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英杰群会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两条玉梯盘旋向上,一条已经排起了长龙,是等候入场的参赛者和普通观客,还有一条楼梯口站了一排司仪,只有零星几人上楼,是受邀宾客的通道。

    湛长风递了邀请函,“可以带人吧?”

    “是,每位宾客可携一人入场,前辈请随我来。”一名司仪出列,引手向梯,顾虑到大胖娃娃的步伐还特意放慢了步子。这回的受邀宾客可都是名声赫赫的筑基修士,哪敢怠慢。

    那一男一女修士来到第二层,正见湛长风的背影拐上楼梯,走的还是受邀宾客的通道,脸色更不好了,男修拧眉道,“果然有问题,快去告诉周道兄。”

    “前辈请在此稍作休息,大会开始时会有人来接引。”司仪打开会客室的大门,躬身道。

    湛长风甫感十几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发现自己来得算是迟的,会客室里已经有许多人了,或坐或立,神态不一,有几个看见敛微还露出古怪的脸色。

    湛长风是没想过把敛微藏起来的,首先作为个体,她有权力独立存在,而且接触人和事也能帮她尽快了解现今的发展。

    至于她是灵体这件事,这个世界上鬼道修士可不少,其中香火道的更是常年混迹在人间,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何况一般人还看不穿她的灵体身份。

    如此一来,那几个人的表情就有些问题了,他们是在吃惊别的事。

    这个大会倒是有点意思。

    湛长风也只是在他们看过来时略一颔首,算作打招呼,然后带着敛微坐到一边。

    “老朽丰山海,幸会道友,往年不曾谋面,可是第一次来?”隔座那位头缠一字巾的道士出言。

    湛长风和他之间隔了一个人,他却还侧身搭话,再看会客室里没有招待方的人,想见此人挑了活跃气氛.相互引荐的角色,“湛长风,幸会,听道友的话,想必对此会很有经验,不知能否指点些注意事项,也免叫我出丑。”

    她报出名字时,一些人再次看了过来,丰山海则微微一笑,“我也是因着作为将军府的客卿每次都被抓来充数,哪有什么经验可言,咱就是来观礼的,至多不过在哪个小辈表现出色时点评夸奖几句,道友不必在意太多。”

    “道友谦虚了,我路过宝地临时受邀,游河胡笳声慢,闻酒香愈烈,再临不夜城,已然沉醉其中,又怎能轻慢少年英杰们呢。”湛长风声音不疾不徐,随意至性,好像真是无意间被合水景致吸引。

    几个本土修士插上话,“早闻湛道友之名,似与传闻不同啊,会后有空可一起煮茶论道。”

    “合水的人大多比较闲,游船赏玩也是另一种沉淀,道友可多待上一段时间。”

    敛微乖萌乖萌地扳着脚丫子看湛长风和他们谈笑周旋,气氛中某种紧绷之意也渐渐淡去了。

    “呦,一段时间不见,你怎么多了个娃娃啊。”

    敛微感觉头顶的小揪动了下,仰脸望去,骚包的粉色闯入眼,噫~

    游不悔敞着胸膛,锁骨上桃花枝独秀,活像个阳刚又轻佻的浪子,话插得突然,但没人感觉不悦,这可是战力榜上的顶尖高手,即使修为一样,实力却是截然不同的。

    战力榜上的人基本都被默认为下能同阶无敌.上能越阶单挑的怪物,和普通修士的层次完全不一样。

    就如湛长风,如果她没上战力榜,哪能让这些修士主动开口结交。

    不过这些修士也很吃惊,没想到两人是认识的,而且游不悔的语气还很熟稔。

    其实湛长风也只和他见过三次,一次是金吾殿门口,一次是他引荐带她去长老会议,还有就是路上遇到,不过有利益交点,互相还能找出欣赏的地方,三次也就够搭上交集了。

    “敛微,我的朋友。”

    游不悔吓得缩回手,歉意地对敛微道,“不好意思道友,我还以为...呃,你长得真年轻。”

    敛微心里咯咯笑,面上十分大度,还有丝惆怅,“无妨,我都习惯了。”

    游不悔顿感自己作恶多端,还戳到了人家的伤心事,求助似地看向湛长风。

    按他想,以湛长风的作风,她承认的朋友必然有独到之处,具备实力能力,所以下意识就认为敛微是因为某种变故变成这个状态的。

    游不悔也算猜对了一半,不过敛微现在的心智真的是三岁,正假装大人逗他玩呢。

    “看我做什么?”湛长风闲闲而语,丝毫不想帮他解脱罪恶感,小娃娃玩得开心就好。

    游不悔也看出来了,这厮就是个看戏的,腆着脸再次向敛微告罪了一声,心里唾弃自己,让你手贱摸人家小揪。

    另一边湛长风若有所思,刚刚游不悔和她打招呼时,本来化解得差不多的几道特别情绪又盯过来了,甚至其中一道明晃晃的就是敌意。

    深研心觉道后,她对别人的情绪很敏感,尤其这情绪是针对自己的,简直像是黑暗里的明灯,想忽视都难。

    然她没有见过那几个人,甚至在她试探性地表明自己只是来游山玩水后,关注度就消了,现又因游不悔重新出现,看来这和她成为受邀宾客有关。

    有名堂总会露出来的,湛长风记下那几人的脸就将此事放旁边了,恰时司仪来请,众人都动身出门。

    “两位请随我来。”

    随着众人出门,司仪们也上前给相应的客人引路。

    走过长廊,尽头灯火通明,近了才发现这是一处长方形楼台,一字摆了十一个席位,下方是一个巨大的场地,俯视而观,明显用珊瑚珠做了数个隔区,而在两侧,是普通观礼席,此时已经坐满了人。

    “前辈请入席。”湛长风被引入右手第三席,观诸人皆已入席,不过入席者只有十人,其他人估计是被携带来的后辈,全都侍立于侧。

    湛长风倒是没想到这种情况,低头看向敛微,她个头都不及椅座高,怎么站?

    游不悔也想到了这点,微妙地望向她们,却见敛微直接被湛长风捞进了怀里,“你不是说她是你朋友吗?”

    “小朋友不可以?”

    啧,你们是不是在逗我!

    敛微奶声奶气地吐出一字,“笨~”

    好啊,还真是逗他!游不悔探手就要去抓她小揪,结果湛长风横来一眼,“你最好不要这么做。”

    游不悔悻悻,倒也没再动,瘫在座椅上,挑着眉,吊儿郎当的。

    “诸位都来了啊。”后头传来一道干净的女声,话音落时就有人立刻站起来回礼,“将军。”

    湛长风跟着站起来一看,却是不久前遇到的那个路人,敛微已经埋着头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了。

    但这丝毫不妨碍某个将军眼睛一亮,克制地和一圈人打过招呼后,朝敛微瞄了一眼,才对湛长风道,“原来你就是湛道友啊,此前见过却是没认出来,失礼了。”

    “将军言重了。”

    诸人见燃念跟湛长风打招呼,神色皆有异,不是第一次来合水吗,怎么还见过?

    而且受邀也就算了,战力榜之人有这个资格,可为何是坐在右席,右尊左卑,要知道受邀宾客可不是战力论英雄,他们有些是家族代表,有些资助了这场大会,有些影响力广,论综合力量,都比她高。

    众人各怀心思地入席,暂按捺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