜘蛛网爬满了这片土地,偶尔来阵风,吹起黑色的沙尘。

    湛长风慢下速度,这股燥热不太寻常,竟连气行周天都没法抵消。

    “湛道友,坎位,一里。”这是燃念的传音。

    湛长风依言过去,便见一人宽的裂缝里冒出只手来,冲她摆了摆。

    跃下裂缝,燃念重新在上面下了几个隐匿阵法,带着湛长风猫腰走进矮小的洞穴。

    这洞是刚挖不久的,过了一段距离,腰终于能直起来了,出现个较大的厅洞,丰山海.唐晋山.左逐之.骆闻,还有之前不见踪影的骆华,全都在此,只是模样都有些狼狈,正打坐恢复力气呢。

    “发生什么事了?”湛长风的目光在他们身上逗留了一圈,问。

    “得,我们都打完一仗了,你才来,站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燃念松了松肩骨,神色不太好。

    他们身上的伤口可不像是被僵族伤的,湛长风抽出一份牛皮纸,“不是要绘制地图吗,我在外面都没碰见什么人。”

    几人闻言不由注目,还真绘制地图去了啊,怎那么实心眼,他们哪个不是第一时间聚到这边来的。

    这话他们是不能说出口的,毕竟雇佣转变成合作后,他们就没在意燃念说过的制图任务。

    燃念也是惊讶,接过她的牛皮纸展开,果真山势清晰,标记分明,连地下僵尸的分布都标出来,弄那么精准得费不少功夫吧,“道友有心了,路上可遇见麻烦?”

    “确实遇到了些人,但都是避过的。”湛长风凝色,有点犹疑。

    燃念见此,大方道,“道友有什么问题尽可说。”

    “不是我不信任将军,只是觉得这个秘境有点出乎意料,此前我与左道友在谷外迷阵里从一具尸体上发现了刻有‘刀锋甲士’字样的令牌,据闻是齐北侯虎师名下的。”

    她的语气一贯缓而笃定,说到这里时还顿了一下,燃念也顺着她的话望了眼左逐之,左逐之点点头。

    湛长风好似不曾停顿般,继续道,“来到秘境后,我又遇见了些修士,还与其中一个交手了,这人从外形.手段上来看,应是未明侯麾下的将墨。”

    众人听到将墨的名头俱都讶然,唐晋山更是重复了一声,“确定是将墨?”

    他显然有些不信,将墨是战力榜.新秀榜的前五,他都没有资格去邀战,湛长风又如何与他对战,又如何在对战后完好无损!

    湛长风点了下头,没去管他们的探究,有时候模糊点儿更显神秘,更让人重视她,没见燃念的眼神里已经多了分斟酌。

    燃念没有正面回应,眉眼明朗飒然,“道友有什么顾虑但说无妨,我们相识不久,然对彼此还是有所认识的,我的品格难道不让你放心吗?”

    “是我多虑了。”湛长风直言,“如果这秘境是那几方大势力的角逐场,我可能会停止合作,找出口离开。”

    唐晋山.左逐之等人听了,也不由深思,她是没参加之前的乱斗,若她参加了便会知道岂止未明侯.齐北侯,能认出来的还有锦衣侯.折桂侯麾下的人马,再算上暂时不能认出来的,少说来了七八九拨修士。

    能让这么多大势力前来,这秘境里的东西肯定很重要,他们这几个单干的,就算侥幸虎口夺食了,谁知过后会不会面对这些大势力的追杀。

    在修道界行走,有些经验是要具备的,比如散修避免和有家族.帮派撑腰的去争,寻常修士或势力,不要去和致力于开疆扩土的王侯争。

    唐晋山等人没有立马提出离开,是在揣测燃念是不是有文翰侯撑腰。

    如果把他们这一挂人算到文翰侯头上,就算宝物不能到手,分口汤总是行的。

    这时几人都颇感谢湛长风将问题挑明了,省得他们憋着疑惑。

    燃念愈加欣赏湛长风,慎思笃行.进退果断.心眼实诚,当真是不可多得的良才。

    “道友的顾虑是有理的,这里面可能发生了连我也不知道的事。”

    燃念露出回忆的神色,又有些为难,“我之前来此,确实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非要说的话,就是这次征召诸位共探秘境了泄消息,当然我不是怀疑各位,我是怀疑可能是我为寻找丢失的宝剑发布的通缉令,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毕竟宝剑是从秘境里带出去。”

    丰山海在一边道,“老朽最初就觉得那宝剑上的图案有些特异,说不定有人认识呢。”

    左逐之疑问,“其实我一直好奇,既然宝剑是灵宝,将军该是小心保管的,怎会被人偷去,又怎会弄出通缉令,那贼人能偷得此宝,道行必然不浅,可不会被轻易捉拿。”

    燃念翘起唇角,高深莫测,“我当然知道能从我身边将东西偷走,必然不会被轻易捉拿。”

    她环视一圈,神色略松,“这个情况下,我也就不瞒了,宝剑失窃后,我是故意让府中人透露这口宝剑是我从未知秘境中得来的,也是故意征召强者与我二次探索秘境的,一方面自然是为了开采秘境,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将那窃贼引出来,他若知道所谓未知秘境中有灵宝这样的宝物,焉能不心动。”

    湛长风乐了,她竟然把事情圆起来了,这说明她笃定要当个不知情者。

    于是湛长风配合道,“将军怀疑偷窃宝剑者在我们这些被征召来的人当中吗?”

    唐晋山等人不能否认自己是接了征召令自行找来的,所以他们都有嫌疑?

    燃念摇摇头,“我现在更怀疑,我第一次进秘境或离开秘境后就被人盯上了,然后才会有人神不知鬼不觉偷走了宝剑,毕竟我是筑基大圆满,要从我这里偷东西,怎么也得来个脱凡。”

    湛长风点点头,“说不定就是那几方势力出的手,看样子他们对这个秘境有所了解,也有所求。”

    “应是这样的。”燃念璀璨一笑,“不过诸位不用过度担忧,我在未进秘境前也察觉到了这些大势力的动静,他们一齐出现,所谋划的肯定不是我们能插手的,我已经提前通知了司巡府,让他们知会长老会议。”

    不论是她自身还是文翰侯的站位,通知长老会议显然是最正确的决定。众人不疑有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