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赌场交易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百万级的斗士。

    湛长风略微思索,“这么高级别的斗士,他拿到的佣金难道还不够还赌具的钱吗?”

    “此人有点一根筋,怕是被赌场坑了,谁知他当初答应了什么条件。”白条子低头回道。

    “是么。”湛长风割下熊三虎的人头,甩袖离开,“天亮后,你们就能出去了。”

    结界之下,这座酒馆浑然没发生过任何事,静静地伫立在街道边上。

    等她走了半柱香后,大堂里的人才小心地站起来,白条子推了推门,果然出不去。

    “现在到底咋办啊。”有个汉子摸了摸二当家的脉象,已经死了。

    白条子知道这里还有不少人觊觎当家之位,就拿湛长风吓唬他们,“谁知道那女魔头会不会再杀回来,我们等明天能自如行动后再做打算吧。”

    不少人连声应是,再说大当家一死,他们的财宝藏在哪里都不知道,有什么斗争还是等找到财宝再说。

    那边拨算盘的扶起圆脸姑娘,稍细看,就会发现拨算盘的十分拘谨,一点也不像是对自己闺女的态度。

    不过那财宝就别想了,因为湛长风已经去拿了。

    熊三虎的库藏埋在贫民区里的一座废弃院底下,湛长风晃进已经长满杂草的破屋子,在地上摸到一个铁环,下面是一个充满恶臭的地窖,神识感应之下并无东西,她跃身下去,在空荡生苔的地窖里转了一圈,触到一个机关,出现扇门,门后才是真正的藏宝地。

    二十几件灵器,五件法器,一件法宝,还有两千万下品灵石,十万中品灵石。

    在赌城做个打劫的,也挺致富啊。

    但弯弯道道也少不了,湛长风拿起一本账目,这才是熊三虎的命根子。

    跟做官一样,在哪儿混着都逃不开利益纠葛,这本账里的东西抖落出来能让寒雪城动三动。

    湛长风收走了所有东西,然后将地窖还出原样,清除掉痕迹,悄然离开。

    月已上中天,但对寒雪城的赌徒来说是没有白天黑夜之分的。

    湛长风走进金袋赌坊,随便叫住一个侍从,递给他一布袋,“天亮前,让你们的主事人来见我。”

    侍从惘然地瞧着黑衣女修走向一线厅,低首打开布袋,霎时寒毛倒竖,里面是一颗人头!

    “管事,管事!”侍从拔腿跑向看顾大厅的管事,腿都快软了,还是头一次有人敢堂皇进他们金袋赌场找茬!

    “像什么样子!”白脸管事低斥了一句,接过侍从递来的布袋,“毛毛躁躁,要是被...”

    白脸管事眼睛微睁,抖了下布袋,凑近细看,“这不是熊瞎子么,谁带过来的!”

    “是个筑基修士,点名要见主事人,刚刚进了一线厅。”侍从一口气说完。

    “你没问她是谁,她想要干什么?”

    “这我...”

    白脸管事不耐烦地挥挥手,“去让人守在一线厅外。”

    他拎着布袋,想了想奔向二层,这熊瞎子也是赌城道儿上的一霸,黑白两涉,居然就那么死了!

    一线厅仍在狂欢,尖鼻修士吆喝着人快点下注。

    湛长风在后排的一个空位上坐了下来,望了眼光幕上的十名斗士,没有硕狱的名字。

    她朝一个捧着木箱让人下注的侍者招了招手,侍者立马过来了。

    “您想下谁赢啊,这场两个人势均力敌呢。”

    “有没有所有斗士的名单?”

    “有的,一枚灵石一份。”侍者从腰间的皮革袋里抽出一份花名册,热情道,“我这里还有灵果肉干,全都十分便宜,要不要来一点?”

    “不必了,你们这里现在能报名挑战某个指定人员吗。”

    “当然可以。”

    湛长风报了个名字,侍者当场拿出一份生死状。

    “签了协议,我们就能给您安排挑战场次了。”

    她拿了生死状,“我再考虑一下,等下给你回复。”

    “行的,随时都可以叫我。”

    湛长风给了他一枚灵石,买了花名册,在百万级那里看见了硕狱的画像和简略介绍,他属于契约斗士,也就是奴隶斗士,他的一切都是属于赌场的。

    形象倒是挺符合那老儿的描述,至于是不是还要验证,只是契约斗士被赌场严格管控,不容易见到。

    幸好她有所准备。

    铁牢里的血迹又刷了一层,战斗进入高潮,看客们激动地站了起来,纵声呼喝狂吼。

    一线厅的大门开又合,落落白衣在她旁边坐了下来,“道友不应该将那熊瞎子交到城主府么,怎么带这里来了?”

    “一样的。”湛长风递过花名册,“你现在派人过去还能将他们一网打尽,我用这伙人,换他。”

    来人正是翁三开的大弟子,金袋赌场主事人,输不起。

    输不起的名字挺有赌徒风格,然其人外表更像风流才子,城府却深晦异常,寒雪城诸多事物其实是他在背地里主持。

    输不起瞧了眼画像,“不知阁下...”

    “受人之托。”

    输不起笑了两声,没有再问,“此人是我赌场百万级的斗士,一年至少进行两百场比试,每场能赚二十万,且和赌场签了十年的协议,那最少也能赚4亿,你想凭几个人头就换下?”

    熊瞎子手里的关系人脉确实是城主府不敢轻举妄动的一大原因,但是现在他死了,价值就没那么大了,顶多是给城主府添些功绩。

    “阁下这句话就有失偏僻了,那也要看他能不能活到十年后。”湛长风扬了扬手里的生死状,“我的委托人没说是要活的还是死的,个人觉得里面的操作性很大,还是你以为他能在生死斗里胜过我。”

    输不起轻轻掀起嘴角,心里讶然,偏头细看这名容貌不扬的修士,前面落来的杂乱人影映在她身上,神色在忽明忽暗的光线中沉静如水中磐石,瞧不分明,又摸不准脉络,“你早有准备?”

    湛长风漠然道,“我只是在进来前如你一般算了笔账。”

    “.....”

    湛长风拿出两个储物袋,“这是熊三虎.阚雀子的东西,我没动过,也许你能从里找到些需要的东西,估值一亿,够了吗?”

    需要的东西?

    他们势力下的地契房产?

    一棒一个甜枣,输不起隐隐感觉不舒服,那是种被压制的感觉,他已经许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然而从交易角度出发,这笔买卖无疑是划算的。

    输不起接过两个储物袋,里面的神识印果然还没被动过,“可以,我弄完这事就安排。”

    “能先让我见他一面吗?”

    输不起点点头,然后拿着储物袋走了,连夜让人去彻查熊瞎子的窝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