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神走向(1)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第九十九人了!”

    “是他,辛如飞,战力榜末座,筑基大成,她要挑战战力榜了吗?”

    “辛如飞是法道骄子,应该对心神方面比较有把握,这场恐怕难了。”

    辛如飞是主动邀战湛长风的,因为据他那么多场观察下来,这人用的应该是关于心魔之类的手段,而他走过问心路,锤炼过神识,专研的又恰是幻术,此时少不得要跟她比一比谁的意志更坚定。

    两人执礼问候后,辛如飞笑道,“人生痴往,请君入梦。”

    湛长风眸色略深,“好啊。”

    .....

    偏僻小镇——余浔

    正逢春夏之交的雷雨时节,天上乌云呼朋引伴地聚拢在一起,不到片刻,便给这座水乡小镇下了场畅快淋漓的雨。

    青石板砌成的街道上行人被弄个措手不及,连忙往檐下躲,而小贩们大约是被这说变脸就变脸的天气折磨了太多次,嘴上骂骂咧咧的,手下却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油纸将摊位盖起来,卖伞的笑歪了嘴,不顾浑身湿透,大声地吆喝着。

    “大夫,大夫,你快点啊!”

    滂沱大雨中,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焦急地拉着个山羊胡的大夫,老头不悦地扯开被拽着的衣角,替他撑伞的小学徒很有眼界地对小姑娘喝道,“你个死丫头,我师傅在这种天气答应你出门瞧病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还急吼吼地作什么!”

    小姑娘急得直掉泪,硬是拽着老头往前走,“再不快点就出人命了!”

    大夫挥了挥袖子,发现小姑娘用劲太大挣脱不得,冷哼了一声,原本踏青似的步伐终于快了那么一点。

    然而这比平时逛街稍微快点的速度有什么用!

    小姑娘心急到了顶点,抓着老头的胳膊往自己身上一甩,背起那臃肿的身子冒雨狂奔,小学徒目瞪口呆地立在原地,连雨伞掉地上了也不知道。

    这回速度是极快的,擦身而过的人们仅是感觉一道旋风吹过,便没了人影。

    一路闯过去,小姑娘刹不住自己的速度,待到了那熟悉的小院时,整个人往前撞了上去,原来靠一口气吊着的破门正式寿终正寝,她从泥泞的地上站起来抹了把脸,“咦,大夫呢?”

    摔了个大屁墩的大夫扭着看不清的五官,颤抖地指着小姑娘,小姑娘一声哭号,“大夫,你没事吧?”

    还算有点良心,结果下一秒大夫就听她抽搭着说,“还好,不然再去找个大夫太浪费时间了。”

    大夫捂着心脏,真想撂挑子不干。

    小姑娘毫不怜香惜玉...毫不尊老爱幼地打横抱起大夫冲向里面的小屋,“大夫大夫,你快看看她怎么了!”

    大夫憋着气吼了一句,“你特么先把我放下来。”

    小姑娘连应了几声好,把人放下,眼巴巴地看着床上的少女,然后再眼巴巴地看着大夫。

    大夫被那双湿漉漉的杏花眼弄得汗毛倒竖,咳了一声,在床头的凳子上坐下来,开始诊病。

    床上躺着的少女气若游丝,精致出色的眉眼紧闭着,没有一点生气。

    大夫在外头滚了一圈,都成了泥人,怎么好意思用满是泥水的手给少女搭脉,找了块布将就着擦了擦,手指堪堪触到少女的皮肤,他嗷的一嗓子叫了出来!

    “疼疼疼!你...你放手....快放手...”大夫叫唤到一半就想哭了,这哪是病人啊?!一个两个地全不正常!

    原本躺在床上的少女已经坐了起来,透着病弱的苍白脸上带着冰绝的冷意,狭长的眼线里缝着抹极致的霸道,然她望向他们,眼中却是空茫虚无地容不下任何存在。

    少女仅是扫了面前两人一眼,确认安全后又昏了过去。

    大夫捧着脱臼的右手眼泪汪汪,竟是被那少女的气场震得站不起来了,唔,他要离开这个变态的地方。

    小姑娘小心地瞧了瞧少年,催促大夫,“你快看病啊。”

    “这不是看病,是要命啊!”大夫哭丧着说,打死也不想碰少女的手了,他只是碰了下手腕就脱臼了一条胳膊,碰其他地方还能有命回去?

    小姑娘瞪着大夫,让他快瞧病。

    大夫瞪着小姑娘,死也不瞧。

    互瞪了半天后,大夫摸着山羊胡,一脸高深莫测道:“老夫观她是肾虚啊,瞧这脸白的,我先给开几副补血益气的方子怎么样?”

    小姑娘也是少根筋的,大夫这么说了,她也就这么信了,虽然感觉哪里不对。

    大夫踏出破落小院,落后面的小学徒才拎着袍角赶到,大喘气地恭维道:“哎阿,师傅您这就瞧完了啊,果然是名医圣手,小子以后跟着您有得学了。”

    “就知道拍马屁。”大夫攥着小学徒的手臂匆匆走,好像后面有什么鬼怪在追赶他,小学徒一脸懵逼,刚张了嘴就被大夫打断了,“你小子,以后长点心吧,老夫跟你说,像咱这种普通老百姓家的大夫,千万别给那些修士看病,人家一个不称意给你一掌,小命就完了。嘿,咱有什么本事看那些大人的病啊。”

    小姑娘送走了大夫,就在屋子里头四处翻找,好歹是扒拉了五个碎银出来,再加上她手里头的二十个铜钱,应该够买两三副药了。

    至于以后,暂且管不着。小姑娘又冒着雨跑出去买药。

    回来的时候少女已经醒了,她神色有点冷,眼底却存着一分柔和,“谢谢你,你可以叫我青时,你叫什么?”

    小姑娘摇摇头,她从小没爹没娘靠着挖野菜吃树皮长大的,哪来的名字。

    青时却以为她不高兴说名字,也是,自己一个陌生人,人家搭把手救已经算好的了,还去刨根问底做什么。

    “我...我去给你熬药。”小姑娘扭捏了下,怯怯道。

    “能给我看看吗?”

    青时打开药包,无奈极了,这些草药有什么用,这小姑娘被骗了,再环顾漏风的墙,怕是将小姑娘的积蓄都坑走了。

    不过青时身上也没有银两,想回报小姑娘都做不到,“咳,我要去神鼓门,你愿意跟我走吗?”

    小姑娘不知所措,她就是顺手带了个人回来,还要把自己搭进去啊。

    青时体贴地解释道,“神鼓门在招徒,若有缘进门,可以修道。”

    “修道干什么?”小姑娘只知道每天去山上做陷阱挖野菜,然后晚上捧着装了银子的荷包入睡,那是她最安心最满足的时候。

    “修道可以上天入地啊。”

    “......”小姑娘一脸懵逼。

    “...还可长生不死。”

    “......”小姑娘绞着手指,“活那么久干嘛?”

    青时一时没法回话,叹道,“修道可以吃饱饭睡大房子。”

    小姑娘眼睛一亮,“我要修道!”

    然后小姑娘就跟青时离开了小破屋,离开了偏僻小镇,走了八千里的路,进到深山。

    深山里有一座修者的坊市,小姑娘被那热闹景象迷了眼,兴奋地指着从天空御剑飞过的人道,“他会飞他会飞!”

    旁边一些穿着考究的少男少女嫌弃地离远了点,“乡巴佬。”

    小姑娘脸红了,感觉给青时丢了脸,偷瞄了眼青时,她还是优雅冰冷的模样,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小姑娘羡慕又自卑,努力跟上她的步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