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日谈密话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钦擅阖眼沉思几许,抬手指指树木.飞鸟,又指指自己和湛长风,“大道之下,万物皆有气数,弱则衰,强则胜,人有人运,国有国运,若个人的气运和一方地.一方国结合在了一起,那便是帝运之相。帝运有十气,其中最弱的是龙气,凡龙气加身且身在命宫者,可成凡间的王。”

    “而有其余九气者,可为一界之主,一域之尊,称孤道寡,封仙登神,紫微皇气便是上三气之一。”

    钦擅注意到她只有思忖之相,没有因紫微皇气的特殊而惊动,更是放心不少,继续道,“气运随你诞生,也随你而亡,但它不是一成不变的,你的抉择.你的心性都有可能影响它,而当你的气运和一国联系在一起,情况就更复杂了,国的损缺.盈满都会牵动你的运道,而国被侵占,你的运道也会被侵占,就像这杯茶,碗里的水多了,壶里自然就少了。”

    神州么?

    她得到龙甲神章起,便预感自己和殷朝脱不开了,所以她选择了改革,除了想要开创一个清明之世外,也是为了加深自己和整个神州的联系,让整个神州的运道为她所用。

    可是钦擅说有人在分化她的运道。

    帝王术能让她感觉到自己承担的国运,却不能感应到自己的气数,殷朝的国运没有太大变化,甚至正在强盛,那就是神州出了问题,这是没道理的,她跟神州的联系应该在易裳和几个自立为王的将侯之上,别忘了他们是在分割神州的土地,而她是在改变神州的人文。

    难道有人暗里对神州干了什么?

    湛长风不由想到了那日鬼城开启,七世家的来使,还有公孙芒的义父大明王,她定了个假设,如果他们真的对神州有想法,那么神州里到底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

    她收起无根据的揣测,道,“老先生对我有什么建议吗?”

    两人相见不久,自不可能倾心相交,钦擅也不去探寻其他,凝视着她的气运,紫金气柱运势冲天,然表面不断有气运分化消失,且黑色煞气.红光业障交缠,另有漂泊之象,“你没有定所,错失过许多人和事,所谓安身.立命,为什么不找一个稳定的地方呢?”

    他这话是有几分道理,从社学开始,湛长风便在不停改换身份,认识的人不过几面,经历的事也断断续续,就好像破碎的年轮,失去了累积的意义,换句话说,她定不下根,没有定根的幼苗即使长大也是浮萍,成不了参天之树。

    “老先生当真奇才。”湛长风面色柔和,虚心请教,“实不相瞒,我确有安居之意,可南边有我的仇敌,西.北之地雄主割据,而我又因名成点将台,当了长老会议的巡察使,究竟哪个地方适合我安身?”

    钦擅没有立马回答,闭眼默了片刻,才道,“如果你只是一个人,留在恒都就极为不错,如果你想发家,那就远走海上,亦或去往南蛮之地,如今藏云涧气运强者并起,恐有戮战,实在不是积累家底的良地。”

    “我需要考虑考虑。”戮战么,最近除了齐北侯有独大之势,其他地方还都安分,不像是要有涉及整个藏云涧的动乱发生。

    “老朽观你道途初始,未必不能去往上宗.大世界,为什么要局限于此呢?”钦擅从头到尾没有探问过她的底细,只从气运上做了客观的判断,然此问,意味颇深远,近乎直叩其本心。

    湛长风不慌不乱,实际上也没好慌乱的,她对自己有足够清晰的认识,知道自己要什么,做什么,怎么去做,于是此刻笑着反问,“老先生认为什么是道统?”

    手中陶碗里的茶已经凉了,山林里来的晚风带着点湿意,沾在裸露的脸颊上,竟激起了鸡皮疙瘩,钦擅略沉吟,“道统,乃道理.理论的传承,能究其极意者,当身合大道,超凡脱俗,诸位老祖传下道统,便是让后人少走弯路,能够更快地理解道理。”

    湛长风:“每一脉道统有自己的修行法门,有自己坚持的信念和要探究的方向,有的道统要求太上忘情,有的道统要求红尘炼心,有的道统要求舍己为人,那么,究竟是你正好长成这个道统需要的样子,还是这个道统在改变你?”

    她不缺传承,她也在研究每道传承里蕴含的道法规则,她可以集百家之长,但她知道,没有一道传承是完全契合她的。

    九转往生诀跟她的契合,是灵魂体质上的契合。

    龙甲神章跟她的契合,是命格上的契合。

    无心之术和谛听四象法,只是应和了她的心境与能力。

    地狱眼,更像是一种控制力量的工具。

    她可以参修它们,采纳它们,然而它们都不是自己追求的“道”。

    “我当然会去上宗,也会去大世界,但那只是我长久生命里的一站,供我停留汲取新的力量,而我终将归于寰宇,从这大千世界证得我自己的道。”

    “证道不是从某个特定的时刻开始的,也不是无缘无故就能证的,我对宇宙的认知尚且模糊,可我知道,我做着我心里想要做的事,我做的事也在验证我的心,也许什么时候心与行的累积得到质变,我的道就出现了呢。”

    “我从来没有局限,只有在适合的地点.适合的时刻,做我应该做的事。”

    她本来打算去宗门或者其他地界历练一段时间,等修为足够深厚,神州也足够强盛时,打通两地往来,再试着践行帝道,然多了五年时间出来,自然要利用这点时间,为神州武道在藏云涧做些铺垫。也是为自己铸造根基。

    钦擅喟然大叹,竟有此等清醒明白的人,清醒到了去否定道统,明白到了掌握自身所求,可此等人也是最容易夭折的,因为她无路可走,只能自己去开辟。

    或陨落中途,或驱策未来的走向,钦擅感觉自己在寒雪城待久了,竟也染上了赌的习性。

    断运者,从气运中悟道,他当跟从大运气者,去见识三千世界的运道,这一赌,便将成道的赌注押到了她身上。

    “大智啊,我应竭力佐之。”钦擅衷心拜服。

    湛长风闻言淡笑,“能得老先生的肯定,也是我的幸运。”

    “接下来一段时间,我应人之邀,要去探索秘境,老先生暂居合水,等我回来再议其他,如何?”

    钦擅道,“那你可得找个大点的院子。”

    “嗯?”湛长风会心一笑,“你那么肯定他会留下来?”

    “他也是个有气运的,我跟他说,跟在你身边,他才有可能找到回家的路。”

    老儿捧着陶碗一副憨样,摇头晃脑,“不过让我吃惊的是,他的气运有隐隐向你低伏之象,你之前对他做了什么?”

    “推己及人罢了。”湛长风撤去结界,山林人正在归来,“他的家在哪里,要是最后找不到,岂不是教人空欢喜。”

    “从他的运道窥视,他应不是此界域的人,甚至不是此天域的人,世态变化多端,实力足够了,哪里找不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