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春江往事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三楼都是大人物,还有大人物们的随侍弟子,此时他们都围在中央圆台旁,或低声私语,或浅笑交谈。

    光线陡暗,只有中央圆台如罩白昼,一名白冠修士走上台,“诸位真君.道友日安,今春江阁首次展出真灵牌,接下来就由我为大家演示此物作用。”

    白冠修士托起巴掌大的一物,使其悬浮空中,随即攻向真灵牌,奇异的是,真灵牌将法术全然吸收。

    有人道,“这不就是抵消之术吗?”

    “不然,真灵牌里的空间能容纳各种攻击手段,你等将法术收于此后,可随时将它激发出来,而且诸位请看,”白冠修士将真灵牌背面呈向众人,“这里还有牵引阵,若你供应足够的灵石或者元力,还能增强其攻击力。”

    众人哗然,眼有热切,“这倒是件重要东西,对战的时候相当于多了一倍的力量。”

    “还能封存自己的力量送给小辈。”

    湛长风听着那些议论有点讶然,虽名字不同,但如今世道里,像这样能封存力量以备后用的器物还是挺多的,比如剑丸。

    她不由揣测这到底是哪个年代,难道那些封存力量的器物就是从此地此刻开始发展流传的吗?

    一道声音劈来,迷雾渐散。

    “春江阁不愧是空间之术的祖地啊!”

    空间之术,刹那无数典籍从她脑海里翻过,一句话冒了出来,“彭怀老祖证得空间之道,踏虚而去,其后嗣门人建春江阁,专研空间之器,大行商道,于九万年前覆灭。”

    这句话还是她在青白山社学时从一本野志上看到的,野志主要写的是彭怀老祖的事迹。

    春江阁已经覆灭,为什么要演现在这一幕?

    “接下来我给大家演示一下如何激发攻击。”白冠修士眼有笑意,自信十足地环视众人一圈,然后道,“真灵牌有被动激发和主动激发两种状态选择,被动激发一般是在受到生命威胁的情况自动护主,主动激发则随自己控制,可将它当成一件攻击法宝。”

    “有哪位愿意上来和我实战演示一番?”

    “哈哈哈,我来,能第一个试验也是件幸事!”

    蓝袍道人跃上圆台,“该如何做?”

    白冠修士让人升起防护结界笼罩圆台,“道友尽可攻击我。”

    蓝袍道人跃跃欲试,“那你得小心点,我的招法强着呢,你刚刚吸纳的那点法术可挡不住我。”

    “无妨,必要时我可以增强真灵牌的效力。”

    “好,我倒要看看它最大能把你那法术增强到什么程度!”蓝袍修士须发皆动,两掌间升起一道光轮,仿佛怀抱沃日,刺目的光芒照亮了整个空间。

    白冠修士眼有凝重,但丝毫不怯,手拿着真灵牌将元力渡入其中,蓝袍修士的沃日轰过来时,他也激发了真灵牌,刹那三楼被红白两股力量的光芒笼罩,摧枯拉朽的惊人气势仿佛要将所有人压扁。

    即使知道是虚幻之景,湛长风还是为这种力量心惊,这就是大能者的威势。

    然后光芒过后,气氛陡转,只见台上一人立一人躺。

    “元浩!”一位头戴莲花冠的真君惊怒异常,探手抓破结界,抱起蓝袍道人,蓝袍道人胸口有血洞,竟已神形俱灭!

    “好好好,你演示用法也就算了,何以下此毒手,杀我弟子!当我黎山门好欺负!”

    白冠修士也是被这场面吓住了,“不,他明明可以躲开的。”

    “难不成我弟子自己寻死!此事不会那么算了,我们走着瞧!”莲花冠真君似要带着尸体离开,也就是这时,所有景象停止了,每个人的表情动作定格在原地。

    阁主走上圆台,注视着所有人,又像是在看虚无里的某一点,眼底有郁郁,“后人啊,你听说过春江阁吗?”

    “听不听说过,它都已经不在了。”

    阁主低笑,“我很不喜欢你避重就轻的样子,打太极可不好。”

    “我也不喜欢前辈的故意引导,”湛长风拢袖而立,波澜不惊,“接下来前辈是不是该告诉我春江阁覆灭的真相,再许以利诱帮前辈达成什么事。”

    “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件事就是春江阁覆灭的源头,”湛长风从那一张张或惊讶或沉静的面孔前路过,目光停留又离开,“在街上逛的时候,我听说春江阁是穿云界的首富,专研售卖的又是很有独特性的空间器具,以春江阁的人脉地位还不至于因为意外杀死了一个别派弟子而没落。”

    “凡盛极者必衰,就算天垂怜也避不开人祸,要将这件事扩大甚至给春江阁召来覆灭,显然有人在算计你们。”

    “呵,不错。”阁主道,“你有点小聪明,可这又如何。”

    湛长风不置可否,站在一人面前,他面目刚正,嘴巴微张,似要和旁边人说些什么,“是他动了手脚,致使那蓝袍道人躲不开攻击身死的,黎山门只是把枪罢了。”

    阁主眉头一皱,此事他也是到了最后才知道,这人如何猜到的,“敛微告诉你的,还是你曾从哪里知道了点什么?”

    那也不对,就算知道了什么,也不可能当面认出这个人来。

    “我是看过这个过程后知道的,至于如何看出来的,大约是我不止有点小聪明。”

    阁主重新打量湛长风,少年之人却无少年之姿,此时撇头看来,目光如渊,竟有种尽在掌握的气势。

    “就算再聪明又如何,老夫存世数万年,就算只剩下这生死境的力量也足够让你永远留在这灯中幻世里。”

    “说实话前辈,你虽有生死境的修为,可惜你只是一道神识,不巧的是,我擅长对付灵魂,何况神识。”湛长风指尖凝出一缕魂力,“自认还有一战之力。”

    那精纯的灵魂力量让阁主抖了抖眉毛,原本以为是个颇有天赋的小辈,没想到小辈也有大力,难不成过了数万年,谁都可以玩弄魂力了?

    但这小辈掐住了他的命脉,他初始时没有动手,现在也不会动手,他确实需要人帮他做事,而这个人就是敛微带回的湛长风。

    阁主是看不上湛长风的,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她实力太低了,要她解开封印得等到猴年马月。

    可找实力高的又容易遭强夺,把全部都搭进去。

    “春江阁虽灭,却留有一笔足够庞大的宝藏,乃春江阁数千年的积蓄,将来你只要能帮我解开画上封印,这笔宝藏就是你的,如何?”

    湛长风阖下眼皮,“我要见一个人。”

    “.....”阁主发现自已有点摸不透这小辈的想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