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神眼试炼(3)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这群魔风狼平均修为在八百年左右,黑毛倒竖,眼神阴沉,戾气极重,堪比筑基。

    狼嚎之中,湛长风听见另有五人在朝这里接近,光头遮骨也察觉到了,“扈道友和方道友辅助我去埋伏那些人,风道友和狼牙道友在此对付狼群,顺便吸引他们的注意可行?”

    “可。”

    传完音,五人各自行动。

    “哈哈哈,俺先去了!”狼牙率先杀进狼群,一掌拍死一头,十分顺溜。

    湛长风凝气化剑,消耗虽大,但在没有兵器的情况下也只能如此了。

    魔风狼凶厉非常,群狼扑杀可不是说着玩玩儿的,湛长风踏步走位,剑势从容凌厉,狼牙偶尔瞥一眼,暗道此人相貌平平,风骨倒是独特。

    湛长风同时也关注着远处的情况,比起其他人来,她对这个神眼试炼一点也不熟悉,还是比较怕踩到坑的。

    “道友好身手,可有兴趣争到最后啊?”

    她琢磨着狼牙这句话的意思,耳微动,是光头那边打起来了,似乎情势不怎么好,埋伏失败了。

    湛长风借着和魔风狼的战斗远离狼牙,狼牙却不着痕迹地接近,“道友怎么不说话,俺看道友的意愿与俺非常相似,不如一同完成试炼。”

    “现在不就是一起的吗。”最后一头魔风狼倒在地上,不知怎么,所有魔风狼化成了黑沙,风卷而逝,银光一闪,说时迟那时快,湛长风和狼牙同时出手攻向对方。

    “那哪能一样。”

    狼牙双臂附上臂铠,拳如陨石,动辄重如千斤,湛长风剑带红尘意,一剑心魔至。

    狼牙止不住纷乱的思绪,这是什么诡招,他眨眼间湛长风已经不见了,“该死。”

    他环顾地面,又骂了一声。

    “让人逃了?”远处一行人走来,细看除了五个陌生修士外,扈十娘.方汉君也在其中。

    狼牙看了他们两人一眼,知道他们是打算留下合作的,“那个光头跑了?”

    “受伤不轻,别说这个了,现在我们有八人至少得找到两块令牌。”

    “刚刚倒是打出了一块,但被那个姓风的抢走了。”狼牙将目光放到扈十娘身上,“道友打算跟着我们?”

    扈十娘也没办法,谁想到这兽裙男是组团进来的,他们埋伏人不成反倒被埋伏了,“我只是个辅助,自然谁强跟着谁。”

    方汉君也赶紧表态,“进来一趟好歹要赚够战绩。”

    此时湛长风正在研究那群魔风狼化的银质令牌,上面只有两个古朴的文字,字不认识,但一眼就感觉上面写的是“神殿”。

    这种文字的威力好大,不识却让人自然而然地知道。

    湛长风把玩了下,放进袖袋,果然战队什么的是不牢靠的,先找到神殿再说。

    神眼试炼场地阔不知几何,满眼都是起伏的黑色土地和暗沉的云,时有魔物侵袭。

    湛长风杀了几群魔物后,确定这些所谓魔物是具现化出来的,非血肉之体,但也没有发现第二块令牌。而手上这块令牌忽冷忽热,湛长风试了几次路,猜测这现象和神殿有关,于是选定一个方向接近。

    她遇到的修士也越来越多,这让她意识到拿到令牌的修士都在往神殿跑,他们不发一言就杀人的行为,也让她猜测战绩和人头数的关系。

    湛长风几次反杀之后,发现令牌上由浅至深出现了一个刀剑图案,不明所以,直到看见一支五人战队出现。

    “居然还有落单的!”

    “少废话,上!”

    五人全都穿着隐泛红光的铠甲,四人冲杀上来,还有一人手持同样泛着红光的令牌站在后方,俨然掌握全局的架势。

    四人配合得异常默契,竟然还频频躲过湛长风的剑势,仿佛早有预料,湛长风睨了眼手持令牌的人,忽得一勾手指,五道雷霆突降,五人全都躺地。

    这雷霆本该劈得他们化灰,此时却只是让他们失去了行动力,那红光铠甲也透明近乎无。

    领头人呼哧呼哧翻了个身要去抓掉在身旁的令牌,却被踩住了手背,一只骨节修长俊雅的手捡起了令牌。

    “我乐意为您效劳!再给我一次机会!”领头人见她没有队员,立马求饶加毛遂自荐。

    湛长风手里拿着两块令牌,一块自动化光飞入她那块,然后令牌上就多了一道铠甲图案。

    “这个怎么用的?”

    领头人听着那冷漠的声音,一时不能分辨她是在耍着他玩还是试探他,“只要将神识融入令牌就行了,一次最多能祝福五人,但令牌越强大,祝福也越强大。”

    湛长风断定他没有说谎后将神识探入令牌,眼前的世界顿时发生了显著变化,飞上半空的砂砾坠入地里,一条从西向南的风流拐了个弯,百里之外奔驰而过的人影,所以一切都被放大,愈显细微。

    有点像她五感全开后的状态。

    而那两个图案,此时也有了明确的解释,一个是化兵祝福,一个是化铠祝福,在令牌的加持下,不需要去理解领悟这两个祝福,意念一动,铠甲就穿在了身上,手上也出现了跟她那把一模一样的重剑。

    原来是这样玩的,湛长风颇感新奇,随手送了五人一程后,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手点额头引出神眼,那时醒来她就发现神眼在她的紫府里。

    她将神识渗入神眼之中,却是灰暗一片,与令牌的状况完全不同。

    先前她听光头男说神将是用神眼掌控军团的,适才又有令牌的作用显示在眼前,便以为神眼也是如令牌一样使用的,但现下一试,好像又有些偏差。

    湛长风心思微动,分出神识探入令牌,仔细拆解两个祝福的图案,同时在神眼中临摹出来,多次之后始终不得成型,却让她发现了一点特别之处,两个祝福的图案能契合在一起!

    原来如此!

    这应该是一道完整的术,被拆分成了几个部分,铠甲和兵器有了,还少什么?

    战盔.战靴.战袍!

    她一直在找神殿,却忽略了她本身和其他试炼者的不同,其他试炼者是来抢神眼的,她是来修地狱眼神通的。

    也许神通不在神殿,而在整个试炼场,整个试炼人群之中。

    还能怎样?

    自然是干掉所有人,站到最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