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十枚灵石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夜色寂静,两个扈从回头望了眼雕栏玉砌的小楼,凑着脑袋嘀咕到了一起。

    “你说,程先生是不是被那啥了,上了趟街后都把自己关屋里三天了。”

    “对啊,将军不是请他去游说翁三开吗,咱来寒雪城许久,也不见他有什么动静。”

    “不会让那糟老头吓到了吧。”

    “胡说,先生是何等人物,怎会惧于妄言。”

    小楼之内黑漆一片,半点光都见不着,也没有丁点声息,然若借着从窗外隐约透进来的月辉,恍惚能看见帷幔深处有水光流动,那水光包裹着整张卧榻,卧榻之上,躺着程学山。

    程学山是谁?

    此人原为一方隐士清修,筑基入道后才出山,与诸多入道者一样,意在证明己道。

    初始,投入齐北侯帐下,然齐北侯何许人也,身旁军师幕僚众多,也不缺他一个,另有号称“算无遗策”的花间弦辅佐,怎会轻易听从一个初出茅庐之人的言论,他待了五年,始终得不到重视,恰时柏云城相邀,便离开北地投入柏云城。

    柏云侯也是一方豪杰,在七雄主中排末,不过他待了几日,发现柏云侯为人暴戾,无法施行他主张的仁道,就又悄然走了。

    云游数年,碰上了当时风头正盛的超级新秀于慎,终成为于慎的军师,伴他从军机巡察使,到如今接任会议直属的白山城将军之位,今次来寒雪城,便是为了游说翁三开加入于慎的私军。

    只是他还没去拜访城主府,先遇到了一个糟老头,糟老头说会有一场大火。

    程学山哪能信,当时就甩袖走人了,然而越走越不安,修士的直觉作了祟,他神使鬼差地将自己困在卧榻上,周遭布满了水法,他倒要看看这火怎么烧起来。

    三天过去了,什么都没发生,程学山翻了个身子,撑着脑袋侧卧,打算再吐纳一回,天亮就出门把正事干了。

    这时一只传音鸟飞进屋里,穿透水屏障,落到他手臂上,程学山听完内容,一蹦三尺高,差点没撞房梁!

    于慎带人去剿一伙山匪,结果遭了火雷埋伏,损失惨重!

    “对啊,也没说这火是应在我身上的。”程学山连忙套上鞋袜,“这老儿绝对是奇人,万不能错失!”

    “先生为何匆匆,可是出什么事了?”两扈从瞧着程学山风卷一般开门夺出,急急追上,“先生,您的头冠还没戴呢!”

    程学山哪管其他,冲到街上,拨开人流,脸色忽而一凝,原来是见到了湛长风将灵石放于老儿手中的一幕。

    他微微一思,扯掉半路戴好的头冠,又脱掉一只靴子,散开些衣领,状若疯癫地冲过去,挤开湛长风,既惊又喜地将老儿抱个满怀,仿佛根本没闻到他身上的恶臭,“老人家,真乃神人也!随我归府,我定奉您为座上宾!”

    老人眼尾的皱纹又深了几分,上下打量着他,仿佛在评估什么,程学山到这时好像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接过扈从递来的靴子,“实在抱歉,让您见笑了,我太着急了,您真是神人啊。”

    “不好意思,我只是个普通老头,现下已经被人买了。”这老儿怏怏往湛长风瞥了眼。

    程学山暗道麻烦,却视旁边的湛长风如无物,一把夺下老儿手中的灵石扔地上,似乎不可置信,“像老人家这般大才,怎能被如此轻贱,若您愿跟我回去,我这身衣服给您都值得!”

    这衣服可不单单是指衣服,也指地位,他相信,若这老儿当真奇才,定能听懂他的话。

    老儿又望了望湛长风,她也只是在程学山冲过来时挑了眉,并没多大表情,哼,怎就没有一点危机感呢。

    老儿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程学山差点给跪了,难道他的条件还给的不够好?

    说来这人是谁啊!

    程学山余光打量湛长风,记忆里也没这号人物。

    此时湛长风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了,讶然地看向锦缎中年,“我钱都给了,人家老儿也承认了,你还带找托哄抬价格的啊?”

    “这...”锦缎中年呐呐,他咋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老儿翻了个白眼,演,都可劲儿演吧。

    程学山穿好靴子,正完衣冠,转过脸来,傲骨挺秀,颇具文人风姿。

    思忖此人难道真的只是普通买家?

    “这位道友,十枚灵石你收回去吧,如果感觉愤然,我再赠你一百枚,只是老人家我要带走。”

    湛长风更惊讶了,“我刚刚替老儿买了自由,他想去哪里你该问他啊,跟我说什么?”

    “......”程学山好像一头懵进了棉花里,悻然回首,“老人家...”

    老儿默然摇头,他有点摸不透这个年轻人在想什么,她将灵石放他手中,要他自己选择时,他以为此人自负自傲,这举动是对他说他掌握了她不知道的事的反抗,如同不愿听神棍说“你什么时候有什么劫数”。

    但是现在,一言,轻易地摆脱了这人的刁难,又让他知道自己真的已经被赎回了自由,有足够的选择权利。

    程学山不知道老儿摇头究竟是什么意思,又急切呼唤了声“老人家”。

    老儿撩起眼皮,顺势出题,“我不是忘恩负义之辈,你既买了我的自由,我甘愿为你做工,只是从前有个大傻个,看我可怜,便想将我买走,可惜没有钱,只能跑到金袋赌场去赌,结果把自个儿押那里了,你可以将他带回来吗?”

    程学山慨然,只当这话是说给他听的,“老人家,您放心,您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定将人给您带来!”

    湛长风瞧着两人左一言右一语,沉吟半息,“那也好,此人叫什么名字?”

    “对啊,此人叫什么名字?”程学山竖起了耳朵,这老儿有心考验人,说明事情还有转圜,他就不信他抢不过这愣头青。

    “好像什么玉来着,身高非常,力气很大,有股冲劲。”老儿回忆半响,说道。

    “还有什么特征吗?”这样的人一抓一大把啊,程学山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故意为难人。

    “我不知道,我也只见过他一面。”

    程学山还想套出点什么,湛长风却是转身走了,“过几天,我带他来找你。”

    这老儿甚有意思,也许跟刚出现的右弼星有关,既然都自己找上门来了,不妨看看他究竟有什么目的。然在此之前,身后那些尾巴是要解决掉的。

    湛长风时间所剩不多,四天后就要启程去小庄镇,此时又答应了寻那什么叫“玉”的人,便也没空和这些尾巴玩躲猫猫了,打算今日的事今日解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