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抵达莲方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起身朝那血人走去,忽得掐诀召起一道结界,同时白光突亮,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随着残肢断臂乱飞,本想留个活口,他倒是自爆了,这作风不像是她之前遇到的追杀者啊。

    天真,以为自爆就没事了么。

    湛长风攫取一丝溢散的灵魂气息,装入瓶中,待他日魂踪大成,自可依此寻到他的幕后人。

    话又说回来,如果不是拿着悬赏令的追杀者,不是公孙家的人,那还有谁要杀她,还是说,他们也是冲着秘境去的。

    这伙人显然是刚刚从她后方追袭上来的,知道她走这条路线的,只有将军府的人和左逐之,又或者他们之前就已经监视住了小庄镇。

    如果真是冲着秘境去的,此行恐怕不简单。

    湛长风思忖过后,反倒不急着赶路了,天大亮才牵着骏马慢慢逛着,又过了两天,终于被她逛到了莲方国附近。

    莲方国四面环山,山巅罡风终年呼啸,凡人谓之仙家神风,或膜拜,或畏惧,终不敢靠近,因此莲方国的臣民生来认为,莲方便是人族的全部地盘,此外俱都是仙家之所。偶有天资出众者,被司巡府带离求道。

    这罡风其实就是禁制所在,非生死境不能自由出入,必须要到司巡府申请令牌。司巡府的驻地就在附近的一处洞府中。

    她目前这个身份没什么好隐瞒的,何况究其缘由还是合水将军牵的头,便大方进入司巡府驻地提交申请。

    驻地中有些僧尼在排队等候,登记官正在询问他们此去为何又或何时归来还有挂单的寺院。

    其中有个带发比丘尼瞧着有几分眼熟。

    这带发比丘尼手捧宝牒,一副弱不禁风样,语气缓慢平静,“贫尼安慧,福临庵人,奉师命入凡尘求缘问心,归期未定,短则十来天,长则一年半载。”

    登记官查看了她的宝牒和福临庵主持的信件,挥手在令牌下录入信息,“拿着它,不可失了,我司会随时来查访。”

    这令牌中有阵法,除了能开启禁制外,还能随时监察到手持令牌之人的动向。司巡府对进入凡人地界的修士相当严格。

    带发比丘尼拿了令牌离开,路过湛长风时还朝她眨了下眼睛,不是那合水大将军是谁?

    轮到湛长风,她直接递了巡察使令牌,这东西在长老会议的体系下格外好用,“磨炼心境,时间不定。”

    登记官果然没有多问,立马递来令牌,“大人拿好,慢走。”

    湛长风上山穿过罡风,已然没了燃念的踪迹,便按照地图上的特别备注,收起重剑,下山。

    这边的山上植被稀少,渺无人烟,陡峭不能攀爬,于修者倒是没什么妨碍。她一路下来,还在山脚下看见摆着蔬果牛羊的供桌,三炷高香燃了一半,应是某些信徒干的。

    又至半日,来到一处热闹的城镇,寻到一座宅院,拉着铜环敲了两下,有人来开门,“道友来了啊,快先进来。”

    开门的是丰山海,他没有如初见时戴一字巾.穿道袍,浑然普通人打扮,应了特别备注上的低调行事。

    “丰道友,我可是来晚了?”湛长风向庭院里望了望,“好像不少人都到了。”

    “比预计的是要晚些,道友不必挂心,还有人没到呢。”丰山海引手向前,“先去偏堂休息会儿,等人齐了再讨论后续,请。”

    “有劳。”

    偏堂里已经有三人在,那大马金刀坐在凳子上养神的修士是唐晋山,侧卧在矮榻上翻着书页的儒雅中年是周永塬,背负着一柄青花伞立在窗边的窈窕女修是林又夏,同是受雇之人,此时见了,少不得打一顿招呼。

    招呼完后,周永塬状似不经意地问道,“湛道友来时可遇见了有趣的事?”

    唐晋山.林又夏也不由撩起眼皮再次望过来。

    “难说,你问的是哪一件?”湛长风态度随意,仿佛真的遇见了不少有趣的事。

    周永塬抱着这个踢回来的球淡笑,“就说说,那件让你晚到的有趣事吧。”

    湛长风纵观诸人细态,已经知道他在指什么了,“若两三个人都遇见了,就不是有趣事了。”

    闻言,三人皆有异色,偏堂归于沉寂,无人再开口。

    湛长风在圆桌旁坐下,闭目沉思,顷刻后流水击杯璧,睁眼便见边上的唐晋山倒了一杯茶水,推向她面前,后又倒了三杯,道,“我等此行目的相同,可饮一杯?”

    四姓和将军是为了争夺秘境,丰山海是将军的人,只有他们五个是不相干的受雇者,至少目前而言没有冲突点。若真有人因秘境追杀他们,不如现在联手,之后不管发生什么,也好有个照应。

    屋内四人彼此心知肚明,一起饮了杯茶。

    “左逐之呢,他为何还没到?”周永塬疑声。

    湛长风问,“就差他了么?”

    “还有钟家的人。”周永塬心有盘算,“我之前倒是在山外看见了他们,然都过了三天还没进来,应该是放弃了。”

    “放弃探索?”唐晋山惊讶道。

    “家族之人以家族利益为重,约莫看到秘境是在受司巡府监管的凡人地界里,认为燃念将军诓了他们吧,毕竟凡人地界里的秘境,到底最后是被司巡府强行承包还是被长老会议收归,都是难以说清的,我们跑这儿来找秘境,其实也算是违反了司巡府的规矩。”

    周永塬娓娓道来,不胜唏嘘,“那三姓还敢留下来,魄力不一般呐。”

    “是么。”湛长风总觉哪里不太对劲,但是又没有明显说不通的地方。

    此时燃念也在会见三姓之人。

    骆华道,“将军还请给出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我骆家付出的代价可不少,你现在却告诉我们秘境在凡人地界,有司巡府挡着,我们能拿下它?”

    “行事之前总要有个章法,我们割让了那么多好处,你总不能让我们在秘境里转一圈就被司巡府请走吧。”石天禄叹气,总觉这一把,家族让将军府坑了。

    丁兆想到老祖的传音,也扛着压力出口,“如果丁家最终拿不到两成开采权,还请将军把梅山灵矿还来。”

    燃念面色不渝,“是我要你们参加的吗,当初难道不是你们闻风就是雨硬要凑上来得好处,且你们的那些代价,是得到秘境地址的代价,我可没有承诺秘境最终会被我们收入囊中。”

    三人敢怒不敢言,要到未知秘密的地址当然是为了开采,难不成是去探着玩儿。

    “我也不为难你们。”燃念道,“我能说两点,第一,如果这次你们能从里面活着出来,就算没有开采权,也能从中收获不少,我是不是没说过,我从秘境中拿到,又被人偷走的那口宝剑是灵宝级的?”

    灵宝级?!

    这等宝物威力巨大,放筑基手里是浪费,放脱凡手里是勉强,放生死境手里能横扫无敌,放家族能撑起一片光明啊。

    燃念看他们态度软化,接着道,“第二,自古先到先得,司巡府也不能破例,等我们完全探索了秘境,可以直接找司巡府摊牌,他们还能将我们赶走独吞不成?”

    “先斩后奏,将军聪明!”骆华全然忽视了自己刚刚的质问,到底是对这个秘境还存了几分想法的。

    其他两人更是不用多说,点头应好。他们能进到莲方国来,本也不打算空手回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