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再战

作者:孤在上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帝神通鉴最新章节!

    砰!

    李兆的拳头砸在重剑上,两人都退了好几步。

    “搞什么,没意思,浪费我十点战绩。”

    “这零分怕不是假的,跟秦无衣没法比,不看了。”

    观战室里的人陆续骂骂咧咧离开,只剩下一些沉得住气和心疼十点战绩的人。

    李兆有点躁,快半个时辰了,这人行动虽受重剑限制,显得笨拙缓慢,但每次都及时用重剑拦住了他的拳头,而且他发现她拿重剑的姿势越来越轻松熟练了。

    意,重组灵子的意志之力。

    按照姚俞说的,应该先修炼“意”,由“意”去领悟心觉。不过她好像反了过来,先触碰到了心觉的门槛。当然这里面也有扫地僧那场法会的功劳。

    由心觉去感悟“意”,这就容易了不少。

    她已经能感应到那种玄妙的意志力量了,然后再用这种意志力量去触摸灵子。

    灵子比任何元气都小,是一切的基本单位,一切的基本构成。

    她还不能去改变重剑的结构,但她正一点点尝试将重剑周围的灵子化成风托着重剑,这也是粗浅的域。

    于是,对她来说,重剑变轻了,它打出去的力道却不会改变。

    李兆受不了一千多斤的剑砸自己身上,面对频频胡乱挥来的重剑不由顾忌了几分。

    “这个傻玩意在干啥,打她啊,躲什么!”

    “没眼看了,换我下去,片刻就能解决掉这场战斗。”

    项孟飞也深觉不耐烦,但一看上边下来的那些人都还在,便也只能耐着性子看下去。

    “虽然剑用着有些熟练了,可目前似乎只看得出蛮力。”郭子睿咋舌,“不过那把剑看着确实重。”

    女修竖起葱白玉秀的食指,抵唇,“嘘,马上就要结束了。”

    恰时湛长风抡起一剑将李兆砸飞出去,砰~差点嵌进墙里。

    “走,出去会会她。”女修正要出观战室,回头却看见湛长风站在原地,似乎没有出去的意向。

    其他察觉到问题的人也停下脚步,“干嘛呢,不是比完了吗?”

    “欸,又有人进去了。”

    “这不就是刚刚说‘片刻就能解决这场战斗’的人吗?”

    此时不少修士面色古怪地摸出了铭牌,还有几人低声骂了句粗话。

    郭子睿喝道:“你们做什么呢?”

    “我以为下一个是我,她约的我申时一刻(15点15分)。”

    “什么,她约我申时三刻(15点45分)!”

    “我是申时七刻(16点45分)。”

    “我这还有个申时五刻(16点15分)的呢!”

    “我酉时一刻(17点15分)。”

    “她到底约了多少人!”项孟飞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她是不是有病。”

    “现在什么时辰?”女修冷下脸色,缓缓摇着团扇。

    郭子睿立马道,“未时七刻(14点45分),她打算二刻钟解决一个人?!刚刚她可是打了半个时辰啊。”

    女修勾唇道,“最让人吃惊的是,这些时间都是她之前约定好的。”

    这意味着她要掌握所有对战的节奏,她哪来的自信。

    湛长风选的人都是同阶里战绩比较中上的人,有些是她自己挑战的,有些是跟她邀战的。

    这个罗兴文,先天小成,战绩胜121场,败17场,战绩点15785。李兆战绩胜110场,败66场,战绩点2800。

    仅凭战绩便能看出他和李兆的差距。

    “说了片刻败你就是片刻败你!”罗兴文废话不说,两手掐诀,“画地为牢!”

    湛长风脚下陡然多了一道光圈,光圈里刷刷飞出一圈符字,将她禁锢了起来。

    湛长风有点意外,没想到这人是名真正的结界师。

    结界是以符文力量创造出一个特殊空间,用来禁锢.防御或杀灭,他刚刚掐的印诀就是符文。

    “罗兴文最擅控场了,画地为牢一出,什么时间结束战斗可由不得她,呵,光罗兴文就能打破她那什么节奏。”

    “就是,活该她那么自大,打脸了吧。”

    湛长风只是被禁锢在光圈里,本身没受到什么伤害,她一边观察闪动的符文,一边问,“还有呢。”

    罗兴文眼皮一跳,挑起叫人兴奋的战意,“天网缚!”

    符文光圈中激射出锁链缠向她的剑和四肢身体,这些锁链俱都带着压制削弱人力量的气息。

    这就不好玩了,湛长风没有犹豫地抡起重剑砸向其中一个符字,哗啦光圈破碎。

    罗兴文不敢相信,“画地为牢!”

    一道光圈又出,湛长风正好踏出一步,手中重剑再次挥了出去,哗啦!

    不可能,“画地为牢!诸罗星耀!”

