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神眼试炼(4)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粗糙的风沙拍在脸上糊了口鼻视线,倒三角眼修士半身埋在沙堆里,一喘气,砂砾便顺着口鼻到了喉咙,他已经喊不出话来了。

    他半眯着眼,眼里是恨恨的光,那些人竟将他打残丢在这里当做吸引试练者的诱饵,嗬,他要好好记住那些人的脸,若他能活着出去,定不会放过他们。

    风声呼呼,极目而视,两道人影正向这个方向飞奔来,倒三角眼心中奇异地生出一丝安慰,总有人会比他先死的。

    近了。

    那些人应该蠢蠢欲动了吧。

    他看见阵法的光华升起,但恍神间好似有一道风从他面上飞驰而过,他还来不及细思,一道刺目的雷电冲他门面打来...

    “卧槽!”风逝川回头看见一片雷电,小心脏直跳,“不就要令牌吗,至于追我那么久,给你给你!”

    湛长风抓住飞来的令牌,啧,一个图案也没形成,完全没用。还不如刚从埋伏的那堆人身上拿到的令牌。

    “你怎么还追啊,我都给你了!”

    湛长风声冷而幽,“你速度那么快,说不定能催生出战靴祝福。”

    风逝川耳后起了鸡皮疙瘩,“你他妈是不是有病,什么鬼!我上了三次试炼场也没听过祝福和杀的人的特性有关!”

    “总要试验一下的。”

    “.....”突然有点绝望。

    风逝川自认速度第一,几次进试炼场都能全身而退,但谁想到今次遇到个变态,他各种遁法都用上了,还是甩不掉她。

    “老祖保佑!”风逝川化成一阵风卷起路旁修士扔向湛长风,紧接着一个土遁闪身。

    那修士满脸懵逼,自己明明是在躲人怎么就被抛到半空了,可惜他还没懵完就被湛长风一剑斩杀了。

    湛长风身形不停,只一招手,某件东西就从修士未落地的尸体里飞了出来。

    嗯?

    湛长风低头一看,竟恰好是神行祝福,也就是战靴图案。五种图案已经齐了,她没有紧追风逝川,找了个地方专研。

    所有图案被她拆解重组,晦涩地临摹着它们的痕迹,心神仿佛进入了一个微妙的境界,耳边常有兵戈抨击的声音,忽远忽近,不能捕捉。

    她一边参悟痕迹中的意境,一边不断临摹,数十次后终于勾勒出了一个完整的图腾,其名兵甲术。

    她不知道众神纪元的力量体系到底是怎么样的,那个时代太遥远了,仅在某些典籍上看到过只言片语,是说众神纪元只有两类存在,神.万物,神天生就是神,祂们从一开始就掌控着亿兆世界的运转。

    众神消失后,生灵从点将台中悟出了第一个道统,那就是神道传承。

    神道传承不要求你炼心炼己,只要你能掌控图腾力量,即使是凡人之躯也能移山填海.毁天灭地。

    据说坐落于凡人国度的尊王府就是图腾持有者。

    湛长风在描绘这些图案的过程中,能感觉到图案中蕴含的威力,那不是元力,不是真力,也不是魂力。

    那是种不能琢磨的力量,随着一笔一划的生成愈加强大。

    这就是神道传承么?

    神道传承中,最著名的就是六道传承,就算是窝在藏云涧这种小地方,她也听说过关于六道的传闻。

    只是没想到,这六道是基于神眼的。

    湛长风将兵甲图腾刻进神眼,神眼之中的灰暗仿佛墙皮般片片剥落,她眼里的世界也随之更加清晰。

    她又看了看令牌上剩下的几种祝福,一个是血性祝福,一个坚石祝福,还有一个无影祝福。

    血性祝福和坚石祝福有契合点,但还不完整,且不像兵甲图腾那样能猜到剩下的几个部分。

    无影祝福暂时没有头绪。

    湛长风将神眼收回紫府,寻找新的目标,突然间风云色变,黑风暴自天地而起,狠狠压来。

    “妈呀,试炼场缩小了!”风逝川狼狈地从黑风暴里冲出来,身后暴虐的风沙遮天蔽日。

    这场黑风暴迫使所有幸存的人往风眼赶,活像要把他们圈地厮杀。

    风逝川此时不避着湛长风,反倒凑上来,“我看你也是一个人,我就跟着你了!咱理智点有话好好说行不!”

    他对这种情况很熟,显然最后一场争夺要开始了,按以往的情况推算,现在赶到风眼的,不是已经组好战队了,就是落单的。

    手上没令牌都忙着跟随持有令牌的人,好争一争进入神殿的名额。他大半天都忙着躲湛长风的追杀哪有时间接触其他人,此时也只好腼着脸自荐,虽说这人凶狠了点,但实力高,最终胜利的希望大啊。

    当然前提是她放弃杀他。

    湛长风自然没有拒绝,她可还没忘记她有个任务需要别人追随她,不枉她追杀了他这么久,终于搞到手了。

    如果风逝川知道自己被追杀是因为湛长风看上了他的实力,等着他主动投诚,绝壁喷她一脸老血,有毛病!

    不过这会儿,湛长风没有明确答应合作,只是道,“等到地方了,我们假装不认识,你按你的风格来。”

    风逝川也不怕被风沙吹满嘴,急问,“什么风格,逃跑吗?”

    “......”湛长风觑了他一眼,“照刚刚一样,把那些人引到我身边就行了。”

    风逝川喉咙里像是憋了只蟑螂,他专门带湛长风往有人的地方跑是为了给她找麻烦喂!怎么被她那么一说,感觉是自己眼巴巴给她带路收人头的。

    卧槽,她绝壁是把自己当斥候了吧!

    “呵呵,看来我们的合作很早就开始了。”风逝川心疼了自己一会儿,抬头就看不见湛长风了,不过远处已经冒出了塔尖,应该快接近神殿了。

    神殿伫立在风眼中央,不同于现今的土木建筑,它采用立柱和拱形的结构,两侧有尖塔,通体黑岩铸造,隐泛红光,好像伟岸的神一般撑开了这片压抑诡谲的天地。

    进过试炼场的人都知道,进入神殿的唯一方式就是拿到神眼。

    但是现在神眼在谁手里?

    或结队或单身的修士们分布于神殿周围,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风逝川没看见湛长风,自己挑了个位置不远不近地待着。

    “这不是风道友吗,一个人?”恰时几人也刚从黑风暴里脱身出来,一同达到。

    风逝川瞧了瞧跟他打招呼的女修,又看向她身后的三位修士,然后才回,“穆真道友。”

    赶了巧,他们是同一世界的,点将台里交过几次手。

    穆真见他单身,又没有祝福痕迹,邀请道,“风道友可一起退敌?”

    风逝川在入云界点将台也是有名气的,若能加入自己的战队,如虎添翼。

    穆真本人名气和他不相上下,她的三个成员仅观气息也都是个中高手,风逝川思忖半息,淡笑拒绝,“时候尚早。”

    穆真以为他要看看其他战队的情况,自也不强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