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夜里黑市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此时湛长风在金碧辉煌的会宾室里,看到来人是赌鬼,些微讶异,但也什么都没说。

    赌鬼却怕她对赌场产生误会,主动道,“我不是托,我适才被赌王收为二弟子了。”

    “恭喜道友。”湛长风颔首道。

    “也恭喜道友创新十品记录。”赌鬼本见有人破了师父的记录,战意熊熊,但听师父说此人没有赌心后就淡了念头,与没有赌心的人赌,没多大意思。

    赌鬼拿起管事奉托的储物袋,“这是道友的奖金,请收好,我带道友从赌场密道离开,好省了某些麻烦。”

    “有心了,无怪金袋赌场能立世那么久。”

    “在一个良好的赌博氛围才能有真正的赌博,这是应该的。“赌鬼还是有点挂心,“道友对大小开研究颇深吧。”

    湛长风收了三千万,“一般。”

    平常人说“一般”,可能让人以为她在谦虚或者拿乔,然赌鬼回想她的摇骰手法,先不论神识和力量如何,技法上确实挺一般的,应当不是经常赌博的人,只是这次胜在了神识上。

    这种胜利不是赌徒的胜利,在赌鬼心里甚至不拿她当竞争对手,只是比较强大的修士罢了,于是也不再提这个问题,叫管事带路,护送她离开。

    湛长风突然问,“我还能再赌吗?”

    管事从容接话,“为防有心人惦记,阁下还是赶快离开比较好,这要是出了事,我们赌场可担不起责任,说不得外面就已经有人蹲守。阁下若真要赌的话,可以去后三街的钱乐赌场.百资赌场玩几把,那边高额的奖金项目也不少。”

    “有理。”估计她被列黑名单了吧。

    进了地下密道,走了一段时间后,管事道,“前面有五个岔口,分通向五个地方,岔口有标牌,阁下自行选择吧,为避嫌,我等就不跟过去了,您放心,那边都是偏僻之地,通常是没人的。”

    “多谢。”

    湛长风走近后发现有四条路在城里,一条路直接通往城外。

    她选了其中一条,出来是个民宿院子,感应之下民宿中确然无人,她换了身黑色朴素的袍子,变了张青年脸,从院旁小门出去,外面恰是条狭窄的巷子。

    白天的赌城街道冷冷清清,正逢夜晚却突然热闹了起来,好像活了。

    湛长风行至大街上,人来人往,吆喝满天,这是碰上赌城的黑市了。

    有赌得满盆满钵,就有输得倾家荡产,一些散家会在夜晚出来摆个摊子,售卖别人输掉的灵兽.法器种种东西,甚至是人。

    卖人的老板手里会擎一根挂了两黄灯笼的杆子,亮堂的光映着货物的脸色。

    货物,一般是把自己输掉了,也有的是被父或母.妻或夫.儿或女.师父或弟子输掉的,当然他们曾经也可能是某人的父亲.母亲.妻子.丈夫.女儿.儿子.弟子等等,只是现在被烙上了奴隶的印记,公开叫卖。

    有些人在哭,没关系,老板会让他们使劲哭,那样才显得力气足.有活力。

    厮命如此,怪谁。

    在修道界越久,越知没有公平可言,想要公平,就要实力,有时候光有实力还不够,还要势力。

    大街上亮堂如白昼,穿过的风却冷寂,有人缩了缩脖子,跺了跺脚,手里的灯笼也晃了两下。

    湛长风仰头看了眼群星烁耀的夜空,眸色微沉,右弼星亮,却有血光之灾。

    她分不清两者谁在前谁在后,有无联系,按住镜鉴魂印,回忆之前的事情,一幕幕记忆重新在脑海里倒退,直到出现马脸青年,这人当时就确定有问题,然她已经变换面目身形,只要不回客栈应该能化解一场争端,从马脸青年开始再次前推,回到三开厅。

    她开出一气化元时是有感觉到几束别样的目光,但走过密道,又变了面孔,竟还摆脱不得?

    湛长风重临旧境,仔细观察拥挤喧闹的看客人群,突然发现有个八字须的文弱修士垂下的手做了个手势,像是什么追踪印诀。

    她不经意间环顾四周,可惜街上修士颇多,她不能大规模铺展神识,毕竟对修士来说,别人的神识试探于自身有一定羞辱意味。

    如果真是追踪印诀,还下得那么了无踪迹,怕是遇到棘手的打劫团伙了。

    湛长风走走停停,往最热闹的地方去,暗里放开心觉,运转四象谛听法,种种心声过耳,几道异常的声音被挑了出来。

    “这傻逼,还逛街哈哈哈。”

    “拓麻为什么又是轮到我盯梢。”

    “唉,要是我赢了三千万该多好,算了,反正也不能活着花完。”

    .....

    湛长风正在确定这几道声音的具体方位,突然插来一道声音,“你东西掉了。”

    湛长风循声望去,竟无法确定谁说了话,却见那处靠了巷口,一个矮胖穿锦缎的中年人拄着挂了两盏黄灯笼的杆子,灯笼纸许是用久了,有些发黑,透出来的光也不明亮,暗得叫人看不清灯下人的面目。

    他手里牵着根绳,捆了一溜人,因为卖的都是些普通人,所以也没用禁灵镣铐等物什,用的是寻常麻绳。

    这些被麻绳捆缚的人或坐在地上,或靠着墙站,死气沉沉,普通的人被普通的麻绳系着,再普通不过的景象了。

    湛长风从他们的表情上划过,看向锦缎中年人脚边倚墙而坐的老者,他身上搭着破旧污黑.看不出是毯子还是外衣的破布,裸露的手脚藏污纳垢黑油发亮,面孔隐没在灯下光照不到的地方,但他在看着她。

    湛长风下意识去听他的心声,却什么也没听见,心境比她高?

    可他确实是个凡人,没有一丝修为的凡人老头。至少现在是。

    “你在和我说话?”湛长风透过那不太明亮的光注视着他。

    锦缎中年人以为来了客人,殷勤地笑着,“阁下看上哪一个了,随便挑,保证个个都健健康康活蹦乱跳!”

    “你东西掉了。”他哑着声音重复了一遍,目光不偏不倚。

    湛长风唇角微翘,喜怒莫测,“所以呢?”

    “我能帮你捡回来。”

    “我难道不能自己捡?”

    他好像在笑,肩膀轻微颤抖,“你不知道你弄丢的是什么。”

    锦缎中年人踢了他一脚,“你这老头在胡说八道什么。”

    说完躬身朝湛长风道,“这老头身子骨还算硬朗,买回去看大门.做做饭还是行的,阁下有意的话,我就做个赔本买卖,只收您十枚灵石,您看...”

    湛长风屈膝蹲下身,将十枚灵石放进他手里,“你可以跟我走,也可以继续坐在这里,你想如何?”

    粗糙又满是污垢的手掌里沉甸甸的,灵石温润的触感抵入心间,他忽然迟疑了起来...

    斜边冷不丁奔来一道人影,插入湛长风和老者之前,激动万分地就给了老者一个熊抱,“老人家,真乃神人也!随我归府吧,我当奉您为座上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