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福寿之死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呸,这些家伙欺人太甚,气死道爷了。”

    “可小声点吧,别再把地下的僵尸引出来。”

    从西边来了一伙人,身上皆狼狈,个别还有血污,为首两人面容相似,瞧着就是对亲兄弟,只是一人面相刚愎,一人眉梢带眼都是忧心忡忡的样子。

    “管他!”武福一个屁墩坐在大石块上,拉住武寿,“先别走了,我想想就气啊,咱那么多人,竟被逼出来了!”

    武寿被腕上的力道扯住,只好停下,颇感心累地和他分坐了石块,这次秘境之行,他们是带着任务来的,为的就是确认“那个”东西的去向,本以为找到了僵族的主墓,胜利在望,怎想各路人马都冒出来了,自己这些人被迫撤退。

    “此行着实惨重。”

    武寿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就把武福激得横眉倒竖.脸色酱紫,他们一开始只是得到了消息追踪而来,还自得于凭着那燃念的踪迹,推测出了正确位置,抢在了她前面,哪里知道这一路又是蛊毒又是僵尸,简直防不胜防,带来的兵都死了大半,还没喘口气就被后来的势力围攻了,“欺人太甚!我虎师大将竟受此辱!”

    “没想到有那么多势力前来,我们怕是被坑了。”武寿拍着大腿叹气。

    “哦?”武福疑道,“为什么这样说?”

    “如果不是故意的,怎会弄得人尽皆知。”

    “她一个小小的将军会知道那图腾代表的真正含义?如果知道的话,不该捂死这个消息吗?哪能四处宣扬。”武福不太想承认,他们辛苦打探且花费了巨大精力找到这儿来,结果是自己跳进了陷阱。

    “这就是我们的误区了,我们见她光明正大的组团探索,以为她不知道那图腾代表高天族,还认为自己捡了大便宜,能趁此摸到高天族和僵族的位置。”

    “但这对她有什么好处,对文翰侯有什么好处?”

    “......”武寿皱着脸,“此事我也想不通,把‘那个'的所在地暴露出来,会有什么好处?”

    武福虽为人比较刚愎,但不是有勇无谋的人,“今次各方来人众多,主事者却不现身,都是下属来此,身上还都摘去了标识配饰,恐怕.......”

    “恐怕主事者们已疑虑此事有诈,所以才遣人暗中试探!”武寿冷汗迭起,打前炮的基本都是垫脚石,“侯爷遣你来此,用心不良啊!”

    武福目光陡冷,他掌虎师,是齐北侯的左膀右臂,这几年南征北战,打下了多少疆土,他人虽有酸言酸语,齐北侯却待他如初,甚至还把“那个”的秘密告诉他,派他来寻找,亏他以为自己深得信任!

    “哼!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武寿心里门清,自己这个哥哥,战场上是神勇,但是私底下酷爱折磨人,还几次不遵规矩地闯朝会,落同僚面子,三番两次喝骂军师花间弦是无能匹夫,把人都得罪了个遍,就算齐北侯没有动作,其他人也容不下他。

    这次不管是不是齐北侯故意引他当炮灰,都不能继续让自己哥哥在齐北侯帐下做事了。

    武寿道,“哥哥你的功劳太高了,那边容不下你了啊,你看看,这一行,我们折损了多少军士,回去肯定被治罪,不如投效他人。”

    “你说得简单,我还不想让我的名声蒙上一层灰。”无故换阵营,给人个出尔反尔.没有信用的印象,哪个敢重用他,他心中一狠,“不如自己圈地干!”

    他早有这个野心了,今次正好多了个由头。

    “不可啊!”武寿道,“如今长老会议还是藏云涧的共主,七雄主名头好听,还不是每年要到恒都朝贡述职,不敢正式撕破脸。依我之见,不如用齐北侯的把柄,投效长老会议,搏一个大义灭亲.维护藏云涧统一的美名。”

    “你认为长老会议能够长久?”要是当初乐意在长老会议领个职,他就不用去替齐北侯打仗了,“七雄主哪个真正听长老会议的号令,不都伺机大干一场吗,且你看看,百草院的那档子事虽然暂时被压了下来,可谁不时刻盯着,想要拿它做点文章,这文章一旦做成了......”

    武福高深莫测道,“第一个被拉下马的绝对是前任院主,白痕!”

    “好有道理!”武寿不得不承认,在大局上,自己这个哥哥看得远,“白痕管军机阁,他一下位,军机巡察使们说不定得乱乱,军机巡察使又是各主城的统帅,若出个岔子,长老会议下辖的城池可是好攻破得很。”

    “听闻燃念是白痕的弟子,也许此次是白痕在借此转移各方落在百草院上的视线。”武福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回事,“如果这次我能平安出去,我当投效元亨长老,谋个驻城将军当当。”

    “啊?这又是为什么?”刚刚还不是说要单干吗?

    “自然是因为长老会议长久不了,军机巡察使早晚是虚衔,当了驻城将军掌了兵权,介时战起,不费一兵一卒,这城就是自己的了。”

    武福武寿脸色大变,霍然起身,抬眼四顾,是谁在说话!

    荒芜天地间了无人踪,只有不远处的罡风域昭然存在,武寿祭出兵器,暗自心惊,他一点也感应不到说话的人,来者绝对劲敌,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寒毛乍起.....

    几乎在瞬息,这虎师大将并副手十来人滞住了身形,冷风一吹,像是破碎的镜子,轰然崩溃塌倒,只剩满地尸块,不甚明亮的日光中好似有千丝万缕的银线收向一个方向,若隐若现的身形逐渐远去。

    大量泅开的血浸入地下,地面微微震动,裂开条缝,飞出一具棺椁,一只手推开棺盖,鼻翼轻扇,冷寂的眸子扫过地上尸块,望向罡风域,随即疑惑地皱起眉头,“那器灵的气息怎不见了。”

    高天族镇压着僵族,僵族也镇压着水德环,只是这水德器灵贼得很,躲在罡风域中,几千年没出来。

    “难不成被耗死了?”这僵族扭了扭脖子,其实也不太在意,唯独可惜今后少了能相斗的对手,这地界能动又有趣的东西可少得很。不过这两天倒来了不少修士。

    那边湛长风收起了水德环,罡风遮掩了雷霆,也隔绝了外界的动静,于是等她走出来一点,察觉外面有一头飞尸级别的僵族时,又退回去寻龙穴了。

    飞尸有脱凡实力,且僵这种生物脱离了五行,红尘业力对他们没用,暂避较好。何况她从罡风域出去被看见了,难免不会叫人怀疑她拿到了什么东西。

    龙穴之处是块断碑,字迹已经被磨损了,看不分明,这里的生机却是一等一的强,湛长风干脆在此打坐炼化水德环。

    水德通利万物.含真娠灵,水德环有聚运.稳运之能,最重要的是,它里面有一道名叫六极神隐的神通,能够隐藏自身运道。她实力尚弱,要是来个人都能看出她具有紫微皇气,早晚玩完。

    湛长风专心祭炼了水德环,激发六极神隐,水德环化作灵河吞没紫金气运柱,一条大鱼环柱游弋,顷刻后,灵河与鱼隐入气运当中,紫金气运柱也变成了普通的白色气运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