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莽汉硕狱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侍者引着路,没有多说话。

    斗士的居所在地下,前面一半石室倒还像个正常的修炼地方,后面一半路铁门关卡多了起来,石门上也多了焊着铁条的窗口,从里面望进去,有些是空的,有些锁着赤身裸体的修士。

    原来前面是入驻斗士的居所,后面是契约斗士的居所。

    “到了,硕狱在这里。”

    九尺莽汉坐在里面的石床上,也是因为百万级斗士的缘故,倒没用链条锁着,下身也有穿着裤子,体格强壮,茂密带卷的乌黑头发披散在肩上,五官英武深邃,下巴胡子拉碴,生得几分粗狂,难得的是他望来的那双眼睛,很透亮,是比较耿直的那类人。

    九尺莽汉察觉到石门外有人看着他,便转头望了眼,然后又低头冥思,没有管其他。

    湛长风疑于老儿为什么要找那个人,于是此时看见这个可能人选,便用了透视,筑基小成修为,精气神在正常范围内,好像也没有特殊地方,她加深透视,却见他的骨骼极大,结构异于常人。

    在社学那会儿,湛长风有事没事就跑去看灵禽,基本将所能见到的生物的内在结构都研究了一遍,何况是人。

    所以这是另外一个人种?

    “他们关在这里会训练吗?”

    侍者疑惑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但想到这是东家亲自交代过来的人,恭敬回道,“私下时时要训练的,一个时辰后他会去斗兽场训练。”

    “能否提前?”

    “啊?”侍者懵了一瞬,“我去询问下管事,您稍等。”

    侍者一溜儿小跑消失后,湛长风出声问道,“你是否在两年前,试图买下一老儿?”

    九尺莽汉转过脸,他显然记得这件事,毕竟这是他两年陈词乏味人生的诱因,“对。”

    “为什么要买下他?”

    莽汉站起身子,他身量极高,已经超过九尺了,头将将顶到天花板,仿佛塞满了整个石室,他走了两步,又坐了回去,没有说话。

    “他让我带你出去。”湛长风又道。

    “真的?”他再次站起来,身高的压迫力袭来,他朝石门走了几步,猫下身子凑近铁窗口,“他有没有跟你说我的家在哪里?”

    湛长风略一思,“他说他知道你家在哪里,所以你才想买下他的?”

    九尺莽汉点点头,眼皮低垂,竟有几分落寞。

    “那我带你离开,你当面问他可好?”

    九尺莽汉沉默半响,又坐了回去,“勇士,言而有信,十年期限还没到,我不能离开。”

    “如果是赌场自己让你离开呢?”

    “为什么?”他茫然地看着湛长风,很不解的样子,“我做得不够好吗?”

    九尺莽汉仿佛受了打击,愤愤捶了下石床,咔嚓,石床开裂,“勇士,居然被嫌弃了,耻辱。”

    湛长风一时没适应他的这种思维方式,恰好侍者过来跟她说可以提前训练,便暂停了和他的对话。

    有位看守人员打开了石门,“硕狱,今天斗兽场加练,出来吧。”

    九尺莽汉没有多问,弯腰挤出石门,前往斗兽场。

    一条地道走到尽头,隐约听见咆哮。

    看守人员一边打开铁门,一边道,“今天的对手是八百年的爆炎猎虎,不能打死,我们收服它花了不少劲儿。”

    “只要它认输。”九尺莽汉走进里面后,看守人员立马将铁门锁上了。

    外面是一个宽阔场地,和一头八百年相当于筑基修为的妖兽。

    爆炎猎虎四蹄踏火,料想是之前受到了某种待遇,此时正暴躁异常,圆睁的兽瞳里闪烁着凶残的光芒,空气中爆开烈焰,立刻就要拿这个人类开刀!

    九尺莽汉两手成拳,他的眼神极其冷静,就像是天生的战士,苛刻地判断着对手的实力,计划着对战方案。

    烈焰划过,爆炎猎虎等不及了,先一步撕咬上来,而九尺莽汉赤手空拳与它搏斗。

    湛长风些微惊异,此人竟如铜皮铁骨,烈焰烧在他身上,仅是留下一抹焦黑,被足够拗断人手臂的利爪抓过,也只是留下浅淡的血痕。

    且他没有使用任何功法,只凭借战斗技巧,以肉身相抗。

    “他一直是这种战斗风格?”

    看守人唏嘘,“对,一直是肉搏,东家曾经让他学功法战技,这家伙死活练不成,就任他去了,稀奇的是,他什么功法也没有,修为却在增长,虽然十分缓慢。”

    湛长风随意嗯了声,细细分析他的速度.力道,他的力量无疑非常强大,每一拳都似山崩地裂,远远超过筑基修士肉体力量的最大值,这可能和他的体质有关,

    九尺莽汉趁着爆炎猎虎的空档,一把抓住它的前腿,高举后猛然掷在地上,那爆炎猎虎被摔得七荤八素,站了几次竟没站起来,龇牙咧嘴朝他怒吼。

    他提起右腿狠狠踏在地上,同时一声叱咤,音之烈,吓得爆炎猎虎趴伏在了地上。

    不是音攻,是“势”!

    平时有人说被一眼吓到,那一眼就是积久的势的显露。然他的势更加实质化,且战意沸腾。

    在他叱咤出声时,湛长风看见他的灵魂里冒出了一簇火,差点没把她的眼刺瞎。

    湛长风收回透视,眨了下眼,视线仍有点模糊,自从筑基.魂力大增以来,她还没碰见过这种情况。果然山外有山。

    不管那老儿有什么目的,价值如何,这莽汉她势在必得。

    狂野高效的战斗技巧.不息的战意.纯粹的肉身力量,简直像是为神眼量身打造的,她的图腾祝福若加诸到他身上,绝对如人形凶兵。

    天还没亮,输不起在趁着其他势力没反应过来前接收熊瞎子的地盘,程学山却在辗转反侧。

    程学山此行就是为了游说翁三开加入于慎的私军,翁三开掌握的武力和财力对于慎来说是极其重要的助力。

    他本为这次游说做好了长期拉磨的准备,但突然碰上了老人家,而老人家要找的那个人又在金袋赌场,他总不能还没游说,就先找翁三开去要人吧。

    程学山连夜修改游说内容,将方案改得快准狠,争取在五天,不,三天内拿下翁三开,变成自己人后,要个人就不是难事了。

    那人像是独来独往的散修,应该不会那么快找到人,并要到人。

    他刚想躺下,门被敲响了,“进来。”

    “先生,遣去赌场的人传回消息了。”

    “什么!”他蹭得坐了起来,“找到那什么‘玉’了?”

    “这倒还没有,不过我们的人看见赌场侍者引着那个黑衣修士往里面的房间走,我们的人本想跟上去看看,但半路被拦了下来,说里面是私地,闲人不得进入。”

    程学山怎么还睡得下去,“你让人时刻盯着,我现在就去找翁三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