    光圈与让人晕眩的星光同升起,湛长风转身,又刺出一剑。

    哗啦。

    结界这种形式,说到底就是符文构成的阵,她不会结界也不会结阵法,但架不住她会破啊,奇门遁甲作为数术之祖.万阵之源,她若连个阵都不会破,那就白学了。

    第三步,第四剑,她已经接近罗兴文!

    “砰!”

    罗兴文捂着胸口滑下墙,忍痛抬眼瞧瞧墙上的印记,擦,好像和那个李兆是同一个位置。

    “你没有用真气。”罗兴文复杂道,居然只凭普遍的四剑就破了他三种最强的结界术,且每次都击中了结界的薄弱点。这绝不可能是意外。

    湛长风拄着剑歇了口气,“那希望下次你能让我用出三成的力量吧。”

    罗兴文一窒,胸口更疼了,“三成?道友是不是太自大了?”

    然后罗兴文就看到湛长风认真想了想,喂,你为什么要认真想啊。

    “三成半,不能再多了,不想骗你。”

    “噗~”

    观战室里的人眼睁睁地看着罗兴文气吐血,卧槽,这脸打得好快,你的控场能力呢!

    女修蹙眉,“罗兴文的七倍,先天大圆满还是筑基?”

    “不是,情姐,你为什么真的在算!”郭子睿感觉这幕有点疯魔,“这罗兴文居然连一刻钟也没撑到,李兆好歹撑了半个时辰。”

    “她运剑越来越轻松了,但还是感觉不到她的真气。”项孟飞看向报“申时一刻(15点15分)”的那个人,“你可以去了。”

    “可...时间还没到。”这修士被盯了一眼,赶紧跑了。

    项孟飞明显是不想湛长风休息,不论是出于试探她还是消磨她,在场的人都没有阻止,甚至乐意看到这种情况。

    那边罗兴文战败离开,刚从方槽里拿起自己的铭牌,第三个修士就将自己的放进去了。

    罗兴文惊然,神使鬼差的没有就此离去,而是再次顶着众人的目光进了观战室。

    第三个修士是名法师,他相对而言是有优势的,湛长风现在因为重剑的缘故速度不是很快,他完全可以远程吊着。

    所以...他因为元气用完,被磨输掉了。

    “这人什么做的,那些水球都丢扔她身上,还丁点事也没有。”

    “是我的错觉吗,她好像在等对手把所有绝招都用出来,卧槽好挑衅啊。”

    “我仿佛看见墙上那个人印又深了点。”

    湛长风剑尖指地,画出一个直径约莫三米的圈,那拖地的声音刺啦刺啦响在众人心里。

    “她什么意思?”

    “她怎么站到圈里去了,意思是她后面的战斗不会离开那个圈吗?”

    “下一个人赶紧去啊,卧槽,莫名感觉自己的脸也丢了,这人太嚣张了。”

    “斗技室有1000平方大呢,突然想知道如果对手站在角落,她怎么攻击到他。”

    “好猥琐的想法,法师倒有可能,其他人肯定得近战啊。”

    罗兴文大叹,要是之前她也站这个圈里不出来,他肯定有把握赢。

    第四名修士已经进了斗技室,他望着那个圈十分复杂,真可惜,他是近战的。

    “烈火掌!”

    “烈火掌!”

    “烈火掌!”

    “砰!”

    湛长风无语,竟然只会这一招。

    “印子又深了点,这次好像半刻都不到。”

    其后她陆续败五人,观战区十分愤然,“第十个谁,快去啊。”

    但没人去。

    “不会退出比试了吧,按先前的规律,应该约在酉时五刻(18点15分)。”

    有人道,“我是酉时七刻(18点45分)。”

    “现在离五刻还有两刻钟,应该还没到吧。”

    “第十个人谁啊,怎么那么慢。”

    “快到五刻了,要么别等了,七刻那个直接上吧。”

    女修兀然看向适才自称酉时七刻去比试的人,“你是先天大成?”

    她那么一说,众人才察觉这第十一人是大成修为,刚前九个可都是小成。

    “大成算什么,老子还是巅峰呢!呵,最好轮到我时别累瘫了。”后面传来一声粗喝。

    诸人皆惊,还带这么玩的。

    “要你们压制修为跟她打吗?”

    “越阶?她到底约了多少人。”

    “关键是到现在都没看见她用什么手段,光见她用剑抽人了。”

    “谁要是能逼她使出别的招术,爷就服了那人。”

    此时斗技室大门开了,跑进来一人,众人只听得少年元气十足的抱歉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从院里赶过来耽误时间了。”

    这少年身如劲松,头发披肩,头上系着红带护额,一身窄袖带棕色皮质护腕的月牙白武袍,星眸剑眉,大咧咧地笑着,十分阳光无暇。

    “我是公孙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