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疑似反悔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道友,以后我们同为将军做事,有什么事儿,我也不瞒着你,跟你直说吧,我怀疑那奇人会测运之术,若能为我们所用,必将如虎添翼,所以你赌场里的这个人,必须给我,作为交换,我告诉你,令师派你辅佐将军的原因。”程学山用手指蘸了茶水,在桌上写下一行字。

    上好的赤金红木沾不上水,然而那一笔一划勾在输不起的心里,翻起了滔天巨浪。

    输不起沉默良久,整好思绪,再开口少了争锋相对,“我知道了,但那人确实已经被我交换出去了。”

    “难道...不能改么,她用了什么条件,我加倍!”程学山正色道。

    “价值一亿的东西,你加倍得起?”

    “什么?”程学山以为他在玩笑,这实在太疯狂了,他真想问问是你们赌城的灵石不值钱还是他见识太少了。

    “道友可还有办法?”

    其实从看到那行字起,输不起就决定帮他了,“我们之间的交易已经达成,表面上是不好再改动的,可若是硕狱自己要跟你走呢?”

    “那硕狱就是我要找的人?”程学山请教道,“道友有什么好的建议?”

    “硕狱有点一根筋,恐怕不会无缘无故跟人离开,除非你抓住他的弱点。”输不起与程学山耳语一番,然后道,“趁现在他们还没走,我帮你牵制住黑衣修士,你抓紧时间将他带离。”

    “甚妙,多谢道友!”程学山大喜,随管事前去找硕狱。

    同时,输不起让人去将湛长风请上来,为避免两人相遇,着重嘱咐走另外一条道。

    谁想当下湛长风和九尺莽汉打得难分难舍。

    这次湛长风果真没有用万世如镜,连剑也收回玉坠了。

    九尺莽汉叱咤音烈,战意澎湃,周身之势凝如凶煞,随拳出击,掀起狂风骤雨.惊涛骇浪,偌大的斗兽场内气压低沉,被其威势裹挟,让人不敢寸近,而与之对战的湛长风却连脚步也不挪半分,定立在这攻势中,仿佛伫在海底的天柱,仍他风起云涌,自岿然不动。

    数拳带起罡风砸来,湛长风抬起手掌推开,粗看实在轻描淡写之极。

    九尺莽汉差点怀疑自己这三十多年来的人生,拳力分明抵达她的手掌,她怎会一点事也没有,好歹出个声啊。

    感觉在打一个假人。

    他哪知,湛长风施展了虚神域。

    虚神域内,一切唯心造,一切由她主掌。然湛长风的虚神域还十分弱,仅限周身,也不能用意念大幅度改变事物的形态,所以她只是将九尺莽汉的攻击化解成灵子,归于无形。

    此招目前极受精神力限制,一旦用得过度会有精神枯竭之感,于是十招过后,湛长风开始反击,张手握住九尺莽汉的拳头。

    九尺莽汉惊骇莫名,那手掌素净不够宽厚,五指修长如葱玉不够有力,连他的拳头都无法完全包住,若执笔捧书该是相得益彰的,但她接了他的拳,这连他的拳头都无法包住的手掌好像带上了某种奇异,将他的力道化解得一干二净。

    “吒!”九尺莽汉的呼喝之音中藏着震慑灵魂的威能,与此同时抽拳回身,结果愣是没抽回来,那拳像是长在了她的手上,明明她只是虚握,没有施加任何力道。

    九尺莽汉不信这个邪,气焰高涨,抡起另一拳朝她砸去,却同样被钳制住了,说时迟那时快,湛长风两手一合,将这大汉过肩摔了个懵,在其跃身而起之际抽掌拍了几个气穴,大汉尚未站稳,便忙盘膝梳理筋脉中乱窜的真气。

    打了那么长时间,也够湛长风弄清楚他的身体结构和气穴位置了。虚神域是无心之术的辅助功法,意在于守,初期阶段其实没有攻击力,因此最后败他的一招是借了透视之利。

    显然九尺莽汉也被败得措手不及,浑身不得劲儿,简直莫名其妙就输了,瞧着面前这人,半是佩服半是悻悻。

    湛长风挺好说话,“既然有一有二了,那就来个三吧,我再换一招如何?”

    “你哄我呢!”输了就是输了,他还能不认?!

    以前与人对战,每每都是拳拳到肉,或者法术漫天.声势浩大,可与她打,不是一招落败,就是打不到她,那感觉就像是矮个孩童挥着拳头去揍巨人,结果被一手抵住了脑袋,任凭挥拳踢脚,累得半死半活,也碰不到巨人一下。说不清的憋屈。

    然这也侧面证明了她的强大,自己不是一合之敌。

    勇士敬服强者,也敢承担失败的代价,九尺莽汉伸出拳头,叩在自己的心房,“在下硕狱,愿赌服输。”

    “湛长风,幸会。”幸而没有第三战,在不能用纯阴力.雷法.毒药等可能暴露身份的招式的情况下,她还真的没有办法硬抗他的肉身攻击。

    “今日我就带你走,你有什么要问老儿的,自己当面去问,事后去向任你抉择,你自由了。”

    九尺莽汉望着先行离开的人,慢慢露出笑容,“多谢!”

    自由,许久没有听到这个词了。

    铁门外,除了看守人.引路侍者,还多了一个管事,“东家请阁下过去一趟,麻烦阁下随我来。”

    湛长风略颔首,路过斗士居住区时,她忽然有所感,余光瞥了眼其中一扇石室门,口中问道,“你们东家晚上不是有要事么,怎回来得那么早?”

    “可能提前处理完了。”管事回说。

    二楼书房

    凉茶撤去换了新盏,写过那行字的桌面也被抹了一次。

    输不起接过侍从递来的茶盏,倚着椅背沉思,将那占据筑基头名.又得长老会议青睐的新秀想了几遍。

    当今藏云涧,长老会议看似尊贵至高,实则有七雄主.七世家割据一方,另有独立城池一百七十座,他寒雪城作为个人建造的独立城池,面积虽小,论富裕却是能排前列,这也很难让它在逐鹿年代独善其身。

    没错,逐鹿年代,也许当落英城旁的那座山开始坍塌,藏云涧就已暗潮涌动了吧。

    这暗潮从幽静处荡开涟漪,起初并无人注意,然而在某个瞬间席卷了所有上位者的耳朵,爆发出无声的热潮。

    谁得到“那个”,谁就能掌控一界。

    没人知道“那个”到底是什么,只是一夜间各方都已蠢蠢欲动。

    输不起没有更多的消息来源,然他和翁三开都坚信动荡将起的预感,他投效于慎,未必不是为了给寒雪城一条后路。

    那一行字是:将军已得到部分“那个”。

    “那么,你是谁呢?”输不起望向将将打开的门,顿了下,朝那走进来的黑衣修士道,“程学山要那老儿是为了他的奇术,你又要他做什么?”

    斗士居住地

    程学山打开石室门,匆匆堵住了硕狱的去路,“我能帮你回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