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再起冲突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路过种种热闹朝偏僻处走去,没一会儿,有人探头探脑地跟了上来,身上还贴了敛息符。她坐在巷墙上看着,那人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嘀咕道,“怎么感应越来越强了。”

    为什么强了?

    自然是因为离她近呗。

    湛长风无声无息给他从背后来了个锁喉,层层记忆被她扯出,也知道她为什么没察觉到有人给她下追踪术了,原来他们的二当家是咒师,那也不是追踪术,是一种诅咒,这种诅咒本身无伤大雅,力量微弱,不会被发觉,被这伙劫匪利用起来,当做了追踪方式。

    只是这盯梢人的记忆里只有对诅咒的感应之法,没有解除之法,湛长风也没有接触过咒术,一时还挺难办。

    不过诅咒一般需要拿到被诅咒者的血.发.生辰八字或贴身衣物,否则除非咒术大师,不然很难对被诅咒者造成实质伤害,那叫阚雀子的二当家若真有大师水平,她早不能完好地站在这里了。

    既然这样,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湛长风扭断盯梢人的脖子,同一时间,远处的三两盯梢人也遭灵魂攻击,悄无声息地死去了。

    西街有家酒馆气氛火热,有人脚踩在凳上,一手抱着酒坛,一手猜拳,还有人脱了衣服,仰头灌酒,酒水顺着嘴角.下巴,流到满是刺青的胸膛上,东边角落坐了两人,正低声交谈着,一人坐得大马金刀,脸庞威严,长了络腮胡,一人相较文弱,鹳骨突出,双颊凹陷,目光精明。

    还有人拨弄着算盘,顺手将一坛酒放到刚从厨房出来的小二的托盘上。

    小二是个扎着双髻的圆脸姑娘,费力地举着托盘在一众大汉强女间布菜分酒,屁股被摸了好几把也不敢吭声,涨红了脸,眸光水润,引得哄笑连连。

    嘎吱,酒馆的门被推开,哄笑戛然而止,满堂的人停酒收声盯向门口,仿佛被闯了领地的凶兽,气氛紧绷。

    门口那人青年模样,不太高,穿着黑衣,两手空空,面容不算好,丢到人海里就再也找不出来那种。

    然而她站在那儿,恍有顶天立地之势,这势覆压下来,如山倾水漫,叫人不敢妄动。

    她漠然扫了一圈,抬腿走向东边角落那桌,中途有人挺出身子拦在她面前,只是还未开口,便被她抚开了,说是抚,更像是挥了下袖子,结果那人便崩飞出去,撞了人.桌.酒.柱,啪!倒挂在墙上,血肉模糊!

    人仰马翻后是一片死寂,众人皆有惊惧色,纷纷祭出了兵器。

    络腮胡.文弱人不动声色,气定神闲。

    湛长风在一条板凳上坐下,撩起眼皮,“听说,你们看上我的财了?”

    “哈哈哈,好大的胆子!”络腮胡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啪地拍在桌上,筑基大圆满的气势倾泻而出,震得掌下碗筷桌子剧颤。竟敢孤身找到他们的窝来!

    “你以为你进了这里,还能出去?”文弱人话似家常,威胁之意尽显,他观那些盯梢的人没有回来,便知露了马脚,被此人发现了。原本计划踩好点,找偏僻之地动手,这下人直接送上门了。

    湛长风,“有了问题,自然要解决,我是来寻求解决之道的。”

    络腮胡.文弱人相视一眼,这家伙到底是有恃无恐还是傻了。

    络腮胡洪声道,“瞧你也是个识时务的,我们也就是求财,你将那三千万交出来,或可放你一马!”

    “不可,”湛长风寡淡的脸上丝毫没起波澜,有商有量道,“你们交出咒师,再补偿我三千万时间损失的用度,我便放过你们。”

    络腮胡气乐,用力之下整张桌子都化成了碎屑,酒坛哐当落到地上,溅湿了三人的衣角,浓烈的酒香溢散开来。

    大堂之内的人围拢过来,蓄势待发!

    分坐于三条板凳上的人仍旧没有什么动作,络腮胡蒲扇大的手掌拍在大腿上,“某在这赌城里经营了数十年,城中遍布眼线,相交者众多,你若乖乖听话还好说,否则你纵使今日逃脱,也休想走出城门一步。”

    湛长风恍若未闻,“谁是咒师。”

    “我是又如何!”文弱人直视着她,“道友敢坐在一位咒师面前,好胆量!”

    她见过盯梢者的记忆,当然知道此人就是他们的二当家阚雀子,那络腮胡就是他们的大当家熊三虎,此时这阚雀子敢直视她,她也就将话回敬了过去,“你也是。”

    魂禁!

    阚雀子的意识陷入迷蒙,灵魂禁锢,双眼呈现出呆滞之态。

    熊三虎神色一凛,暗里招数已经备好,这人到底是哪来的,居然轻易制住了二当家。

    “现下我们可以好好聊聊了,你是要钱还是要人?”

    麻蛋,这家伙打劫打到他头上了!

    熊三虎有多年经营和筑基大圆满的实力撑腰,纵顾虑你死我活的结局,却也半分不肯退让,狠狠一笑,“既然来了,先喝一杯,好好聊聊,拿酒来!”

    圆脸姑娘被推搡出来,捧着酒坛子怯怯靠近。

    熊三虎从地上捞起两只未碎的大碗,吐出一字,“倒!”

    两个酒碗被倒满,他举臂将一碗伸到湛长风面前,湛长风看了眼里面的酒水,眼眸愈加深邃,没有接。

    熊三虎啐了一口,将碗砸了,另一碗饮尽,又砸了,一把将圆脸姑娘拉过来,按到自己腿上,夺了酒坛,仰头灌下一口,姿态颇为豪放,浑然不将湛长风放在眼里,“敢威胁我的,还没出生!你这股狠劲儿倒值得另眼相看,不如加入我们这行,不仅这人可以给你,二当家也可以给你做!”

    “你想得挺不错,可惜道不同。”

    “哼,你以为凭你自己能走出寒雪城,连面目都在变换的人,能有什么依仗。”熊三虎搂着圆脸姑娘,将手伸到她的衣领里肆意揉捏起来,眼睛也闭着,好像在闻她的头发香,那圆脸姑娘羞窘欲死却挣脱不得,死死咬着牙。

    湛长风神色不变,这人看似举止放浪,却利用圆脸姑娘挡住了他自己的身体,眼睛也避免了和她的对视,同时他当面对人家姑娘做这种事,无疑也是在向同为女子的她施压。

    不过劫匪窝子里还有这种姑娘,也是奇怪,她多看了圆脸姑娘一眼。

    圆脸姑娘徒劳按着胸前作乱的手,视线哪敢往其他地方飘,偶尔溢出的一声低吟在剑拔弩张的氛围里投了涟漪,某些不着调的人吹起了口哨,喊道,“不愧是老大。”

    熊三虎偷瞄一眼湛长风,却发现她仿若熟视无睹,暗道碰上麻烦人物了,道上混的就怕这种光脚耍横还没有一点同情心的人,呸,这人连廉耻心也没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