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一战方休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斗兽场

    几名将防御法衣穿戴得严严实实的驯兽人撑着一张网小心进入场中,撒手扔网将那呲牙欲逃的爆炎猎虎网住,这是铁衣法网,任凭它有八百年修为也挣脱不得。

    那战败的爆炎猎虎被驯兽人从另一扇洞门带离,那扇洞门之后都是被抓来的妖兽。

    硕狱双手握拳,擂了下自己的胸膛,仰天长啸,激烈昂扬。

    看守人捂了耳朵,见怪不怪,“这家伙每胜一场就会叫唤几声。”

    湛长风回想起爆炎猎虎被网缚拖走时,他流露出来的眼神,到底是有几分郁然的。口口声称勇士,当真甘于困在这斗兽斗人供诸位取乐的牢笼里么?

    何谓勇士?

    有力气有胆量者?

    大无畏者?

    还是能毫不犹豫牺牲生命换取战斗胜利者?

    信息不足。

    湛长风打开铁门反手合上,看守人错愕,“阁下,您要做什么?”

    她已经走到斗兽场中,与那九尺莽汉离得不远不近。

    九尺莽汉抓了抓微卷的浓密头发,“你上来做什么?”

    “你是勇士?”

    九尺莽汉神色一凛,仿佛受到了质疑,“我是勇士!”

    他眼中的光灼热又坚定不移,似将“勇士”看作至高无上的荣誉,湛长风反倒生出丝不确定,道,“那就用勇士的身份与我一战。”

    “你也是勇士?”九尺莽汉声微喜,又不敢相信。

    她将他的神色看在眼里,渐渐完善出他对勇士的注脚,“我们有铁一样的纪律,崇高的集体荣誉,为信仰而战,这难道不是勇士?”

    湛长风一字一句郑重笃定,实则每一字都在试探他的反应,在她念出信仰两字时,九尺莽汉眼中迸射出惊人战意,应道,“这就是勇士!”

    麻烦了。

    已经有坚定信仰的人不是那么容易收服的,“我为长生而战,你又是为什么而战?”

    九尺莽汉大声道,“硕人部落的勇士只为战而战!一生战,至死方休!”

    硕人部落?

    所知的势力里并没有这个硕人部落,至少藏云涧没有。

    湛长风没有掩饰自己的目的,“我的目标是破霸主榜,注定一生征战,虽时局艰险,群敌窥伺,然起势已成,你可愿加入?”

    “...你不是那老儿叫来的?”九尺莽汉惊疑不定,如何一下子扯到这个问题了?

    “刚才是,现在不是,你的战斗意志让我十分惊讶,我也觉得你可能不仅仅是勇士,若得机遇,未来还可能是战神。”事实证明,湛长风在招贤纳士这种事上真的直白地让人有点招架不住。

    九尺莽汉动了动嘴唇,愣是想不到该怎么回话,良久,低落道,“硕人部落的战神只有一个。”

    战歌和厮杀交织在耳边,眼前一片血色,那具高大的.背对着他的身躯,在敌人的号角声里站成了永恒的姿态,九尺莽汉叹了口气,“我是硕人部落的勇士,我的心中也只有硕人部落。”

    湛长风自然听得出他叹气声里的悲凉,料想他那个部落出了什么变故,她也没有紧逼,“无妨,你的忠诚和信念让我敬佩,但愿你早日回到自己的部落,若在此之前无处可去,能来我这里屈就,我也欢迎之至。”

    九尺莽汉粗狂的脸庞柔和下来,“谢谢吉言。”

    “不过你在这里实在太委屈了,也不符合勇士的精神,我已经跟赌场的主事人打过招呼,约莫天亮就能带你离开,这亦是我和老儿的约定,你觉得呢?”

    湛长风怕他别扭,补充道,“协议已经达成,现在也不能再改,希望你不会让我在老儿那里做个言而无信的人。”

    九尺莽汉其实也不莽,他直觉赌场是不会那么容易让自己离开的,既有协议,那就有交易,他怎能让一个无亲无故的人替他承担了代价,自己却假装什么也不知道。

    勇士,也不能随便欠下人情。

    还有八年,他能活得下去。

    “不,你走吧,我不会离开。”九尺莽汉面容坚毅,拒绝得果断。

    湛长风猜到了他的想法,也不觉奇怪,“你留在这里何年何月才能回到故乡,何况我跟主事人的协议不会因你的拒绝而停下,你不用有任何负担。”

    九尺莽汉低头沉思,顷刻后仍旧回道,“勇士,敢作敢当,绝不能让别人承担自己造成的后果。”

    他很坚持自己的勇士道,纵使能站在别人的角度想通些道理,却不会改变自己的习惯和坚持。

    “那就用勇士的方式来解决吧。”湛长风再次提出了一开始的要求,“与我一战,败者答应胜者一件事。”

    九尺莽汉对她没有恶感,反而在刚刚的一番谈话里产生了点被欣赏的喜悦,但这不妨碍他嫌弃她的薄弱身板。

    “我一拳就能将你打倒。”九尺莽汉满脸诚实,希望她知难而退。

    “我不能一招干掉你,但我能在十息内败你。”在邀战这种事上,湛长风显然驾轻就熟,并且不经意间让人觉得欠扁。

    九尺莽汉大乐,哟,十息?

    勇士拒绝不了任何带有挑衅性质的约战,也罢,那就战一场,好让她死了这条心。

    铁门被施了结界,看守人听不到他们的交谈,可转眼打起来了是怎么回事,他焦急地去推铁门,然这扇门被施了法,根本打不开。完了,东家交代过来的这人要在他眼皮底下出个好歹,他还怎么在赌场混下去。

    九尺莽汉血气翻涌,勇士一旦进入战斗状态,是不会因任何原因手下留情的,他的拳势撕云裂帛,带起罡风,仿佛要将对敌之人碾成渣滓。

    什么十息,狂妄!

    湛长风却只出了一剑,一剑如万世镜,映着红尘万丈。

    当勇士有了信仰,那他就有了后盾,也就有了执念,便挣脱不了红尘业力,何况这勇士还有心伤。

    “走,再也不要回来了!”

    祭歌穿耳,天地血色,部落的旗帜轰然倒下。

    硕人征战四方,就也逃不过被别人征战的命运,然而他万万没想到失败来得那么猛烈,竟会摧毁一个久存于世的部落。

    为什么只有他逃出来了!

    为什么他会被关在这铁笼里!

    因为...他活着,就是硕人活着!

    九尺莽汉心念波动起伏,那流淌在血液.扎根在灵魂的战意陡然爆发,冲破了心魔业障,但湛长风的剑也抵在了他的喉间。

    可惜他有一副铜皮铁骨,不惧她剑光力威,却败在一念之间,九尺莽汉锁眉怒视,“我不服,我输给了自己的心魔,不是你。”

    湛长风好脾气道,“那就再来一次,我换一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