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吃了你哦(1)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踏进迷障中,湛长风便感觉到其他人被阵法转移到另外的方位了,环顾四周林木深深,只有她一人。

    她将神识铺展开来,在阵法中找出正确的路径,沿路去寻失散的众人。

    不知何时起,瘴气中漫上红光,满是不祥,脚下那翻出地面的树根也变得滑腻,像是在深褐近乎暗红的粗糙表皮上渗出了血。

    “小心!”

    湛长风侧身一避,便见一硕大的圆物从身边弹跳而过,滚了段距离后卡在两树间。

    左逐之松了口气,“你来找我了啊,幸好幸好。”

    湛长风见他没什么事,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是人。”左逐之的脸色变得古怪,跟着湛长风朝那圆物走去,“这里有问题。”

    那圆物果真是一个人,身体鼓胀如牛,四肢和头缩进身体中,远瞧着就是一个大球。

    湛长风拿匕首划破他的衣服,只见肚皮青紫,薄的像是只有一层膜,里面还有脏器在血水里晃荡。

    她运起透视,那血水中,还有一条条黑色的东西在游弋。

    湛长风眼尾挑起,道,“是蛊。”

    “这也太恶心了,且看这人的服饰,也不是本地人。”左逐之看她面不改色地检查那变形的身体,莫名起了鸡皮疙瘩,“小心点,若真是蛊,被沾染上了可是要命的。”

    “可能是路上给我们设置阻碍的人。”

    湛长风拨开尸体的头,指了指他的耳后,耳后有个细小的红点,“沾染是沾染不上的,这蛊从耳后钻入脑袋,吃了脑浆后顺食道进入胃中,再以内脏为养料成长分娩。”

    “那会怎么样?”

    “半个时辰后会有一肚子蛊虫破肚而出。”

    左逐之想想那画面就惊悚,“不如现在就将它除掉!”

    “我对蛊不熟,不知道这蛊的弱点,贸然动手可能适得其反,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

    湛长风从他身上摸到一个储物袋,拆开后找到一枚身份令牌,上面是“锋刀甲士”,锋刀应该某种称号,甲士是军衔,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文字。

    左逐之咦了声,指指令牌右下角的花纹,“这有点眼熟。”

    他回忆了一会儿,神色渐渐变得凝重,“是齐北侯虎师的标志。”

    “看来这次的秘境麻烦不小。”湛长风心有疑虑,面上不动声色,布了结界罩住尸体后道,“东边有人,先汇合了再说。”

    “行,那咱走吧。”左逐之见她布了结界,想那蛊虫就算破肚而出也应逃不出来,安心不少。

    湛长风带着左逐之向东边过去,未近,先看到三姓之一的石天禄举刀劈开从树上坠下来的圆物,那圆物成了两半,一瞬间血水四溅。

    正巧和石天禄一道的林又夏撑开伞,遮住自己,似对石天禄的莽撞有点不满,“你在干什么。”

    石天禄呸呸了两声,抹去脸上不小心沾到的血水,“他突然从上面掉下来,我不得反应啊。”

    “这什么玩意儿,怪恶心的。”石天禄嗅嗅手上的血水,有点恶臭,在看地上那尸体,破肚后已经只剩下一张皮了。

    湛长风和左逐之面面相觑,突然不想走过去了怎么办。

    左逐之只是想想,结果他一回头,竟见湛长风真的转身走了,“喂,你不管他们了!”

    “先找到丰山海再说,我又不会治蛊,让那个林又夏离石天禄远点,别被钻了空子。”

    左逐之对湛长风的话颇为赞同,看石天禄已经是在看一个死人了,刚刚他们遇到的那具尸体有筑基修为,不照样惨死。

    当下给林又夏去了道传音,言明尸体有蛊毒,石天禄怕是被蛊侵入了,让她赶紧走。

    林又夏闻言撇头往两人离开的方向望了一眼,转着伞柄,甩去伞上血水。

    石天禄挠挠脑袋,眉头微皱,像是头疼,“快点走吧,也不知道其他人在哪里,别秘境入口还没到,先困死在这里了。”

    幽声叹气入耳,石天禄回头看林又夏,一个你字还没有出口,金光幢先朝他罩来。

    石天禄着力劈向金光幢,意图将它劈开,一边怒视林又夏,“你想做什么!”

    “你还是解决下自己身体里的蛊吧。”林又夏撑着伞步入山林,倩影幽幽。

    “啊~”好像听到了某种不得了的信号,石天禄以头撞金光幢,仿佛有成千上百的虫子在脑子里钻来钻去,恨不得将天灵盖掀开,伸手进入搅搅!

    “救我救我,什么鬼东西!”

    惊恐的怒啸惊飞了停在枝头的蝴蝶,颜色粉嫩的美丽蝶儿蹁跹离去。

    湛长风两人对跟上来的林又夏并不感到惊奇,毕竟没有哪个修士会为别人的失误买账。

    瘴气里的红光越来越重,像是化成了血雾,湛长风找到丰山海.唐晋山.丁兆几人,却不见燃念.周永塬.骆华的影,便道,“先走出迷阵吧,将军来过一次,应该比我们有经验。”

    众人没有异议。

    边走,丰山海边道,“这蛊叫水蛭蛊,据载是以千年的水蛭研磨成粉,用秘法炮制后,喂养一种飞蚁,这种飞蚁钻入人体后又会化成水蛭蚕食内脏,老朽愚钝,不会解蛊,不过我这里有一种粉末,擦于身上可防水蛭蛊近身。”

    丰山海将小包的药粉分发下去,“不用多,擦在身体一处即可。”

    众人纷纷感谢,湛长风捏起了一点粉末,搓了搓,笑言,“丰道友果然周到。”

    “哪里哪里,这是我应该做的。”丰山海谦逊摆手。

    丁兆冷不丁问一句,“将军难道不知道有蛊虫吗?”

    如果知道,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们,如果不知道,丰山海为什么正巧有这对付水蛭蛊的药粉?

    她和四姓的协议里不透露秘境地址也就算了,连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都不提醒一句,未免太缺乏诚意了。

    丁兆差点以为自己是被坑来当炮灰的,其实另外几人也相当疑惑,此时不发一言,就想听听丰山海的回答。

    丰山海也不恼怒,“我知道的与你们一样多,这药粉也只是我平时为了预防种种意外,配置好了带在身上的,至于将军知不知道蛊毒,你们要去问她。”

    湛长风开口道,“好了,今日遇见的意外还少吗,焉知是不是有人做手脚,阻拦我们进入秘境,瘴气越浓了,不要磨蹭。”

    丰山海对她的解围很感激,“诸位,凭将军一人是无法探索秘境的,我们于她而言很重要,损失当然越小越好,怎会故意让我们陷入困境。”

    “是我莽撞了。”丁兆告罪了一句,消去心头疑惑,也对,他们死了,对燃念可没好处。

    这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