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百胜磨一剑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湛长风!我恨你!”辛如飞差点没疯,青时为什么会乱入幻境!乱入就算了,居然让他苦苦痴守了几百年后,眼睁睁看着她和大师姐结为道侣!摔!

    湛长风冷冷瞥了他一眼,“把我设定成个小傻子,我也没怪你啊。”

    “...活该你就是个傻子!”

    “我先脱离出来的。”

    辛如飞没话说了,整理整理心情,不得不承认,这场他输了,他本要先一步施展幻境,但没想到,湛长风把他也拖了进去。

    湛长风那边是换个身份重走修道路,里面的剧情里都是陷阱,只要她有违背本心的举动就会深陷幻境,解脱不得。

    而他这边...这都什么破玩意儿!

    “这可不是破玩意儿,我的又不是幻术。”辛如飞那边的发展完全是基于他的潜意识,在里面他始终得不到青时的青睐,显然他自己也认为自己是得不到的。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看脸。”

    辛如飞愤愤离开,他感觉他的心碎得已经补不过来了。

    观战室里猜测纷纭,“这就完了啊?我怎么光看他们站了两刻钟。”

    “是幻境还是神识比拼啊,辛如飞输了?”

    那冰冷宏伟的声音公示:“湛长风,可列战力榜第三百位。”

    同时三皇宝树上的战力榜也在移位,一个上,一个下。

    “真的上位了!”

    “上榜了啊,我也一定能上榜的。”公孙芒眼中有光。

    “你还是那么自信呢。”桃花眼微挑,些许狡黠。

    公孙芒不太好意思地摸摸头,眼神望向另一位身姿优柔的姑娘,“雨姐姐可别说笑了,那次我不就是喜欢柳姐姐的琴声,才想上台切磋一二嘛。”

    雨清晨对他的感官不坏,是个有意思的少年郎,不由想起那次六院大比,他先天小成上去挑战大圆满的柳拂衣,却因疯狂的战斗状态不避不让地撞上柳拂衣的绝杀之音,害她怕重伤了他,自断琴弦,止住杀音。虽然莽撞了些,但勇气可嘉,心思也清澈,事后还来道歉了。

    “说来二位姐姐能来点将台还是挺让我意外的,是约了人斗法吗?”

    她二人都是万秀院的弟子,平常也一贯风雅,对比斗不是很热衷,只是偶尔来几次点将台。

    “是啊,不过不是我,是拂衣。”雨清晨朝柳拂衣眨了眼睛。

    柳拂衣抱着琴,轻轻一笑,“到我了。”

    公孙芒看着柳拂衣出门,才反应过来湛长风要挑战的第一百人是她。

    观战室也炸开了锅,“这姑娘面生啊,好像没见过。”

    “孤陋寡闻了吧,人家不上战力榜,上的是新秀榜,新秀榜上可都是天赋实力最强的那批人。”

    “柳拂衣,筑基初成便一跃高居新秀榜第十一,那潜力恐怕比第一的于慎还要强,于慎初成时是第十三。更有意思的是她的批语:琴心无垢,因缘一线。”

    “不过第一百人怎么会是她,她跨进筑基小成才没多久,而且战绩也不高,按照湛长风的风格,第一百人应该是最强的,至少要比辛如飞强啊。”

    “不对啊,湛长风现在是上造之衔,她能主动邀战的只能是上造或不更.庶长,柳拂衣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得也是上造了。”

    雨清晨很骄傲,“都小瞧人了吧。”

    斗技室

    “湛长风。”

    “柳拂衣。”

    两人行过道礼后,湛长风最先开口,“传闻柳道友琴音如世,我可否一听?”

    她会邀战柳拂衣,还是因为她以清虚身份见的那一面,当时她就觉得这人身上有种佛性,联想到她在新秀榜上的名头,对她的琴音便更感兴趣,说不定会对自己将要练成的这一招带来惊喜。

    柳拂衣指腹压着琴弦,轻轻一撩拨便是无限琴意,她注视着湛长风,心中不知为何有种熟悉的感觉,“只是为了听琴?”

    “若成,便以红尘为报。”

    “也好。”柳拂衣盘坐地上,横琴于膝,思想瞬息道,“红尘太过熙攘,我先以一曲平沙落雁开场罢。”

    第一声琴音甫出,便将众人带入万里微茫之境,似见碧云天色中鸿雁翩飞,嘹唳长空。

    “好可怕的意境压制,心境差点的恐怕在这第一音中就缴械投降了。”洪道子叹道,他又看向湛长风,这人的道已经不流于表面力量了,也许像辛如飞.柳拂衣这种专于心境的修士才能和其抗衡。

    云霄盘旋,几声惊寒,相邀聚沙渚。

    一些先天修士忍不住翻腾的心绪,接连夺门跑出观战室,再听下去心神恐怕会沉入琴音中的世界无法自拔。

    诸如洪道子.莫情.公孙峦等筑基修士尚可坦然随琴音看着鸿雁飞向沙渚。

    素手撩拨,琴音渐快,鸿雁翻飞击翅,竟一齐落在沙地上,芦苇轻荡,夕阳影斜,江皋渔火,梆声阵阵,一时雁惊,或飞或落,参差鸣叫,扑棱不定,嘈杂万分。

    洪道子等人稳住心境,气息略沉,公孙峦要好一些,但足够他吃惊了,他可是筑基巅峰,竟也被她的琴音侵扰。

    他们听的只是余音,正抗琴声的湛长风又是如何呢?

    湛长风静静听着,在群雁倦宿寒芦,声息渐幽之际拔剑起舞,夜空突然被流火划破,渔船着火,哭喊阵阵,雁惊于飞,风声鹤唳。

    柳拂衣面色不变,曲调一转,悲泣渐起,江上人家裹被抱娃惊慌失措地逃亡,芦苇频折,刀剑乱夜。

    黑甲军队兵临城下,气势如虹。

    琴音铿锵,江边的百姓聚于城墙之上,沉痛化作保家卫国的决心,杀!

    竟选择了正面抗战?

    湛长风剑势再换,投石砸墙,烽火四起,旌旗染血,战马嘶鸣。

    一剑勾起战歌和烈火,一调唱衰寒门路前雪。

    柳拂衣慢拨弦,对方战意太强大,琴境被压制,琴音就像战败的军队节节后退,她叹了口气,城破,此后再无家国。

    然而湛长风并没有停止,绿草覆上废墟,白骨里开出花,街上重新人来人往,烈日昭昭,人间熙攘,鸿雁飞向归途!

    这一剑斩出红尘万丈,谁能挣脱。这一剑斩出红尘业力,想法多.做事多.有所求.有所恨,那便不能挣脱。

    百胜磨一剑,一剑为红尘,红尘映万世,万世如镜,何能挣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